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韩叶】原来这就是爱(4)

韩叶 生子

设定和原作时间线重合,叶修被逼退役之后揣包闯荡网游,两个不只情为何物的“工作狂”的故事

今天韩队上线!!

表示可能今天就是来搞笑的……可以当段子看了【捂脸


(4)

叶修就这样在兴欣呆了也有一阵子了,每天进行的活动无非是吃饭睡觉打荣耀,顺便做着给顾客开机送水的本职工作。

 

陈果说是气叶修那一副“爷的健康由你来负责”的表情,却还是刀子嘴豆腐心地尽量把晚饭准备得营养丰富一些,有时候甚至还买来几个水果,招呼着大家一起吃。

 

在那个雪夜之后,叶修的来头她也没有再去过多的关心。陈果脑补了一个默默无闻的三线职业选手被搞大肚子、带球跑路的小剧场,觉得十分的完美靠谱,并且被这个故事深深地打动,觉得不应再让叶修回忆起什么不堪的往事,自己内心理解就好。

 

只是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叶修觉得陈果看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怜悯,赤裸裸的怜悯仿佛母爱般把自己包容。

 

一开始,叶修被看的头皮发麻,只想躲在显示器后面埋头干副本。而时间一长他也逐渐适应了,甚至开始考虑起日后打比赛时让陈果帮忙带孩子的可能性。

 

当然,首先,他需要有一只战队。

 

其次,他要让这个小包子完完整整地出来。

 

貌似单拿出哪一件来说都不是容易的事,更何况两件事在时间轴上的重合度貌似相当高。

 

元旦就在叶修的感慨和噼啪的键盘声中度过了,这一年的结尾,没有宴会厅的拉花筒和五彩气球,也自然没有酒席散去后一拥而上的惆怅。没有下雪,但天很阴,似乎也没有月亮。

 

前台的石英圆表指向了零点,荣耀的世界上刷起了新年快乐的祝福。电脑屏幕略昏暗的光打在叶修的脸上,映出了他眼底的一丝淡蓝,君莫笑的千机伞在他的瞳孔中挥舞着,圆舞棍,落花掌,崩山击,鲜明的色彩与大幅度的动作交织着,也让昏黄色灯光下的小小前台显得热闹了起来。

 

一对情侣挽着手从兴欣门口走过,女孩子哒哒的高跟鞋声和欢笑声渐行渐远,一切又重归于平静。

 

今年,叶修想,要好好加油了。

 

君莫笑把小怪聚成了团,正准备群杀时,耳机里忽然传来了QQ私信的提示音,叶修切出窗口,不由得手下一僵。

 

大漠孤烟的头像在会话栏的最顶层闪烁着。

 

这貌似有点不寻常。

 

叶修和韩文清都是不怎么用QQ的人,两人之间的聊天更是少之又少,一年那么屈指可数的几次,也是作为队长做战队之间客套或战术性的交流。想起来,其实火药味还挺浓的,当然主要原因在叶修身上。

 

“你们擂台赛准备派谁上?”

 

“……”

 

“老韩我看你最近手速不行啊,要不要考虑让张新杰来打头阵。”

 

“/发怒/菜刀/菜刀”

 

如此云云。

 

至于元旦收到信息,这还是第一次。

 

叶修有些忐忑地点开了会话框,他也不知道这种忐忑从何而来,明明韩文清不可能知道关于他的任何消息。

 

“一步一步,始终有风景值得留恋;一天一天,始终有事情值得期盼;一点一点,始终有情意值得翻检;一句一句,始终有祝福值得看看:元旦快乐!”

 

……

 

真是十分辣眼睛,叶修觉得自己需要去洗一把脸清醒一下。

 

“年复一年,真情不变,隔水隔山,思念不断;岁月平淡,世事简单,快乐常在,凡心安然。元旦到,愿友平安,福寿绵延!”叶修鬼使神差地随便复制了一条百度回给了韩文清。

 

“???” 几秒种后,韩文清回复。

 

“老韩你被盗号了?”

 

“叶秋你喝多了?”

