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韩叶】原来这就是爱(6)

韩叶 生子

设定和原作时间线重合,叶修被逼退役之后揣包闯荡网游,两个不只情为何物的“工作狂”的故事


看评论小可爱们都说老韩坚持不住了,是的老韩表示自己没有坚持住已经懵掉了,我这么非酋还覆盖不了你的欧气吗?!


(6)

 

紧急出口的门哐的一声被风带上了,空气开始凝滞。

 

场馆里传来刺耳的欢呼声,顺着笔直狭窄的通道呼啦啦地向前,拍在走廊的尽头,又在韩文清前后两面墙之间来回冲撞。

 

那是欢呼声吗?那声音明明夹杂着尖戾的愤怒,声泪俱下的悲怆,彷徨,不甘,遗憾,逃避,在他的心里拥挤,挣扎,不断放大。

 

一时间,五味杂陈,他说不出任何一种感受。

 

欢呼声散去,似喝了一夜的酒,酒醒梦生。

 

好像什么都不是真实的。

 

叶修等了一会,看韩文清毫无反应,便试探性的问到:“老韩,还好吧?你站成沙袋了,不会动的那种。”

 

韩文清回神,眼里氲上了一层薄薄的冰冷。

 

“怎么会?”

 

呵,怎么会?叶修在心里感叹,还不是因为自己太欧了。

 

但话不能这么说,很吸仇恨。

 

“很不碰巧,我是个隐性。”

 

在男性中,有一小部分是可以像女性一样怀孕生子的,除此之外,在其他方面他们与常人无异。然而体检时,这样的情况是会标注在体检单上的,一般情况下可谓当局者清。

 

“你现在才知道?” 

 

“额……是吧,一般看体检单子不就直接看最后结果健康不健康就行了吗,没往前翻过。”在这个问题上,叶修的确没理。

 

除了荣耀,其他大概大概就好。

 

“还有,你知道,套子的避孕率是98%吧,” 见韩文清眉头微皱,叶修继续解释道:“2%就和有的副本橙装掉率差不多,额,可能比掉率低了那么点。但是打了这么多年副本,捡到个一两件,也说得过去不是。”

 

“两件?” 

 

“不不不,就是个比喻,一件,一件。”

 

自己的问话几秒钟后才被大脑接收处理,韩文清反应过来的一瞬间,内心是崩溃的。

 

一个和两个,再甚或者三个四个,有区别吗?

 

只是不想接受现实罢了。

 

叶秋才25岁,而自己也不过26岁罢,说起来是还小,但是职业生涯的暮年,谁耗的起?

 

为了一个从未期待过的、绝对称不上是美丽的意外,值得?

 

也许是受了太大的震撼,韩文清第一次将感受表现得这么明显。叶修抬头看了看韩文清的脸,直接回答了他的问题。

 

“我把它留下了。”

 

值得。

 

简单的陈述句,是毫无争辩的肯定。

 

“我就是和你说一声,” 叶修耸了耸肩,表情依旧轻松淡然,“反正在我身上,你说不要也没用是吧。想不想负责都没事儿,我养得起,就是觉得你有权利知道。”

 

嗯,百度上是这么说的,叶修觉得很有道理。当然他承认,也许这只是从众大多数人的看法而已。但至于那些说一定要对方负责的,叶修觉得无可厚非。

 

就算是要感情用事,那他们之间也没有感情可用。

 

最淡漠的词语不是冷若冰霜,而是相敬如宾。

 

只是叶修对这个意外到来的孩子,似乎做不到感情上的抽离,每次想到它,内心多少都有些沉甸甸的。但如果要给这种感觉冠上一个代词,叶修却又说不上来。

 

韩文清依旧双唇紧闭,冷冷的眸子上又覆盖了一层暗红的愠色,冰与火互相挣扎着,共存着。

 

“你都这么说了,我怎么能不负责?”

