柳烟汀

【韩叶】原来这就是爱(2)

韩叶 生子

第一次发文收到这么多小可爱的喜欢表示受宠若惊
~o(〃'▽'〃)o

表示这是一个甜甜的故事,可能会有一些小辛酸,但肯定不会虐毕竟三次元已经如此丰富多彩了嗯哼

最近在外面玩下次更要周末

我很多年不写文,文笔可能会小学生,尽力不ooc,如有不妥还望各位小可爱轻喷,毕竟还是为了娱乐
_(°ω°」 ∠)

这个不是abo嗯OvO我看文看的不多不太会写,这个是一个迷之世界设定,大概就是男生有一部分为隐性可生子,拉拉blbg都是认可哒以后会说更详细

以下正文

(2)

“不过叶修哥,你昨天刚知道的时候是不是特别震惊?” 收起了悲伤,苏沐橙又开启了她的八卦小心思,不过八叶修哥,那也算不上是八卦,这是属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

“呵呵,可不是,看个病半路出了条人命。” 叶修笑。

说起来,叶修真的是震惊极了。他拿到单子的时候一句“卧槽”脱口而出,他甚至怀疑自己可能瞪出了大小眼。套子戴了吗?当然戴了,孩子哪里来的?只能说98%的成功率对他来说还远远不够,没办法,自己太欧了,以前打boss的时候橙装爆率相当高,怪不得别人。

当然,可能怪某人的某些组织太活跃了吧。

说起来也感慨,叶修问医生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自己抽了那么多年烟会不会有影响。他当时甚至还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这个还没有葡萄籽大的小家伙。未婚先孕,带球打职业联赛?也不知道这本荣耀教科书教后辈的都是什么歪门邪道,就算他愿意,战队肯定是要受影响的。

而当他听到医生说吸烟史可能不利于孩子发育,需要后续检查之后,心里竟然还有点……压抑?一时间,他也说不清是烟重要还是这个野小子重要了。

十年了吧,叶修走在街上,思考着家与荣耀,虽然这个家只有他和小包子两个人。

冬日的天空澄澈而空灵,天似乎很高,以容纳下这沉淀的、积蓄了三季的寒冷。

仿佛,又一次的离家出走。

就这样混混沌沌地回到俱乐部,没想到迎接他的是嘉世的驱逐,没多想,叶修干脆地同意了这唯一的选项。

退役,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选择似乎在这一瞬间明了了。

心痛吗,叶修的手颤抖了。释然吗,好像也有那么一些。

“叶修哥……那接下来是不是……” 苏沐橙甜美的声音带着一点小狡黠,把叶修从回忆里拉了回来,“咳咳,该告诉我爸爸是谁了?”

“嗯?是我啊。你这个问题问的不好。” 叶修挑眉,声音依旧波澜不惊。

“哎~你知道我在问什么的。” 苏沐橙嘟嘟嘴,眼底仿佛映着月光。这么多年下来,她深知这时候撒个小娇一般都会收到良好的效果。

“也是,没啥好隐瞒的,尤其和你。” 有一瞬,叶修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竟然还绕了个小弯子想要规避一下这个问题,可能是解释起来略有羞耻吧。

但上一次自己因为羞耻而犹豫是什么时候了?

 叶修下意识地清了清嗓子。

“是老韩。”

远处未结冰的湖面有鱼跃出又落下,扑通一声,在墨色的画布上漾出了几圈涟漪,声音渐渐消逝,不知道沉淀在了谁的梦。

一切又重归平静。

“哇,韩队?!” 苏沐橙显然吃惊不小。

她在叶修身边这么多年,并没有看出这两个人有什么端倪,甚至是交集。反而做的最多的,是操控着沐雨橙风,努力和一叶之秋摧毁着霸图的城防,枪炮中肆意伸展的战矛,圣光里弥漫硝烟的长拳,人与影的交错与重合。

是爱,是恨,是不甘,是渴望。

是荣耀,为了荣耀。

“你们……关系很好?”苏沐橙手指抵着下唇,眼睛里闪烁着不确定。

“……” 这个问题,的确是很不确定。

见叶修没有说话,苏沐橙继开始考虑最狗血的但却万金油情况: “你们,酒……酒后……?”

但这个事情放到这两个人身上,怎么看好像也不大可能,叶修可算得上是一杯倒,但却没什么人可以强迫他。以前叶修很高兴的时候会和队员们喝一点,但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而且,和韩队干一杯?是为了真人pk壮胆还是喝完去学收钱包?

果不其然,叶修摇了摇头。“没有没有,就是打过几炮,然后忽然中奖了。”

炮友……吗?一个略羞耻的词浮现在了苏沐橙的脑海。

又几片雪花栖在了早已被覆盖的枝头,扑簌扑簌,一个小雪团子掉落在明澈的湖面上,在白月光下安安稳稳地卧着睡去了,它在等待,蓄足力量,去看看明天的朝阳。

……

叶修和韩文清是什么关系?