 

“你看看你上一条信息/微笑”

 

“……”

“被张新杰坑了……”

“他给我设了个定时群发”

 

“所以说你应该让张新杰去打擂台赛/托腮”

“哦不过现在好像不关我什么事了”

 

“……”

“懦夫。” 顿了几十秒,韩文清回复道。

 

“呵呵。” 

 

“你为什么退役?”

 

“说来话长。”

 

韩文清等了一会,发现叶修没有要继续解释下去的意思。

 

对于这个问题,他还是很在意的。那天叶秋退役的消息播出时,韩文清正在训练室指导队员练习,有一会儿,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里的活动。韩文清盯着投影双唇紧闭,眉毛微皱,他不理解,同样是在职业圈打拼了七年之久的,大漠孤烟尚在,比自己年龄小的叶秋凭什么退役。

 

那个一线城外不羁放荡的黑衣少年,终于还是败给了大多数么。

 

屏幕上一叶之秋的龙抬头贯穿了对手,终结了一个时代,又开启了一个时代。

 

而十年荏苒,就此戛然而止。

 

而至于其他人的安静,有对前辈的缅怀,但更多的则是被他们队长的一脸黑线吓得不敢动作。

 

后来张新杰告诉韩文清,他当时的表情很可怕。能让一向精准的张新杰用出“很”这个形容词,言下之意十分明了。

 

张新杰拍拍韩文清的肩膀,和他说要多鼓励队员,韩文清把手机一丢说这事交给你来处理。

 

所以这消息算是,心脏的报复吗。

 

但韩文清知道张新杰的作风,不像是会公报私仇的人,何况这也根本算不上什么私仇。

 

这样想着,韩文清随手点开了和霸图队员的对话框,发现群发的内容工工整整,严谨而不失鼓励的目的。

 

那叶秋这又算是怎么回事?

 

百思不得其解时,韩文清的QQ响起了提示音。

 

“文清啊,谢谢你的祝福,你也元旦快乐,好好照顾自己,别太累了/微笑”

 

自己的母亲已然收到了和叶秋同样的群发。

 

那条百度上复制来的信息无疑是发给自己亲属的。

 

翻了联系人列表,韩文清恍然。

 

和叶秋认识的早,加QQ更是联盟成立之前的事,于是也就随手把他放进了默认分组里。再后来,认识的人多了,也就有了联盟、霸图等分组,而叶秋的账号就默默躺在那个后来更名成了家人的默认分组,一直到现在。之前有的没的对话也大都是叶秋主动找上他,或者他从荣耀群里直接发起对话,分组似乎早就被忘了。

 

不知道叶秋知道后会作何感想,韩文清忽然冒出了这个想法。

 

然后,韩文清右键叶秋头像,移动联系人至“荣耀选手”。他停顿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打开了对话框。

    

而这边,叶修又切回了荣耀,开始满地图拉小怪。

 

QQ的提示音再次响起。

 

“我等你回来。”

 

我们还有很多场胜负仍未决断。

 

“恩。”

 

当然。

 

叶修伸了个懒腰,小退了手里的游戏。虽然还不到三个月,但坐久了已经会感到腰和胃都不太舒服。叶修披上羽绒服,叼了支没点火的烟在嘴里,走到兴欣门口。

 

对面的嘉世枫叶logo依旧如火,叶修可以很清楚的分辨出那间是宴会厅的屋子里灯火通明,向外散发着喧嚷的气氛。不自觉的,叶修把手揣进口袋,放到了自己的小腹上。那里依旧十分平整,却向外散发着具有生命气息的温热。

 

等我回来么,叶修想着,既然早晚都要遇见的,那就找个机会告诉他吧。

 

 ------------------------------------------------------------------------

论叶不羞每天都在百度什么——

1)元旦祝福短信

2)意外怀孕该不该让对方知道

答:当然了,两方都有责任的。

于是叶不修就照做了。

 

今天本来想让两只见面的,但一不小心爆了字数【遁地逃,那就下次吧哈哈哈


求大家不吐槽老韩的zz分组,这种事我干过啊干过啊QAQ泪流满面,如此好的梗当然要来用一用了

评论(10)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