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韩叶】原来这就是爱(12)

韩叶 生子

设定和原作时间线重合,叶修被逼退役之后揣包闯荡网游,两个不只情为何物的“工作狂”的故事

加上上一章5000多字写吃一顿早饭,我觉得过个年我能写十章【努力把自己打醒中,不然孩子都要属狗了】


(12)

 

眼前的水雾散去,陈果视线里的彩色不规则形状逐渐缩减成了清晰细致的轮廓。只见叶修和韩文清面对面倚着前台,桌子上一盆四季常青的吊兰娇艳欲滴。

 

没错,那个不苟言笑的霸图队长在大年初一活生生地出现在了自己的网吧里。

 

原因也许亟待探究,但比起那个,陈果似乎更想上去问个新年好,毕竟这样的机会不多得。

 

“韩韩韩……” 她握紧了楼梯扶手,一时激动地语塞。

 

虽说陈果是多年的嘉世粉,但在得知了嘉世对叶修的丑恶行径后,开始顺理成章地向嘉世的多年死敌霸图倒戈。此时看到韩文清,一股疏远的亲切感便油然而生。

 

韩文清闻声抬头,眼睛因屋内光线的昏暗而微微眯了起来。

 

随之陈果就看到了这样一幅景象——

 

霸图的老队长不苟言笑,眉头微皱,一脸黑线地盯着自己。他的肩膀趋于水平,似乎因为什么紧张的情绪而不能自然放松。他的双手插在口袋里,手指来回摩挲着,捏得风衣的薄衣料外起了层层的褶皱。

 

电影中的黑道老大信步走到逐烟霞面前,握着她的下巴左右晃了两下,然后“砰”一声巨响,左轮手枪的枪口飘起了一丝迂回的白烟。

 

一阵冷风从大门鱼贯而入,呼啦一下吹过韩文清又冲向了陈果。霎时,陈果感觉周身都被冰冷的刀面舐了一遍,动弹不得,言语不得。

 

陈果干咽了一下口水,终于是没“韩”出个所以然来。她怔在楼梯间,不知是上是下。

 

果然,亲切什么的都是假的,假的。

 

你韩队就是你韩队。

 

“老板早啊,” 这边,叶修平时慵懒的声音在陈果听起来瞬间充满了亲切感,说不上是春风,但此时能有这忽冷忽热的换季风也是极好的。

 

“咦,叶秋呢?” 陈果一步步挪下楼梯,她决定先无视掉韩队缓一缓。

 

听到叶秋的名字,韩文清又往陈果的方向看了一眼。

 

惊鸿一瞥,好不波澜。

 

“哦,他先回家过年了,爸妈刚打电话来催他。” 叶修伸手指了指前台的桌子:“他买了点早饭,凑合吃两口先。”

 

陈果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认命地下了楼。

 

站在前台吃着面包,陈果第一次离韩文清如此之近。然而她惊讶地发现,离近了,韩队给人的感觉忽然没有那么爆殄人间烟火了。就好像,偶像隔着屏幕会被刻意夸张的故事与特效渲染出陆离的光芒,但当你真真实实站在他面前后,光芒退去,激动之下,他却也是生活中平平凡凡的布衣。

 

只是,现在的气氛有点尴尬。

 

韩文清低头盯着地板,叶修则在专心看陈果吃面包,咔嚓卡擦的咀嚼声在网吧里不绝于耳。除此之外,却是鸦雀无声。

 

陈果清了清嗓子,终于是率先打破了寂静:“韩队大过年的怎么会来我这小网吧,是找叶修有事吗?”

 

她的声音还是带着一点微弱的颤抖,但状态显然已经比刚才恢复了不少。

 

说着,陈果忽然感到哪里有点不对劲。

 

有什么问题是QQ解决不了的,还要大年初一跑来尬聊?

