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韩叶】原来这就是爱(5)

韩叶 生子

设定和原作时间线重合,叶修被逼退役之后揣包闯荡网游,两个不只情为何物的“工作狂”的故事


今天过后老韩要去收钱包压压惊了0v0


(5)

 

新年第一天的朝阳不紧不慢的爬上了嘉世的屋顶,略带粉红的晨光沐浴着整栋大厦,似乎昨日的狂欢还未散去。

 

不知谁家的小孩子跑到马路边摔了几个响炮,震得汽车警铃丁零作响。

 

“咚咚咚,” 陈果轻敲前台,“喂,叶修,起来了,吃完早饭去上面睡吧,别在这着凉。”

 

叶修把头从臂弯里抬起来,发现身上不知何时多披了一件羽绒服。

 

陈果从外面买回了油条豆浆,她知道叶修吃不下太油腻的,还特地为他买的小米粥和素包子。

 

“喏,你的。” 

 

“啊,好,谢谢老板。”

 

叶修拎了包装袋起身要往楼上走。

 

“对了,咱们周末出趟差,你、我,还有小唐。”

 

“出差?” 叶修不懂网吧还需要进行对外交流活动。

 

“恩,S市!!” 陈果的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激动,眼神也瞬间亮了起来。

 

S市,新年的第一个周末。

 

叶修了然。

 

“全明星赛?不是吧老板,我都这样了你还让我去。” 叶修敞开刚刚穿好的羽绒服,用手指指自己的小腹。

 

十分平坦,毫无波澜。

 

并没有什么说服力。

 

“这样怎么了,你也该多运动运动。哪能整天就是吃了睡,睡醒打荣耀,小心到了后期浑身的毛病。”陈果心直口快,但却十分在理。

 

“额……” 叶修还想争取一下。

 

“再说了,这么难得的机会,我可是抢破头皮搞来了三张票,你之前没啥机会见到大神们吧,那可是沐雨橙风、一叶之秋啊!”

 

陈果顿了顿,见叶修依旧面无表情,便又强调了一遍。

 

“沐雨橙风!”

 

叶修扶额:“其实你想见她可以去堵嘉世门口,过马路就到,很方便。我还可以破例告诉你侧门在哪儿,看到的几率更高,保安还少。”

 

陈果无视叶修的垃圾话,她拍了拍叶修肩膀:“行了行了,看了你就知道什么叫震撼了小伙子,以后有了娃想去也难了。”

 

作为观众参加全明星赛么,叶修想过可能会有这么一天,不过那也是五年之后的事儿了。

 

大概会有一番别样的体会。

 

还有,那家伙肯定也去吧,有些事当面说清了最好。

 

叶修重新拉好拉链,提了塑料袋往二楼走去。

 

“行吧老板,那我先去睡了。”

 

叶修看着手里的早饭,似乎今天的胃口依旧不是很好。

 

…………

 

周末,三人搭飞机前往S市,在下榻的酒店收拾好行李,傍晚也便临近了。

 

今年的全明星赛采用了最新的全息投影技术,走进场地,便走进了荣耀里。王不留行骑着扫把飞向高空,反手扔下几个熔岩烧瓶,刹那间火海蔓延,吞噬了地图的山河。忽然场馆内又白光四溢,下一秒,一叶之秋、沐雨橙风、大漠孤烟、一枪穿云……24名选手齐聚登场,登高独立,一览众山小。

 

恍惚间,叶修又回到了刚刚接触荣耀的那一刻。

 

那年,叶修十五岁。

 

一叶之秋站在迷罗古城废墟的顶端,身后是青山万顷,眼前是瑟瑟黄沙。他红色的围巾卷着西风,飘扬在曾经的日不落帝国。

 

这个世界,令人神往。

 

终有一日,我必将踏马山河,枪斩寒光,加冕为王。

 

今晚可谓是高潮迭起,高英杰打败队长,唐昊以下克上,新兴一代在短短一个小时内将这里变成了自己的主场,高调宣示着后生可畏。

 

时代似乎可以更换的很快,斗神也已经易主。

 

孙翔走上场地中央,他接过话筒,语气平淡如水。

 

“挑战韩队的理由很简单,” 孙翔单手插兜:“为嘉世和霸图,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多年的宿怨做一次了结。”

 

听罢,韩文清一言不发地走上了场地,霸图的队员在他的背影下瑟瑟发抖。

 

他们看到,韩队面无表情,那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

 

大家已经开始默默祈祷孙翔的平安了。

 

战斗很焦灼,但最终,一叶之秋倒在了大漠孤烟的拳下。

 

韩文清深深地体会到,这个一叶之秋很强,再来一次,胜负结果也只是待定。但这个一叶之秋和叶秋不一样,很不一样。他是灵活的,但同时也是淡漠的、僵硬的,像一个毫无感情的系统程序,为着一个目的,执行着操作者精准的命令。

