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韩叶】原来这就是爱(7)

韩叶 生子

设定和原作时间线重合,叶修被逼退役之后揣包闯荡网游,两个不只情为何物的“工作狂”的故事

这两天都很低气压咳咳……因为……室外温度40度我们要保持内外平衡才不会爆炸(大雾)

忽然发现这文前一半都很清汤寡水哈哈哈大家就当夏天消消暑了美滋滋


(7)

陈果来撞门时,叶修正靠在落地窗边站着。 

 

是的,只是站着。今天他有点不想打荣耀,至少现在不想。 

 

叶修觉得心里有点闷,也说不上是失望悲伤云云。对于刚刚发生的这件事,韩文清的反应可以说是在意料之中,无论对方换做谁,一下听到这种可能改变人生轨迹的消息,都会需要一些时间来思考。如果韩文清选择无视这一变化而继续以前的生活,叶修也会觉得完全合情合理。

 

这种惆怅,更多的只是讲述者本人讲完一个故事以后,对往事和当时情感的追忆。

 

上海的夜很繁华,十一点,拥堵的道路已经被疏通,车水马龙在如墨的柏油路上画着橙红色黄色白色的荧光线条,笔直的、流畅的,染亮了周围的欧式建筑和青石板巷弄,在十字路口交叉过,然后分道扬镳。

 

两条直线,比起只有一个交点,也许不如从一开始就是平行的,或相濡以沫,或陌路。

 

如果只是相逢,大概会有很多故事,或好或坏,不好说。 

 

比如他和苏沐秋,还有韩文清。 

 

十五岁,他遇到了那个如星星一样璀璨的少年,那天他坐在草坪上,看到了流星坠落苍穹,尾巴卷着火,走了还没一半,就噗倏一下消失了。然后,他把星星揉碎了嵌在了眼眸中,以后看什么都有他的影子。他带着他,走了说不上万水千山,但确看遍了那世间无数风景。

 

后来,他遇到了韩文清,那个深邃如夜空的人。夜空上闪着很多星星,比他眼中的还要多。但是他不懂星象学,也不懂天文学,感性理性,都无从看透夜的黑、看透星星为什么要走着变幻不定的轨迹。他只是这样坐在草坪上看着,觉得夜空很高远,很美。

 

但他好像有一点,就一点点,想要看到更美的星空。

 

然后咚的一声,天空破了一个大洞。

 

很显然,是被陈果撞的。

 

刹那间被拉回了现实,叶修无奈,也只能转身打开了被捶的千疮百孔的门。

 

“你你你你真的是叶秋?” 陈果站在门外,两颊因为激动染了一层绯红,一头披肩发经过呼呼北风的打理已经可以在来年春天给燕子安家。

 

“老板你这个造型很帅,很节约资源。”

 

“别扯这些不正经的 ,” 话说到一半,陈果忽然局促了起来,眼神逐渐飘离了叶修的脸,向左下的地板看去。她轻轻地咬了咬嘴唇,脸颊的红色在哈气的晕染下似乎更明艳了。

 

眼前的这个人,再也不是那个揣包跑路的三线职业小选手了,陈果一瞬间不禁为自己的小剧场感到羞愧。这可是她的叶秋大神啊!那个她日思夜想,扫遍千军的叶秋大神,此时就这么安静的,英俊的,站在她的面前。

 

叶秋大神还说她造型很帅,虽然不懂节约资源是怎么回事,但那不重要。

 

她和叶秋大神在一个屋檐下住了好久。

 

而且,叶秋大神还有了孩子!

 

唐柔告诉陈果的时候,两人正走在回宾馆的路上。晚上的风很大,还夹杂着外滩的江水的咸涩,吹的陈果不禁裹紧了粉色的毛织围巾。

 

然而下一秒,陈果右手一甩把围巾扔给了唐柔,敞开了栗色的外套,大口大口地吃着风。

 

有点像咸鱼的味道,但那不重要。

 

这个时候,我们都是咸鱼。

 

两人走过了花旗银行,大楼的灯还亮得精神。

 

她感到血液呼啦啦地往上涌着,似乎有点要烧开冒泡的迹象。

 

“他真的是叶秋?!” 陈果感觉呼吸出现了短暂的紊乱。

 

“嗯。”

 

“天啊我像在做梦一样。” 陈果双手捧脸,单脚着地进行了一个360度公主的旋转。

 

两人走过了小桥,流水声哗哗,很清脆。

 

“他真的是叶秋?” 半晌,陈果忽然失落。

 

“是呀。”

 

“啊啊啊啊我鄙视了他那么久怎么办他会不会讨厌我啊!” 陈果把十指插进了头发里抓挠了几把,有些不甘心地左右扭动着。

 

两人走过了钟楼,大钟咚咚地敲响了夜晚十点的东方红。

 

“他真的是叶秋?” 陈果猛的转头,双手紧紧抓住了唐柔的肩膀,眉头紧皱。

 

“真的。”

 

