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韩叶】原来这就是爱(10)

韩叶 生子

设定和原作时间线重合,叶修被逼退役之后揣包闯荡网游,两个不只情为何物的“工作狂”的故事

不知不觉写到第十章了,把自己牛坏了我需要插会儿腰

今天可爱秋上线溜一圈哎嘿~


(10)

这么多年,陈果做过很多次相同的梦。

 

逐烟霞被几十只哥布林围得水泄不通,领头的最胖最绿的那只挥舞着铁锤,引得周围的小兵仔们一阵高声附和。

 

在绿色大军兴奋地地动山摇,准备发起进攻之际,一个矫健的身影从天而降,只几招几式便把哥布林轰出了攻击范围。明火硝烟噗倏一下散去,那人已经挡在了逐烟霞身前。他身着黑色镶金边铠甲,红色长围巾,在山间清风中英姿飒飒。

 

那人也没有回头,径自牵起了逐烟霞的手,拉着她翻过山丘,涉过小溪。当他们手拉手穿过空积城城门的一瞬间,一切变得真实了起来。

 

亦或,更加如梦似幻。

 

陈果穿着酒红色的晚礼服,银色高跟鞋在大厅耀眼的明黄色水晶吊灯下闪闪发光。身前的男人一席黑色西服,白色的袖口扣着银灰色纽扣,打理的十分规整。他牵着她走进了舞池,然后转身,微笑,如墨的眼眸泛着粼粼波光。

 

他贝齿轻启:“您好,我是叶秋。”

 

“请问,叶修在吗?”

 

咬字十分清晰。

 

灯光、舞会、佳人,顷刻间踪迹全无。

 

梦想与现实的距离真的很短,醒与不醒,只相差一秒罢了。

 

眼下,陈果被毫不留情地拉出了白日梦,不由对眼前的衣冠禽兽生出深厚的怨念。

 

“叶修你搞什么?”

 

但话刚一出口,陈果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叶修算着进门时间差飞速换一身衣服来忽悠她也就罢了,可那一头精明干练的离子烫却不是两分钟就能打理出来的。而且虽然相貌无差……陈果不由得瞄了一眼来人的小腹——平平整整,毫无波澜。 

 

陈果努力回忆着。 

 

他刚刚说,他叫,叶秋? 

 

这样的话,也就只剩下了一种明知却还要故问的可能性。 

 

“你是叶修的兄弟?” 陈果微微提高的音调透着掩饰不住的激动。 

 

“恩,他的双胞胎弟弟。” 不同于叶修的老练感,叶秋的声音还透着些少年的心性。他微微一笑:“过年了,想接他回家看看。” 

 

谈话间,叶修从楼上走了下来。网吧里暖气开的很足,叶修终于是脱了他唯一的外套,此时穿着深灰色的套头线衣,松松垮垮,小腹微隆,颇有几分富态的懒散。

 

见到叶秋,叶修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讶,却也“咦”了一声显示这是在状况之外。

 

“找你的。” 陈果接道。

 

“很显然。” 叶修点头。

 

“你来干什么?” 叶修几步走到了叶秋跟前。

 

“来接你回家过年。” 叶秋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哥哥,道:“几个月不见,胖了啊。”

 

“几个月?我看有一年了吧。” 叶修说着,信步走到饮料柜前:“喝什么?”

 

“芬达,苹果的。”

 

叶修扔了一瓶芬达给他,自己也拿了一瓶鲜橙汁斜靠在前台拧开了瓶盖。

 

陈果在一旁倚着门柱饶有趣味地看着两人。不得不说,不论气质、举止还是穿着上,叶秋都完胜他哥,显示出一派受过高等教育的仪态风范。而他字里行间的谦恭与礼貌,陈果是做梦也不会梦到叶修能表现出来的。

 

只是,当对上了叶修时……这两兄弟好像并无甚差异了。

 

叶秋盯着叶修看了一会儿,忽然伸手拍了拍叶修的肚子,感叹道:“啧啧,啤酒肚都有了啊,退役了还这么心宽?”

 

叶修拿着果汁瓶从容地往后一退,让叶秋的第二下拍了空:“小心点,这是你侄子,拍坏了就没了可是。”

 

闻言,叶秋收到一半的手僵在了空中。下一秒,陈果听到了叶秋剧烈的咳嗽声。

 

“别咳了,你那口汽水早咽下去了。” 叶修淡定。

 

“你你你你你……” 叶秋一把抢过叶修的果汁,猛地灌了两大口,塑料瓶转眼见底:“未婚先孕?可以啊混账哥哥,你这是要气死爸妈?”

 

“没有,我估量了一下爸妈的承受能力,我觉得气死不至于,” 叶修又从叶秋手里拿回了橙汁,仰头喝掉了最后一口:“这个和离家出走比起来差不太多,他俩最多生场病,能好。”

 

“你别忘了这两件事可以叠加在一起算总账的!”

