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韩叶】原来这就是爱(11)

韩叶 生子

设定和原作时间线重合,叶修被逼退役之后揣包闯荡网游,两个不只情为何物的“工作狂”的故事

今天的主题是——818那个幡然醒悟激动之下千里送的呆攻和自家小叔子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剧情需要没有完全按照原著来,大家不要在意就好0v0


(11)

 

早上七点,沉淀了一夜的薄雾还未散去,混着一点炮竹的烟火味儿,在贴近地面的上空氤氲着。层层水气把沿街倒挂的大福打湿了些,红底金字,此时是越发地浓墨重彩。

 

太阳已经渐渐升起来了,几束浅色的光透过云层和雾气间的缝隙打下来,在灰色的柏油马路上碎了一地的光影。

 

叶秋已经起了床,昨晚他喝了点酒,不胜酒力,很早就睡下了,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哥哥的小阁楼里,盖着一条与周围土灰色气息不搭边的粉色蚕丝被。而叶修睡在客厅的沙发上,细碎的额发半遮着睫毛,灰色棉被拖在地板上。叶秋见状叹了口气,回屋抱出蚕丝被,抓着两头一扬一落把叶修盖了个严实。

 

街边的小摊依旧大门紧闭,叶秋转了一圈,只好从不远的便利店里买回了面包牛奶,想着当早餐来吃也是足够的。拎着塑料袋走到网吧门口,叶秋顿了一下脚步。

 

他看到一人赫然立在兴欣网吧门口。

 

那人看上去比叶秋高了半个头,利落的板寸即使从后面看上去也十分精神。他一身深灰色风衣,右肩随意地挎着一个黑色双肩包,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望着兴欣的招牌一动不动。

 

逆着光,男子被打上了一层暗色调,而身后被晨阳拉长的影子遮去了地上浅亮的光斑,硬是压出一片肃杀的气息。

 

“您好,大年初一网吧不营业。” 叶秋走上前,微微一笑,试图和男子打招呼。

 

前面的人终于是闻声转过了头。

 

不得不说,这人长得很是标志,眉眼俊朗有如利剑出鞘,鼻梁窄而挺拔,两唇很薄,此时因周遭的寒气而在粉色中略显苍白。

 

见了叶秋,那人眉头微皱。

 

叶秋看见他表情变化的一瞬间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把豆浆面包都藏在了身后,又腾出一只手来插进口袋握紧了钱包。

 

“叶秋。”

 

“嗯?” 

 

自己这是有什么深仇大恨,让对方大年初一派人找到杭州来?

 

那人的目光直直地审视着叶秋,从发型,到五官,又顺着脖颈下滑到胸前,最后盯着他的腹部眉头紧蹙,许久没有移开视线。

 

刚刚一路走下来叶秋觉得有些热,便把呢子大衣解了扣子,露出里面修身的浅灰色毛衫。而此时被这么一看,叶秋只感到浑身不自在,开始低着头系扣子。

 

见对面的人还楞在原地,叶秋干脆低着头快步向网吧里走去。

 

进去把大门关上,然后把卷帘门也拉下来。

 

然而,在叶秋路过男子的一瞬间,他感到自己的右肩被强而有力的大手扣住了。下一秒,他又被拉回了和那人对视的位置。

 

很快,甚至有些粗鲁的,但似乎并没有感到不舒服。

 

现在他们的距离更近了,温热顺着那人的手掌渐渐传到了叶秋身上。

 

“孩子……还在吗?”

 

“嗯?” 叶秋被问得一愣,不禁咬紧了下唇。

 

顺着那人的目光,叶秋一点一点地看向了自己的小腹。

 

忽然,他好像明白了什么。一股无名之火也随之蹿了起来,烤的他头脑有些发热。

 

“呵,哪里有什么孩子?” 叶秋抬头看着对方的眼睛,嘴角勾出了一抹淡漠的笑。

 

“你不是说……” 那人咬着牙,神色一下凝重了许多,越攥越紧的拳头甚至开始颤抖起来。

 

“所以是你啊。” 叶秋的眼神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冰冷,他正对着阳光洒来的方向,可那点微薄的温度却不足以化开骤然凝聚的寒冰。

 

面前的男人闻言未再言语,只是眼中的迷茫和不解越发明显起来。

 

好像,还带了点悲痛。

 

呵,他在悲痛什么?

