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韩叶】原来这就是爱(8)

韩叶 生子

设定和原作时间线重合,叶修被逼退役之后揣包闯荡网游,两个不只情为何物的“工作狂”的故事

今天过后我要去喝六个核桃了……感谢那些年看过的神剧柯南

日常写high爆字数恩……所以下一章继续这一章内容哎嘿【顶锅盖逃


(8)

 

霸图内部最近气压很低,一是因为进入了寒风凛冽的二月,锅炉房的大爷把暖气烧的越发旺盛,二则是因为队长已经很久没有挂上所谓的“钱包脸”了。 

 

他们的韩队自那天全明星赛对战孙翔以后,就一直维持着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那种海啸来临前海水退去的风平浪静,着实让人想保持距离。

 

而且据白言飞说,他某天去晨跑时曾看见韩队一个人静坐在河边长椅上,一直盯着水面的冰看得出神。

 

比起现在沉默的韩队,他们甚至怀念起以前那个会时不时骂他们的韩队。细水长流习惯了也就算不得什么,有时甚至还能取水来洗洗衣服洗洗菜; 但如果盈满的水坝突然决堤,村子大概是保不住的。光是想想那场景,他们都觉得背后发凉。

 

结果那天集训时,所有队员都多备了一件外套,也不知是热的还是内心澎湃,大家额头往外渗着细密的汗珠,看起来练得卖力极了。 

 

张新杰见状也没说什么,只是找到了后勤主管,让他叫大爷往锅炉里少添四分之一的煤。 

 

韩文清已经连续很多个早上这样坐在河边长椅上了。寒冬的清晨很明澈,泛白的阳光透过枯残树枝洒在冰封的河面上,增加了灰白色河岸和湛蓝天空的对比度,稀释了刺骨的寒冷,让整个区域因明媚而略显温暖。 

 

今天的能见度很好,韩文清坐在这里,可以看见远方的小丘。这一个月来他看着小丘静静地卧在那儿,太冷了就披一件白袄,风大时就借力梳一梳仍然细嫩的枝丫。现在,土黄色的小丘正懒洋洋地摊开身子吮吸着阳光。

 

韩文清叹了一口气,白色的水雾模糊了视线,眼前又浮现出叶秋的模样,还有他身前的一抹圆弧。

 

那孩子,现在估计长大了不少吧。

 

今天,又像之前的每一天一样,没有思考出什么结果。每次叶秋一出现在韩文清的脑海里,他就开始选择性地逃避。只要不接触,只要不说,那这一切就都是不存在的。

 

只是,他那天的话,持续地吞噬着这冬日仅有的稀薄阳光。

 

“我就是和你说一声……”

 

叶秋靠在深灰的水泥墙上,薄唇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微粉的唇色映得脸颊更加苍白。

 

“再说了你不是不管吗?”

 

他叼起一只烟,如墨的眼眸平静无波。

 

“咱们本来也没有什么共同决定这一说。”

 

那个曾经的少年,哪里还看得到半点的稚气与冲动。他的心智,是他加与对手的最沉重的负担。

 

自己,也是他的对手吗?

 

韩文清从回忆里醒来,心里有点隐隐作痛。他舒展了一下手脚,起身准备回房。

 

“韩队。” 

 

张新杰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韩文清的面前。他穿了一件亚麻色风衣,栗色的头发在微风中轻轻飘着,黑色的长方形镜框后透出澄澈的目光。

 

“嗯?你现在不是应该在晨练?” 韩文清挑眉。对于一向按照作息时间表活动的张新杰今天竟然打破常规,他也不禁表现出了一丝惊讶。

 

“有一件一劳永逸的事情要做。”

 

“哦?看来和我有关,说来看看。” 言罢,两人都心照不宣地坐回了长椅上。

 

能让张新杰改变时间表的,那一定不会是什么三五句可以解决的简单事。

 

太阳又升高了些,但阳光依然是那个冷淡的温度,使这片河岸自上而下散发着空灵的美。几只麻雀被谈话声惊起,哗啦啦飞进了更深的林子里。

 

“韩队,你最近因为叶秋,已经明显影响到了队员们的情绪。” 张新杰推了推眼睛,开门见山。

 

“何出此言?” 虽然习惯了张新杰的语出惊人,但这个话题的走向还是不由得让韩文清心里一颤。

 

他的观察力,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吗。

 

“而且,我觉得作为朋友,我也有必要找你谈一谈。” 张新杰扭过头,看着韩文清的眼睛,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谈什么?” 韩文清皱眉。

 

“你和叶秋的感情。”

 

“我们会有什么感情?” 韩文清的声音透着无心掩饰的冷漠,又是叶秋吗,为什么偏偏是他?