 

难道——

 

“韩队你难不成是来挖人的,你看他现在这个样子战队也要?!” 陈果猛地喝了口牛奶,把罐子往桌上啪地一竖,满脸都写上了惊恐。她当然不嫌弃叶修现在的样子,这只是情急之下搬出来打消韩文清念头的救兵。兴欣才刚刚起步,她不想就这样回归以前的生活,但自己似乎也没有什么资本做出挽留。

 

只能降低点下限靠包子了。

 

忽然升高的分贝听得前面二人周身一颤,随之,叶修噗的一下笑了。

 

“嗯,我要。” 

 

毫无防备的,韩文清说出了进门以来的第一句话。

 

波澜骤起,惊蛰无声。

 

上一秒陈果扯下来的一大块面包此时正安静地躺在她的嘴里向外界做着展览,还有一小片静静地挂在嘴角,停得很安稳。

 

自从叶修来了兴欣,她再也不敢预测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但这个,似乎比以往更加超纲。

 

她清楚地听到,韩文清用的是“我”,而不是“我们”。

 

陈果看到叶修听闻也明显僵直了一下,但很快的,他又恢复了那副无精打采的闲散样,并挂上了刚刚的那个略显戏谑的笑容。

 

叶修侧身靠在前台,目光流转,微弯的眼角努力收合着笑意:“老板,你之前不是问我孩子爸爸是谁吗。”

 

“呐,就是他。”

 

惊涛掀翻了茫茫大海上摇浆的独木舟,陈果泡在冰冷的海水中,四周一片白茫,安静而虚幻。

 

他们说,飓风的风眼里是祥和而平静的,像现在一样。

 

叶修这话说的也没有什么顾虑。自从他看到韩文清站在门外的那一刻起,韩文清的选择便已了然。既然这样,那陈果知道也只是时间问题,此时点破并无妨。只是他没想到,这个人真的可以如此坦然地说出来。

 

话说出口的一瞬间,叶修像忽然喝了陈年的酒,许久不曾有些醉了。

 

是夜,满月皎皎,春水盈盈。

 

醉里倚栏,欲道许多愁。

 

一股无名的释然淡淡涌上叶修的心头,终于是填补上了那漏了一拍的心跳。他这时才发现,潜意识里,自己似乎对韩文的选择还是有所期盼的。虽然这种期盼来的有些不明所以,又在他说完的一刻转瞬即逝。如果自己一直孑然一人下去,却也是无忧自在,乐得逍遥。

    

陈果在风暴的中心晃了晃身形,终于是努力摆脱掉了白雾里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觥筹交错的钙|片。继而,她恍恍然回忆起了那晚在叶修房间说过的话——自己好像,决心打爆那个不负责任的爸爸。

 

现在看来,难度很大。

 

但一想到叶修这几个月来的不易,那股子热血又呼啦一下涌了上来。不管对方是谁,自己年龄最大总没毛病。

 

陈果长叹了一口气,转身看向韩文清:“韩队,虽然我和你也不熟,但有些话还是想说一下。我不知道你们俩来来回回都干了点啥,但结果已经这个样子了,哪有放任他一个人负责的理?你不知道他前俩月吐得有多辛苦,还值着夜班,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陈果越说越来劲,韩文清越听脸越黑,终于,当陈果情到深处抬头的一刹那,如珠的话语戛然而止。大珠小珠落了一地,敲得陈果心肝直颤。

 

韩文清素来凌厉的眼眸忽然暗了些许,肩膀如泄了力般微微下垂。

 

“恩,你说得对。”

 

钟表滴答地走了一个刻度,阳光斜过角度,照亮了桌上的吊兰盆栽。

 

陈果想不到,有生之年,韩队会向自己妥协。一时间,她也不知如何是好了。

 

“嗯,嗯……总之,你们俩好好谈谈吧。” 陈果收拾了早饭的包装袋,感叹着这饭吃得真是十分艰难且有纪念意义。

 

“在这站着也挺累的,咱们上楼说?” 叶修伸了个懒腰,指了指陈果刚刚下来时走的楼梯。

 

韩文清点点头,跟在了叶修身后。

 

楼上的套间在早上的阳光里沐浴了一番,沙发的布料被晒得干爽,还撒发出淡淡的太阳的香气。一盆半米高的万年青靠在窗台边,叶子映着明净的格子窗,青翠欲滴。

 

陈果泡了一壶龙井,温杯、醒茶,初春的黄绿逐渐在杯中缱绻开去。

---------------------------------------------------------------------------

老韩老实巴交地点头:恩,我要。

叶不修:怎么感觉自己被撩了(¬_¬)。——无形撩汉最为致命

评论(34)

热度(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