老对手,熟悉荣耀的人都会很肯定的回答,从网游里就开始决胜负的老对手,就算用电视剧里形容老对手的相爱相杀,他们也只占了后两个字。

“一叶之秋,打一场吗?”

大漠孤烟笔直的站在一线城外,额头的红色发带在略卷着黄沙的风中阵阵扬着。

“开始吧!”

没有更多的交谈,更没有多余的招式,战矛扬起黄尘,双拳卷着怒火,浮空,天击,崩拳,落花。

那天,一叶之秋收走了大漠孤烟的拳套。

多年后,霸图终结了嘉世的王朝。

可熟悉荣耀的人不知道的是,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并非无其他瓜葛。

两人间实际上有着一层微妙的的关系。

那还是第一赛季总决赛前一天。当时的联盟还没有今天这样鼎盛,可用的资金也不是很多,更别提这些刚刚成立,还要靠职业选手在网游里抢资源的战队了。经费和赞助不足直接导致的一个结果就是一切服从组织安排。

食宿就是其中之一。

那一年,战队还没有建成自己的场馆,进入决赛的两队被安排在了B市比赛场边的一家酒店。

叶修站在走廊里抽着烟。吸气,抬头,然后吐气,他略显苍白的脖颈扬出了一个脆弱的弧度。酒红色的软地毯和橙黄色灯光抹去了烟雾原有的颜色,而当那烟雾纠缠上叶修乌黑的头发时,却又回复了气若游丝的苍白冰冷。

叶修有点感慨,到不是因为比赛紧张激动云云,在网游里打拼了两年,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是在预想之中的。

只是,一切都来的太顺利。

只是,一切都不能从头再来罢了。

脚步声逐渐临近,叶修掐了烟,烟雾逐渐散去。

迎面走来的人穿着霸图黑黄色调的外套,清新干练的寸头,皮肤是微浅的健康的小麦色,肌肉在宽松的外套下不怎么明显,但从脖子锁骨凌厉的线条看来,一定是锻炼有素的。

只是那人的眉眼,也许是棱角分明、颜色如墨的关系,看到哪里,都显现出不入人间的冷酷与漠然。

“哟,韩队。” 常规赛季后赛打了这么多轮,两人场上见面的次数也不算少了。

“嗯,叶队。” 韩文清点头示意。

“来一支么。” 叶修抬手递上烟盒。

“不用了,不抽烟。”

说起来这是两人自比赛一来第一次在赛场外进行对话。韩文清比叶修高上几厘米,说起话来就多了一分自上而下俯视的淡漠。

然而,就是这目光 看的叶修心里有点痒痒的。

荣耀圈并不像娱乐圈,没有俱乐部会干涉队员的情感问题,只要好好打比赛就行。然而,这些即将站在巅峰的王者们把大好时光都献给了荣耀,感情问题?可能在这方面还真没什么经验。

当然,主要是也没什么兴趣。

可有时候,作为生物最本能的冲动还是会不请自来。

比如现在。

叶修收回了手,把烟包揣回口袋里。

“明晚比赛,紧张么?” 叶修看着韩文清的眼睛。

韩文清微微挑了一下眉,“嗯?”

“想不想好好调整调整状态?” 叶修反手指了指身后的房门。

“……” 韩文清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

叶修嘴角一扬,“不坑你,真的,就是想解决一下,明天好好好比赛。”

毕竟,这不是他一个人的荣耀。

叶修转身拧开了房门,韩文清皱了皱眉,跟了进去。

貌似没有什么铺垫,也没有什么纠结。

如果认真的讨论一下,叶修的行为也可以被称作标准的约炮教科书。

两个人动作都很轻,虽然是对手,但都想着此番的目的是什么,还没有把下限放到拔对方网线的地步。一开始二人都想压上对方,但经过一番争斗,叶修毫无悬念的被摁在了床上。

以后要抽时间锻炼一下了,叶修当时想着。后来的每一次,这个念头都会一闪而过,当然也仅限于一闪而过而已。

自此之后,只要两队在一个城市,韩叶二人都会找机会“调整状态打比赛”,这么一调整,就是七年。再后来,两人就以老韩老叶相称了。而在这七年中,他们的关系却也只能用固定炮友来形容,并无感情上的联系。

后来叶修再次回想那次在走廊碰到韩文清的经历,如果当时碰到的是别人,他也会转身推开自己的房门吗?答案也许是肯定的,他不记得是先有的生理反应还是先看到的韩文清了。但过了这么多年,叶修也已经习惯了韩文清的方式。

习惯成自然,一开始的为什么似乎也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而韩文清,大概也是秉着同样的理由。

只是他记得,那一天,叶修眼里的不羁与桀骜,混着不知对什么的坚持与痛苦,让那个十八岁的少年在昏暗的走廊里熠熠生辉。

评论(12)

热度(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