 

和叶修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叶秋还不知道叶修昨天的回答是什么意思。一挑二他是不懂,但他明白,那个人,在叶修的生活中就是不存在的。

 

情愿也好,被迫也罢,有些事实的性质却是改变不了的。

 

纵使叶修再流氓,被血缘牵扯的情愫亦是无解。就好像,再纯粹的阳光也照不穿冬日的层层严寒,而他和叶修就是裹着严寒以取暖的人。

 

“嗯?有客人?” 熟悉的男音从屋内传来,说不上低沉,还夹带着一点慵懒的意味。

 

韩文清闻声转头。但他还未来得及对当下情况做出反应,下一秒,就感到自己的腹部传来一阵刺痛。

 

“对我哥好点。”

 

一瞬间的擦肩而过,少年收回了拳头,只留下一个凌厉的眼神,还有嘴角那抹淡漠的笑。

 

“哟,老韩?” 看到来人,叶修也是着实惊讶了一下。

 

半晌,韩文清还愣愣地站在原地,显然他对忽然爆棚的信息量无法做出有效的处理。

 

“额,” 叶修穿着他的线衣三两步跨出门把韩文清拉了进来:“那是我双胞胎弟弟,叶秋。”

 

“叶秋?” 韩文清深邃的目光在两兄弟之间来回转换。

 

“这个解释起来有点复杂,之后再和你说。总之你认识的是我,叫叶秋也没错。”

 

“……”

 

这么一审视,韩文清便也心下了然。一边衣冠楚楚,文质彬彬,另一边胡子还没刮,穿着一条松垮垮的灰色运动裤,裤袋都没有系好。

 

还有,那人微微隆起的小腹昭示着生命的存在。

 

韩文清长舒了一口气,有些脱力地靠在了前台桌子上。

 

叶秋刚刚的那两句话,真的让他以为,以为,它不在了。

 

那一瞬间,韩文清觉得心里空荡荡的,血和肉都嗖的一下被冷风抽干了,只剩下一个轻飘飘的壳子,一碰就碎。

 

像那碎了一地的阳光,没有温度,没有颜色。他想蹲下把碎片捡起来,但它们已经和冰冷冷的水泥地融在了一起。于是他把水泥按照阳光的形状挖了下来,但阳光却陷入了更深的泥潭,而那些带着伤痕累累手掌的血的残破碎片,狰狞地凑在一起,拼出了他空荡荡的内心。

 

那一刻,韩文清明白了,他是不可能舍下那孩子的。

 

就着两人说话的空挡,叶秋拿出了早餐,三份可颂加牛奶,有条有理地摆在前台。他自己拿了一份,递了一份给叶修。

 

“还有老板娘一份,抱歉,不知道你要来。” 叶秋看向韩文清,不好意思地一笑。

 

“没事,我吃过了。” 韩文清礼貌的回道,没敢直视叶秋的眼睛。

 

他能感觉到,叶秋的眼睛里藏着刀子。

 

不看也罢。

 

“老韩你怎么知道这儿的?” 叶修塞着满嘴的面包,含糊地抛出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韩文清犹豫了一下,继而低声答道:“问了苏沐橙。”

 

“呵,这是要给我惊喜么。” 叶修调侃。

 

“……” 韩文清沉默。他自然不是什么会制造惊喜的人,只不过是还没有想好怎样面对叶修罢了,想着苏沐橙一定知道叶修的去向,便也就稀里糊涂地问了过去。

 

然后,鬼使神差的,在家过完了除夕,赶着凌晨的飞机就跑来了。

 

简单的吃完早饭,叶秋收拾了为数不多的几件行李回家过年去了。不用多说,叶修他自然是带不走的。

 

叶秋看着叶修返回网吧的背影,感叹了一下在外闯荡的美好,然后开始认真思考起找个人结婚、然后丢一个小包子给爸妈养以解放自我的可能性。

 

这边,送走了叶秋,两人返回了网吧。

 

刚刚睡醒的陈果伸着懒腰从楼上走下来。

 

“考虑好了?” 陈果听到了叶修的声音如是问着。

 

“考虑好了,” 对方的声音低沉而有磁性,还透着沉稳的坚定。那人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看起来我们有很多东西需要讨论。”

 

“嗯,是啊。没事有的是时间。”

 

陈果站在楼梯间揉了揉眼睛,朦胧间,她好像看到了韩文清站在自己的网吧里。

----------------------------------------------------------------------------

写完这两天的,楼主表示骨科貌似也是一个不错的想法【手动滑稽】,我家叶秋辣~~~~么帅气

评论(51)

热度(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