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韩叶】原来这就是爱(9)

韩叶 生子

设定和原作时间线重合,叶修被逼退役之后揣包闯荡网游,两个不只情为何物的“工作狂”的故事


中午两点忽然更文=w=昨晚狂风大作道友度劫家里被吹断电了

写着今天的份,觉得自己两年的论文没白写QAQ

接上文,小可爱们可以去看一眼上一章说到哪了哎嘿


(9)


韩文清不自觉得握紧了十指交叉的双手,他把记忆一件一件地翻出来,吹去尘封的尘土,抚平发皱的扉页,然后用手指抵在泛黄的字里行间,逐字逐句地校对着。

 

他赫然发现,之后再没有谁的眼睛,能把清涩的冬晨染上那一抹绿意。

    

回过神来,张新杰的声音又飘到了耳边:“刚才说的只是其一。韩队,你对叶秋退役持怎样的态度?”

 

韩文清被问得有点发愣,他其实完全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只是自他退役那天以来就体会着一种隐隐的、令胸口发闷的感觉,如果真要说起来,那大概是——

 

“不甘心吧。” 韩文清的眼睛望向了远方。

 

“但你知道,你们之间永远不可能决出绝对的胜负。总会有一天,一个人要先离开联盟。”

 

“可以一起退役。”

 

“恩,有这样的可能,虽然按照几率来说比较小,要看两方个人和战队的意见。不过,那然后呢?”

 

然后各自安好。

 

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还会继续战斗下去,物是人非是这条路的必然走向。

    

韩文清抿了抿嘴唇,没有接过张新杰的话。

 

“韩队还是不甘心吧。” 

 

半晌沉默,韩文清点了点头。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这走向让韩文清心下一凉。

 

“喜欢的一种心理表现为你想和对方在一起,然而在一起有很多种方式,在荣耀里战斗也可以算得上是其中之一。”

 

“根据以上假想我们可以看出,你不甘心的重点不在于十年未决的胜负,而在于能不能和叶秋进行决胜负的过程。”

 

“我不……”

 

“那张佳乐呢?” 张新杰打断了韩文清犹犹豫豫的否定。

 

张佳乐第七赛季退役时也曾掀起了轩然大波。而此时,韩文清就算仔细回想,也记不起当天他都干了些什么,是以怎样的心态接受这件事的了。他可能对张佳乐退役的原因感慨过,然后过了也就过了。

 

然而那个关于叶秋退役的视频,说不上一字一句,但至少每一个环节他是记得清楚的。而随之而来的愤怒和悲伤,这么久也未见消散,甚至钝痛经过时间的沉淀反而越发清晰了起来。

 

纵使相隔一年,韩文清知道,他也会记得这种不甘。

 

就像半路逢知己,对月喝了两三盏淡酒,蘋花正好,诗意正浓,那人拦了一顶乌篷船,说不如就这样相忘于江湖。

 

江河湖海终有水路相通,从此走到哪里,他的眼里都只能容得下浩渺烟波。

 

阅千帆过,不见归舟。

 

韩文清感觉自己有些脱力,闭上眼睛往木椅后背靠了靠。

 

张新杰轻轻拍了拍韩文清的肩膀:“韩队,你要知道你的感受比认知更有说服力。”

 

“全明星赛那天,你是出门去找叶秋了吧。虽然只看龙抬头的话,操纵者不排除其他人的可能。但开始比赛前的那几句语音,职业选手都能听出七分,我想你对他声音的熟悉度,应该比其他人还要高上一两成。”

 

“你那天出去了27分钟,回来后表现冷淡,这种态度一直持续到了现在。27分钟对于你们的相处模式来说应该算是一个比较长的时间,讨论的事无法得知,但应该会是比较重大且关系到深层次情绪的疑难问题。”

 

“我想你如果意识到你至少有五成喜欢他,应该会对解决问题有所帮助。”

 

“叶秋怀孕了,我的。”

 

一阵寒风穿林而过,干脆利落地扯掉了几片枯叶。

 

很久以来的第一次,张新杰需要时间来组织语言。

 

一定是因为刚才的风是南北向,而他面朝东,吸入的氧气不足以支持大脑细胞的呼吸作用。

 

“你已经36天没有离开过霸图了。”张新杰定了定神,眼里带了一层浅浅的苛责意味,但语调依旧冷静。

 

作为并肩作战了五年的老朋友,韩文清并不介意把这件事抖出来,有个人谈一谈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说我负不负责都无所谓。” 韩文清握紧了拳头,眉眼间散发出隐隐愠怒。

 

“所以你的选择是不负责。”

 

陈述句听起来似乎更加刺耳。

 

“我没想不负责。” 韩文清眼里有火苗在烧。

 

张新杰对此并无畏惧,他推了推眼镜,道:“叶秋一直是一个很随性的人,也很独立。他从不参加商业活动但打荣耀却打了十年,可见除了荣耀似乎没有什么其他事情会让他特别在意。他只是在自己无所谓且可以接受的基础上给你提供了选择而已,不要想太多。”

 

见韩文清依旧眉头紧皱,张新杰思考到了另一种可能:“叶秋从来不会委屈自己,他在第十区的活动可以证明,他是一个足以依靠手段达到目的的人。但他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对你提出任何的要求。”