 

“额,我们还是分清先后顺序比较好,离家出走都过去那么久了,好说好说。”

 

叶秋显然被噎的无言以对,一时间只能把汽水瓶子捏得咔咔作响。

 

但过了还没一会儿,叶秋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样眼睛一亮,随之一抹戏谑划过眼角:“不是吧混账哥哥,我刚反应过来你被别人压了啊,我怎么觉得有点爽。”

 

陈果在一旁不禁扶额,叶修不说,叶秋大概是忘了自己的存在。虽说自己此时处境尴尬,但陈果还真有点想拿出手机录一段来。

 

叶修听了也不恼,回道:“别忘了咱俩一样的DNA。”

 

“喂我说这跟DNA没关系吧。快说快说,那人是谁?” 叶秋轻敲着前台桌子,颇有几分审问的架势。

 

“我一挑二的。” 叶修答。

 

“一挑二是什么?”

 

“就是说你哥我很厉害。你管他是谁,再不济这不还有你帮忙带孩子吗。” 

 

“你别得寸进尺啊,” 叶秋正了正袖口,也没有计较叶修转移话题的生硬。

 

然而,听了叶修的回答,叶秋却是眼睛一亮,心生一计:“哎哥哥,我说你就回家过年吧,正好养胎。等过年把孩子生了给爸妈养着,多省心。”

 

“然后你就可以离家出走了?” 叶修挑眉。

 

“然后我们就都可以离家出走了。” 叶秋摊手,嘴角不禁浮现出了浅浅的笑意。

 

再塞给爸妈一个软萌软萌的小团子,抱着他们的腿不撒手,自己便可以解了这西装革履的甲,一无所有,自赋七闲,去看看尘世的姿色。

 

光是想想就觉得妙啊。

 

然而陈果却在旁边听得无奈。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家教,才让两个孩子争相离家出走。

 

“嗯?想得美,自己生去。” 回过神来,叶修果然毫不留情地怼了回去。

 

“我没这功能。” 叶秋耸肩。

 

“不可能的,我们一样的DNA,我有的你都有。哦除了脑子,这玩意儿好像是后天发育的。”

 

“你你你你……” 叶秋开始跳脚。

 

“嗯,我无耻。所以说你快回家吧。”

 

“混账哥哥急什么急,我来都来了,明天再走吧。”

 

“嗯,你随便。”

 

叶秋也没有计较,转身看向了陈果,又恢复了他温文尔雅的形象,好像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老板娘,能麻烦在您这借住一晚吗?”

 

被冷落已久的陈果忽然被这么一问显得有点不知所措,但她很快反映了过来:“当然当然,一点都不麻烦。”

 

虽然那货一脸冷漠,但除夕夜,果然还是有家人在身边最好吧。

 

自逛完年货市场之后,陈果今天不敢再劳烦叶修大驾,准备自己出去打包几个菜回来。没想到叶修抽过她的红票子,捏在手里晃了晃,然后拎起挂在椅子背上的羽绒服信步出了门。

 

依旧是冬天,太阳早早地就收了威风,墨蓝色的夜空开始围拢这座西湖边的小城。小摊小贩大都已回家过年了,霓虹的招牌也都收进了仓库,只剩下浅色的星子映着穹下的万家灯火。

 

叶修出去了很久,等他回来时,陈果已经支好了平时吃饭的小圆桌。她把外面的彩灯都关了,只留下屋里橙黄色的一盏,就像以前过年时和父亲那样。

 

父亲会做她最喜欢的红烧罗非鱼,会抱着她在门口看烟火,会把她的长头发编成妈妈喜欢的样子。

 

这一夜,不谈生意,不说经。

 

没有兴欣网吧,只有家。

 

听见楼下的动静,叶秋啪嗒啪嗒从楼上跑了下来。

 

“饭可来了?哎呦真是饿死我了叶修你走的真慢。哎?都是我爱吃的菜啊!不错不错!”

 

叶修轻哼了一声,给大家递了筷子,年夜饭也算是正式开始了。

 

他没有说,他走了四条街巷才看到一家开门的馆子。

 

路边渐渐聚集起了小小的人群,大人放着噼啪的鞭炮和绚丽的礼花,小孩子捂着耳朵红着小脸在四周兴奋地跑着,时不时抬头对着天空发出一阵惊叹。

 

月华初上,笼了湖水,映了青山。

 

推杯换盏,醉了佳人,不没初心。

-------------------------------------------------------------------------

这文……前一半写的想笑,后一半写的想哭

所以,祝各位看官吃的愉快!!【裹紧我的小被子】

评论(15)

热度(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