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韩叶】原来这就是爱(3)

韩叶 生子

看了全职第十二集表示不能自已QAQ

然而很吃生子梗但粮好少决定自己喂自己……雷的小伙伴就不要看啦=v=,自己写着娱乐来的

设定和原作时间线重合,叶修被逼退役之后揣包闯荡网游,两个不只情为何物的“工作狂”的故事



(3)

这个小包子就出现在一个多月前嘉世和霸图比赛的时候。

 

故事无非就是那样,像之前的每一次,一个挑眉,一个指路意味的眼神,继而就是你来我往,觥筹交错。

 

叶修三言两语把故事讲给了苏沐橙,其实也毋需多言。藏头诗的美妙在于你不用去理解其中的晦涩,最中心的思想就是最浅白的表象。

 

甚至作者都不会去在意除了每句第一个字以外的内容。

 

美则足矣。

 

苏沐橙听完,沉默了良久。

 

“为了……调整状态比赛吗……” 苏沐橙低声重复着。

 

恩,叶修在心理感叹,这重点抓的很好。

 

“不不,我就那么一说,沐橙你别……”

 

“哦?我别什么?” 

 

“别学我,行了吧,沐橙大大。” 叶修无奈。

 

“哈哈哈,当然 ” 苏沐橙笑着,眼里带着些玩味不明的小淘气。

 

一时间,叶修好像知道了自己一开始难以启齿的羞愧是为什么了。

 

当然是因为不想带坏沐橙。

 

没毛病,一点也不打脸。

 

顿了顿,苏沐橙又问道:“叶修哥,那你……喜欢韩队吗?”

 

叶修的脚步有了一瞬间的放慢。

 

这么多年,他考虑过很多问题,也善于利用心理战、客观条件等因素揣摩对手用意,明确自己的目标;也巧妙地周旋在弟弟和父母之间,使和他们的关系保持在若即若离却又可进可退的合理范围内。

 

叶修善于理解控制,却不善于感受。

 

唯有感情这一类问题,是他没有考虑过,也无法做出衡量的。

 

离家出走,嘉世夺冠,再到后来的俱乐部内部矛盾,叶修感慨过,兴奋过,伤感过,然后过了也就过了。他说得出这些情绪的代词是什么,但究竟到一个什么程度才算是真正的感受,他说不上来。那些大多数情况下一闪而过的波澜起伏,到底应该有一个怎样的定义?

 

除了痛苦,他知道痛苦是什么。

 

七年前,在那个鲜血绽放在纯白色地砖上的医院走廊里,人声在周围炸裂,世界是没有声音的。叶修坐在也许是褐色的长椅上,体会了冗长而刻骨的痛苦。

 

但喜欢呢?对于喜欢他甚至连像对兴奋伤感那样的经验都没有。

 

“喜欢是什么?” 叶修反问。

 

是呀,喜欢是什么?

 

“唔……” 苏沐橙也犹豫了,“大概是,想一直陪在他身边,帮助他完成目标?”她的食指放在薄唇上,敲了两下,说出了自己对哥哥和叶修的感觉。

 

“还有……离开的话会哭的死去活来?” 接着,她说出了云秀推荐的电视剧中男女主对彼此的感觉。

 

“恩?这样的话,应该不是吧。” 叶修嘴角抽搐,离开老韩要哭的死去活来吗……并没有过,从来没有。

 

以后也不会有,绝对不会。

 

“哎,这样啊。” 苏沐橙叹气,“那你准备告诉他吗?”

 

“估计会吧,不过不着急,回来有时间了再说。” 

 

苏沐橙很想吐槽这句话,不过想着这的确是需要点心理准备的,也就笑笑过去了。

 

夜似乎加深了很多,小雪渐渐停了。弦月勾了几片灰色的薄云,把苏堤上的人影都覆盖了去,只剩两个背影,一明一暗,交织着走远。

 

“沐橙啊,” 沉默了片刻,叶修忽然开口。

 

“嗯?”

 

“加油。”

 

“嗯。”

 

“咦等等你是指哪方面?” 停顿了下,女孩甜美的嗓音穿梭过风的缝隙又悄然入耳。

 

“……”

 

“哈哈哈哈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

 

声音随着距离的拉长逐渐湮没在他们身后聚集来的缱绻着的夜风里。

 

倏忽十年,渐行渐远。

 

…………

 

这一天,叶修下班后去外面随便吃了个早饭,回来看到陈果和几个小妹在装饰圣诞树。

 

“哟挺有氛围的嘛。” 叶修倚在门口看着。

 

“哎我说叶修,你有作为一个孕夫的自觉吗,孩子还要不要了?” 陈果无视了叶修的感叹,几步走上前,一把揪出他嘴里的烟。

 

“不是老板,我这不是没抽吗……” 叶修做无辜状。

 

叶修的确是没抽,只是把烟随便叼在嘴里,没有点火。作为一个十几年的老烟鬼,戒烟谈何容易。很多时候,陈果就看到叶修叼着一颗没点着的烟卷,坐在柜台后面悠然悠然地打着荣耀。

 