 

“那就是你理解的问题了,真的。就是觉得现在说了,总比以后你碰到我领着一个钱包脸,问这是谁,我说是你儿子强吧。”

 

几句话在韩文清耳边如游丝飘过,来来回回,进进出出,杂乱地干扰着视线,纠缠着思路。

 

他只抓住了一小部分。

 

“……以后你碰到我……”

 

“你不打比赛,我以后还能见得到你?” 韩文清的声线似乎更低沉了。

 

“我没说我不打啊,” 见韩文清理解成自己不确定复出是因为小包子,叶修也就多解释了几句:“跟它没关系,组的到战队,我自然会回去。”

 

叶修感觉得到韩文清对这个小包子的敌意很重,虽然他也不明白到底这种不满从何而来,明明韩文清有着可进可退的极大的自由。

 

不过自己好像从一开始也没有期待什么。

 

今天,他只是来陈述事实的。

 

韩文清咽了咽口水,然而心中的愠火蒸发了仅剩的湿润,嗓子依旧发干:“……为什么想留下?” 

 

“嗯?你这么不想吗?”

 

“……没有。” 

 

“总归是条人命吧,来了也挺不容易的。” 叶修掏了根烟出来叼在嘴上,这已经成为了一种疏解情绪的非条件反射:“别瞪了又不点火,再说你不是不管吗。”

 

“我说了我不管了吗?”

 

“额,我觉得你这状态还是先静静,不管比较好。”

 

“……”

 

“老韩,” 叶修站直了些,手在口袋里局促地动了动,最终还是伸出手把烟拿掉了。他微微抬头,刘海顺势滑到了一边,只剩几缕青丝缠绕着乌黑的眼眸。而他的瞳孔中,沉淀着整个深沉的夜,显示出一种平时少有的认真和成熟。

 

“我知道你一下也接受不了,没事,你先回去消化消化,等想明白了再说,反正还那么久呢。想不明白也没事,跟着直觉走就行了,我不也这样。”

 

“可能是任性了点,但也没错,咱们本来也没什么共同的决定这一说。”

 

叶修的声音听起来难得温柔,平静的,但又坚定的,充溢了走廊四方的棱角,包容着冬日任性刺穿墙体的寒冷。

 

但那声音传到韩文清的耳朵里,依旧化作了根根尖锐的细针,冲撞着血管与神经脆弱的壁腔,又一下一下扎在心上。

 

好像有什么地方在滴血一样。

 

清霄,淡酒,佳人,梦。

 

佳人不予梦何求。

 

半晌,韩文清终于微微的点了点头。也许像叶秋说的,自己需要一些时间。

 

像坐在俱乐部门口的清水河边进行长长长长的思考,让寒风把多余的燥热吹散,抬头看看高远的星空,再低头审视一下搁浅在浅滩上的、暴露在空气中一览无余的内心。

 

自己需要寻找一个答案。

 

韩文清感觉叶修轻轻拍了拍自己肩膀,于是又被短暂的拉回了现实。

 

“行吧老韩,那我就先走了,有事QQ联系。”

 

“去哪?”

 

“约了沐橙,叙叙旧。”

 

说罢,叶修转身挥了挥手,走进了走廊的更深处。紧急出口的灯光红的刺眼,但却微弱得不足以挽留住那个渐行渐远,最终湮没在夜色中的身影。

 

韩文清想着,也许有一天,他也会只存在于叶秋的叙旧里吧,那些酒足饭饱后,半醉半醒的“我当年”中。

 

我当年,有一个对手。

 

啊不不不,我当年,有一个朋友。

 

应该是朋友吧。

 

我和他打了很多很多场比赛,然后,意外的有了一个孩子。

 

他好像很生气,所以那天我就先走了。

 

他没有回信,但也从来没有找我要回过被我捡走的拳套。

 

他可能不知道,我把它从一叶之秋那交易了过来。

 

仓库的东西经常是满的,可从来不都差那一格。


---------------------------------------------------------------------


老韩:我想静静。我只是想和好基友【并不】继续打架而已有这么难吗!委屈巴巴.jpg

评论(16)

热度(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