 

“看来,你不是他的目的啊。”

 

韩文清怔住了,那种不明所以的痛苦与麻木又爬上了心头,但同以往不一样的是,逐渐加厚的冰层开始出现了裂缝,咔嚓咔嚓地一层层剥落。麻木感逐渐消失,但取之而来的是更加清晰地痛楚,像一种冲动毫无章法地向外扩张,挤压着肌肉,牵扯着神经,想要冲破阻碍去寻求一个回应。

 

自己,有点喜欢叶秋吗。

 

是这样吗。

 

清泉滴落山涧,叮咚一声,余波圈圈向外扩散开去。

 

“想证明的话,就去试试吧。” 张新杰轻声说道,“对叶秋,对孩子都是。怀孕初期会出现呕吐、乏力等症状,即使他心理认为无所谓,能有一个人分担一下还是会有益处。抛开叶秋不讲,那也是你的孩子。”

 

“我的孩子……” 韩文清低声重复了一遍,心好像被什么柔软的情绪包裹住了。第一次,他尝试直面这一现实。

 

是呀,它有着他的血脉。

 

一脉传承,寸草春晖,无关风月。

 

“更何况,你对叶秋也是不无感情的。”

 

还未至七九河开,河面上仍覆着一层厚厚的冰。阳光清冽,把那冰面打磨得光滑而透明。

 

再过些时日,待东风来,便可染绿那些灰色的枝丫,拈起片片栀子香。

 

张新杰低头看了眼手表:“7点23分,韩队,该回去吃早饭了。”

 

“新杰,有劳了。” 韩文清拍了拍张新杰的肩膀。

 

“哪里,能帮上忙就好,” 张新杰笑道。

 

再次起身,韩文清觉得整个人轻松了很多,再想想这混沌的一个月,还好只是一个月。纵然错过了很多,但现在还不晚。

 

小丘在远方安静地卧着,今天它吸足了阳光,也许,它想,明天,明天就能看到花开了。栀子花,玉兰花,它都不介意。那时候,它会把藏起来的阳光全部拿出来,装点那些低矮的小树,让树下的人暖暖的依偎在一起,看花开花落,雁去雁归。

 

…………

 

春节在忙忙碌碌中悄然临近了。从上海回来后,叶修又重拾了他那套吃饭睡觉打荣耀的生活模式,只不过,倒是不用再过黑白颠倒的日子了。

 

陈果自那晚听了叶修退役的缘由,对嘉世粉转黑,下定决心要帮叶修组一支战队重返职业联盟。回来的第一天她就把叶修从网管职位上解放了出来,工资照发。说起来,只给大神一点网管的微薄工资,陈果还有些过意不去,但见叶修毫不在意,当下也就只能先将就一下了。兴欣公会在第十区也逐渐成型,发展正在逐步走上正轨。

 

大概是因为作息的调整,叶修的状态比起之前来好了不少。孕期进入第四个月,孕吐的现象也好了很多,只是他发现自己献给睡觉的的时间竟然越来越长,好在不用再上班,分一些时间出来还是做得到的。

 

这一天天气很好,说是临近春节,立春却早已过了。阳光洒在柏油马路上,逐渐消融了前些天残存的积雪,白色的雪花升华,给仍然清冽的空气增添了几分湿润的气息。今天是除夕,家家户户都已贴上了春联,红底金字,白雪清阳,欢乐洋溢在大街小巷。

 

叶修走在这样的街上,满脑子想的都是怎样快点回去打荣耀。

 

不知道老板娘什么时候出门打了针鸡血,回来就又搬出了那套“现在不运动就等着回来受罪吧”的说辞,拉着叶修陪她来买年货。

 

大兜小兜,叶修数了数,左右一共挂了七个。再加上肚子里那个,叶修觉得他今天已经完成了之后三个月的运动量,十分的了不起。

 

之后可以理直气壮地不出门了。

 

小包子最近长大了不少,穿修身的衣服已经可以看到一点小小的弧度。今天叶修套着他唯一的深灰色羽绒服,蓬蓬软软,外面看上去依旧清瘦。

 

回到兴欣,叶修把大包小包往门口一丢,转身上了楼梯间。随后赶到的陈果看着一地的东倒西歪十分无奈,只好自己拎起袋子到前台摆放规整,待她起身准备运第二趟时,却看到有人走进了网吧。

 

阳光晃了一晃,陈果一下没有看清来人是谁。待那人走近,她便直接怔在了原地。

 

面前的男人身着浅灰色的修身羊毛衫,白色西裤笔挺而修长。他的手臂自然弯曲了九十度,一件栗色的呢子大衣平整地挂在小臂上。见到陈果,他优雅而不失礼貌地一笑,嘴角轻轻上扬,如墨的眼眸也仿佛囚住了阳光一般温柔动人。

 

陈果没想到,能在有生之年,见到自己的梦中情秋。


--------------------------------------------------------------------------

张新杰:“大家快夸我!!我是不是很胖胖!!0v0”

老韩:“快来人把这个妖孽拖走!【恶灵退散.jpg】”


感觉倒数第二段用尽了我毕生的形容词orz

评论(47)

热度(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