陈果被叶修无辜的眼神看的恍惚,她忽然缓过神来,清了清嗓子,表示要坚定自己的决心:“那也不行,烟就是烟!你还是少接触的好。”

 

“唉,好吧。” 叶修耸肩。

 

看来下次要等老板去睡觉之后再拿出来了。

 

“嗯?不过我说老板,搞活动就去买一棵好一点的树嘛,为什么要用手工的?”叶修生硬地转移了话题。

 

“哦,手工的不好吗?” 陈果并没有停下手里的工作,低头反问道。

 

“额,也不是不好,就是看上去有点旧了,不如那些真的树来的生动。”

 

陈果内心腹诽。

 

我的树当然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

 

“这是你去年做的?” 叶修继续问。

 

陈果摇了摇头:“不是,是我爸爸以前做的,有十年了。”

 

叶修一怔。他听说过陈果和她父亲的故事,想来,这棵树里面包含的情义是无法言喻的。

 

“恩,树很漂亮。”

 

“是呀,我也这么觉得。谢谢。” 陈果无视了叶修生硬的改口。

 

“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没有没有,你还是快去睡觉吧,叶修大大。” 说着陈果就停下了摆放小礼盒的动作,转身把叶修往楼梯的方向推。

 

叶修也没反抗,顺势上了楼梯。他吱呀一声推开储物间的小门,躺上了床。

 

阳光透过又高又小的玻璃窗射进来,映得灰暗的小屋中粉尘漫舞。外侧的几束光落在了叶修的身侧,高亮了亚麻被单粗糙的纹理。

 

似乎,和那时候很像呢。

 

…………

 

叶修来兴欣也有近一个月了。

 

那天他把苏沐橙送回嘉世之后,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了很久。

 

本来叶修担心自己以后不在沐橙身边她会出什么状况,可当他低下头去,那个开着无伤大雅的小玩笑的女孩子也在看着他。

 

她的眼睛很亮,眼底仿佛沉淀着冬夜清浅的月光。

 

她告诉他,叶修哥,我知道呀,没有你在的日子,我也会好好加油的。

 

你看,我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

 

再后来,叶修走进了兴欣网吧。

 

陈果有点不好意思地推开了储物间的小门:“那个……其他房间都住满了,你就先……凑合一下。”

 

“恩,没问题。话说老板,厕所可以用吗?”

 

“那边。” 陈果向右一指。

 

叶修几步走进厕所,下一秒,里面传来了呕吐的声音。

 

陈果吓坏了:“喂喂,你还好吧?”

 

叶修推门出来:“恩,没事,正常反应。”

 

正常……反应?陈果的脑子一下炸了。

 

“你你你你你……?” 卡了半天,还是陈果落在叶修小腹上的眼睛帮她问出了想问的问题。

 

“恩,就是你想的那样。” 叶修也不避讳。

 

“那你更不可能是叶秋了。”

 

叶修没想到陈果会来这么一句,觉得有点好玩:“哦,为什么?”

 

“叶秋大神怎么会忽然……忽然……还住在这样的……” 陈果光是这样想着,就哽咽地说不下去了。

 

叶修被这突如其来的反应吓了一跳,连忙安慰:“是是是,老板你淡定,那些都是你想出来的,叶秋好得很呢。”

 

陈果沉默了一会,忽然小声说道:“那我不能雇用你。”

 

声音里似乎还透着那么一点点小小的委屈。

 

“哦,这又是为什么?” 

 

“你可是怀孕了啊,怎么能天天上夜班,住的也不好,吃的也不会准时……”

 

叶修听着陈果一条条数着这些不利因素,心里好像觉得有点暖。这老板合着是在担心他的身体。

 

“但我也干不了别的啊老板,我除了游戏什么都不会。你现在解雇我,我是不用上夜班了,但大概没有地方住,没有东西吃……”叶修也开始一条条往下数。

 

陈果听不下去了,但好像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陈老板表示心里很烦躁:“但是,但是……”

 

“这么久了也没人来应聘吧。” 叶修暴击陈果。

 

“嗯,嗯……”

 

“我正好缺份工作,这不是两全其美嘛。而且现在才到什么阶段,住的地方也是暂时的。”

 

好像,有那么点道理?

 

“而且我看晚饭好像是老板请?那你在担心什么。”

 

柔和的氛围被瞬间抹杀掉了,陈老板表示很想打人,但又找不出合理的理由。

 

明明是自己关心别人,怎么几句话的功夫就变成自己考虑不周了?

 

“行行,那好吧,你自己照顾好自己,有问题跟我说。” 陈果当然不会去计较什么,但也没有掩饰被怼的小烦躁。

 

“嗯,谢谢老板,你早点休息吧,我开工了。”

 

叶修说完转身向楼下走去,他熟练地开机,插卡,荣耀二字跃然屏幕上。

 

您的好友 君莫笑 已上线。


---------------------------------------------------------------------------

叶神把自己浑身插满了flag,作者菌表示flag真是不能乱插

老韩很快就要上线被心脏妻子叶不羞怼了,表示自己还没有做好准备,去收几个钱包压压惊

评论(7)

热度(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