 

每次听到这个名字,韩文清都觉得心脏被一双有力地大手抓住,然后拉离了胸腔。他能清晰地感觉到氧气逐渐渗透到体外,而寒冷的空气卷着冰渣下一秒便鱼贯而入。呼吸开始变得困难,每一下,都伴着意识被冻结的麻木与痛苦。

 

“依我看,你至少有五成喜欢叶秋。”

 

张新杰波澜不惊的声音,此时对韩文清来说却如雷贯耳。

 

好像被尘封的冰面咔嚓一声裂开了缝,远处滑落的山石掀翻滚滚红尘。

 

喜欢?喜欢是什么?

 

这个词在韩文清二十六年的生活里只真真切切地出现过一次。

 

他喜欢荣耀,仅此而已。

 

那是十年的一如既往,甘之如饴。

 

而在这基础之上,他喜欢和一叶之秋战斗,仅此而已。

 

狭路相逢对手,刀光剑影,酣畅淋漓。

 

但是,如果单单于这一人来说呢?

 

“我不觉得。” 韩文清十指交叉,身体前倾,把小臂放在了腿上,似乎若有所思。

 

除了时间,他和叶秋认识也有十年了。然而在此之外,自己对他有过那种对荣耀的日思夜想吗?

 

好像最近是这样,韩文清无奈,但这完全源于那个意外,应该说不上是喜欢一类。

 

“这是为什么我说只有五成而已,你只有行动,没有意识。”

 

“……”

 

见韩文清沉默,张新杰继续说了下去:“打联赛时期每天下午六点到七点是自由活动时间,你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和大家一起在餐厅用餐,但每次和嘉世比赛,无论主客场,你都有一天是不在餐厅的,两次例外。而我这段时间要和联盟确认出场顺序,同理对手也是。嘉世负责此项目的是叶秋,但每次你消失时,对面都是嘉世副队刘皓出场。”

 

“我在确认完后六点四十会回房间休息十分钟,路过你房间的时候你都会挂上请勿打扰的挂牌,因此很大可能你是在屋内的,而且所做之事十分私密。”

 

“在第六赛季的的时候,八强的比赛的下午你如旧消失了。比赛前在后台你将叶秋的队服外套交给了他,对方还说‘哦原来在你那’,而我看到你是从随身背包里拿出他的外套的,可见叶秋的外套,以及他本人,在你消失的时候和你在一起,而且是在你的房间里。”

 

“两只敌队的队长,在一起而不希望被人打扰,那么可干的事情也就剩下两件了,”张新杰用手指比出了一个“2”,然后收回一个继续说道:“第一件是串通战术及人员出场顺序,但以你们的性格,尤其是你,这种事情发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剩下的即使最不可能的答案也依然是真相,我点到为止。”

 

韩文清眉头皱的更紧了,如今的点到为止已经可以点破天机了吗。

 

见韩文清的反应,张新杰证实了自己的推测:“我不敢说你只和他一个人做过,但可以说你们的来往很频繁。”

 

“到目前为止,我们可以把这层关系定义为炮友。但炮友一般是短时期且随心所欲的,像你们这种保持了至少五年关系以上的,很难不承认有一些其他情愫在里面。”

 

“八年。” 韩文清不自觉地接过话来,有些感慨。

 

“八年吗,看起来是了。” 

 

哈气再次模糊了视线。韩文清脑海中浮现出了那年十八岁的叶秋,单薄瘦小的一只,靠在走廊墙壁上吐着烟圈。叶秋抬头看了看韩文清,视线对上的一瞬,眼前的少年和一线城外的一叶之秋重合了。

 

一叶之秋两片薄唇轻合,嘴角勾出了一个淡淡的笑。而他乌黑眼眸里的桀骜不羁,御风千里而泠然善也,就那么呼地一下,直直地闯入了韩文清的世界。

 

风吹草地,漾开了圈圈涟漪;风拂树梢,偷走片片栀子香。

 

一瞬间的恍惚,成就了八年前的怦然心动。

 

----------------------------------------------------------------------------

脏心杰分析均为瞎扯之……望大家不嫌弃,嫌弃也不要告诉我我不听我不听qwq


其实写文的时候……内心的台词是这样的……

他喜欢荣耀,就此一家,别无分店。

而他乌黑眼眸里的桀骜不羁,如一匹脱缰的野马,但我的家里没有草原。

风过草地,风吹草低见牛羊……


评论(32)

热度(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