 

没有感情,何来宿怨。

 

如果是叶秋的话……韩文清这样想着。

 

叶秋会不走心地说着垃圾话,会在开场前把却邪拿在手里翻转把玩,会在勉强招架时抽空嘲讽韩文清并无大问题的手速。就像,把荣耀当成了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如果是叶秋的话,他们之间虽然兵戎相见,但并不存在宿怨,也绝不会做什么了结,只是对彼此的认可和不服输而已。再过十年,亦是如此。

 

故事,明明还有很长很长。

 

全明星的第一天就在这久未平息的小高潮里结束了。没人能想到,第二天的活动却掀起了更高的巨浪。

 

一招龙抬头,卷起了多少人对他的回忆。一时间,场馆内寂静无声,只剩解说语无伦次地一遍遍重复着这一技能名。

 

而那一刻,也只需要技能名就够了。

 

咆哮奔狂的巨龙,沸腾着一代斗神和他的荣耀。

 

然而比赛过后,只有唐柔一个人走上了台。

 

“他呢?” 司仪快步走上前问唐柔道。

 

“他上厕所去了。”

 

……

 

全场人泪流满面,大神果然还是吾等凡人所不能见到的吗。

 

而霸图这边。

 

“我去一下厕所。” 韩文清拉出椅子头也不回地走了。霸图队员集体松了一口气,只有这种时候,座椅对他们来说才是带靠背的。

 

张新杰看着韩文清略显匆匆的背影,似乎有一会儿没有移开目光。

 

还未到离场的时刻,后台的走廊里黑漆漆的,红色的应急灯勾勒出了前方那人的轮廓,蓬松的羽绒服下是修身的尼龙长裤,裤子在他的腿上攀爬出层层褶皱,更凸显出了所谓消瘦。

 

那人的剪影在暗红色的灯光下被打上了一层冷色调,如久未耕耘的泥土的灰度,浸染着残阳。

 

有些寂寥呢。

 

“叶秋。” 

 

低沉的声悄然向前扩散开去,又迂回在整个空间。

 

在视野里逐渐缩小的身影终于止住了脚步,定格在了狭窄的四方长廊里。

 

叶修回头,盯着韩文清看了一会。

 

“好久不见。”

 

“哟,老韩,好久不见。”

 

韩文清几步走到叶修面前:“你瘦了。”

 

“你跟出来就是来找我寒暄的?” 

 

“为什么退役?” 韩文清开门见山。

 

“那天不是跟你说了吗,说来话长,不好解释,你随便理解。”

 

“你那个龙抬头什么意思?” 韩文清也没想追问下去,他主要在意的还是刚刚发生的那一幕。

 

明明对手有很多,却不自觉地在意他的去留。韩文清只觉得他们赛场上的对决在半路戛然而止,酣畅淋漓地没有结尾,大梦初醒,却还留在梦中。

 

韩文清比叶修高出一些,此时站在叶修身边便散发着一种自上而下的压迫感。红色灯光映在他的瞳孔,相衬之下表情显得更加凌厉。

 

“就是时机合适战局需要啊,不然大招浪费了多不好。” 叶修依旧坦然。

 

然而韩文清明白,即使不用龙抬头,叶秋依然有把握赢下那一局,他完全可以匿在黑暗中打完一轮,然后无声地走掉。

 

但他没有那么做。一招龙抬头,他向整个荣耀宣示了他的主场。

 

“回归的信号?” 韩文清继续自顾自地问道,不去理会叶秋的回话。

 

“可能吧,看情况了。” 叶修自知韩文清明白,再说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他要真的回来的话,这未尝不是一个强势的开端。

 

“……” 这种不确定的语气让韩文清略感不爽。

 

能不能回联盟,怎样回去,对叶修来说还有太多的未知,他提供不了一个精准的答复。那天在QQ对韩文清的回答,更多的是出于内心的意愿,然而完成意愿是需要外在条件的。

 

“对了老韩,既然你都在这了,就跟你说个事。” 叶修显然没有把之前的话题继续下去的意思。

 

“嗯?” 韩文清心下也明白,也就由着叶修转移了话题。

 

“咱俩算不上好久不见吧,两个多月之前还见过不是。” 叶修侧身靠在了墙上,双手揣着口袋,膝盖微曲:“就你压我身上那回,杭州。”

    

“……” 韩文清当然记得,只是不解叶秋为什么要解释到这个份上。

 

叶修微长的刘海遮住了半只眼睛,露出来的部分透着如水的平静:

    

“嗯?看来是记得。那我说了啊,你坚持住。”

 

“就那次,中奖了。”


评论(29)

热度(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