“我去!” 陈果声音忽然提高,哗啦啦惊起了一片在桥洞栖着的水鸟。

 

她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叶秋怀孕了。

 

就好像发现了海盗的宝藏,还要小心地帮海盗埋好,插上一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告示牌,并向别人解释这里真的没有银子。

 

陈果说不出话来了。这两个月叶秋怎么过的她再清楚不过了,身无分文不说,还要和小包子一起过着昼夜颠倒的生活。小阁楼里光线昏暗,白天,这一大一小只能透过小小的天窗汲取阳光;而到了夜晚,木窗框只能框住半个月亮,月影婆娑在地上,低头也并无故乡。

 

这不是她印象里的叶秋,她的大神,此时应该在战场上,一个落花掌把对方拍翻在地,然后不紧不慢地走到对方的尸体旁边,将却邪往地上一竖,笑着说你还差得远呐。这时候,一叶之秋的围巾会在风中飒飒飞舞着,额角的几缕黑发半遮着如墨的眼眸。

 

她的大神,应该为了荣耀,而不是为了生存。

 

陈果很想哭,心里的愤怒和悲伤齐齐地翻涌了上来,甚至眼角的几滴眼泪已经显示她开始付诸行动了,她用力地握住了唐柔的手:“小唐我们快点走。”

 

她要去问个明白,砸了嘉世的招牌剪了他们的网线也好;还有,打爆那个不负责任的父亲。

 

而当视线切回此时的宾馆里,面对着自己的偶像,陈果之前的决心和霸气一扫而空。比起打架什么的,她更想给叶秋一个爱的抱抱。

 

“你真的是叶秋?” 陈果显然温柔了不少,脸蛋恢复了淡淡的粉色,那软软的声音听得叶修浑身一颤。

 

“嗯,是啊。” 叶修不自觉的裹紧了大衣。

 

“哎?!你为什么不早说?”

 

“我刚来那天就说过了。”

 

“……” 陈果被噎的说不出话来。的确,自己不相信,说什么也没用。

 

宾馆的走廊里来来回回过了不少人,他们路过叶修房间时纷纷侧目,心想着秀恩爱请回屋里,不要再公然虐狗了。

 

叶修被看的没脾气:“老板,小唐,咱们进屋说吧。”

 

房门轻轻地被叶修带上了,陈果觉得自己进入了天堂。床头淡淡的百合香萦绕在温和的橙色灯光里,浴室的排风扇在门后快节奏地轻声响着。

 

她和自己的男神共处一室了。那个帮她打竞技场的叶秋,那个吃着她买的早饭的叶秋。

 

那个站在荣耀顶端的叶秋。

 

叶修给两个姑娘讲了很多故事,他离家出走遇见了苏沐秋兄妹,去了嘉世,后来被嘉世赶了出来。叶修的故事很短,语气也很平淡,仿佛那是别人的生活。

 

但陈果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那股怒火又在她胸腔里熊熊燃烧了起来。

 

果然应该早点拔了嘉世的网线。

 

在冬天里烤烤火的确能壮胆。借着这股怒气,陈果终于问出了纠缠了她一晚上的重大问题。

 

“大神,那……孩子爸爸是谁?” 

 

叶修的艰辛,陈果看在眼里,气在心里。这么放着不管也太不像话了吧,需要好好教训一下。

 

“嗯?是我啊,你这个问题问的不好。”

 

“你一个人不可能的,说吧。”

 

“我是谁?”

 

“叶……叶秋?” 每次说起这个名字,陈果的心跳都会漏上两拍。

 

“对啊,我还不够一挑二的?”

 

“……”

 

一瞬间,陈果又找回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这小子真欠打。

 

叶秋又能怎样?这不还是那个蹭她晚饭的叶修,堵得她说不出话来的的叶修,打荣耀顺便做着本职工作的叶修。

 

陈果无奈,这人的仇恨值怎么就这么高呢。

 

“行了老板,也不早了,你们快回去睡吧,” 叶修伸了个懒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生硬地终止了话题:“对了,明天早饭帮我买一份吧,送我屋里来。轮回后街的生煎挺好吃的。”

 

陈果被气得眉毛直抽抽,她麻利的起身,拽着唐柔大步走出了门,一句铿锵有力的“晚安”被“哐”的关门声硬生生地分成了两节。

 

然后,夜又安静下来了。

 

叶修靠在窗边,重新叼起了他的烟。他修长而苍白的手指轻轻地搭在小腹上,四指来回轮着。

 

孩子的爸爸是谁吗,看起来真的是只有我罢了。

 

巷弄的灯都熄了,夜色席卷而来,顺着老居民楼墙外的青藤爬上了屋檐,伸向了天空。今晚看到的月亮是完整的,但并非那种喜庆的又大又圆。

 

弦月弯弯,勾住过往,问着未来。

----------------------------------------------------------------------------

老韩皱眉:“嗯?听说有人要打爆我 ?”

陈果:“给……给dalao递茶……”

评论(16)

热度(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