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韩叶】原来这就是爱(13)

韩叶 生子

设定和原作时间线重合,叶修被逼退役之后揣包闯荡网游,两个不只情为何物的“工作狂”的故事

今天继续已经过了很久的新年(~ ̄▽ ̄)~ 


(13)


收拾好屋子,陈果放下一句“你们聊”就拎着几个印满大“福”的袋子串亲戚去了。她人走得潇洒,背影消失在视野的同时随手带上了门。

 

咔嚓一声,四周重归于静,空调低分贝的暖风吹着万年青宽厚的叶子上下摆动。

 

叶修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径直向自己的储物间走去。

 

“来这边吧,那儿不方便。” 他扬手向韩文清示意。

 

“有什么不方便的?”

 

“那是老板的沙发,弄脏了还得藏起来。” 叶修回头瞟了一眼浅灰色的布艺沙发,摇了摇头:“啧,不太好藏。”

 

“藏起……?叶秋你能不能正经点!” 疑问到一半,韩文清忽然明白了叶修的意思,不觉有些愠怒。

 

“嗯?你跑过来难道不是为了这个?” 叶修轻叹了口气,向后一靠,重新坐回到沙发上,语气里透着些遗憾:“真是来聊天的啊,那用QQ不就得了。”

 

“问题太多。” 韩文清暂时还不想承认自己是抑制不住冲动跑过来的。

 

其实过来看看的想法说不上是冲动,甚至可以说是深思熟虑过的。和张新杰聊了那么久,韩文清也终于是在最后做出了这么一个像样的决定,只不过临近年底,战队和商业方面都有大大小小的事情要处理,这一忙就忙到了除夕前一天。

 

然后,韩文清就冲动了。

 

他的确是想过完年来找叶修,结果没想到“过完年”的定义越缩越短,最后停滞在了初一时针分针交汇在12的那一刻。

 

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可以给行为做掩饰。

 

“问题太多也没事,我手速快啊,” 这边,叶修秉承着他一贯实话实说的风格,向韩文清解释起他决定的不合理之处:“你也没有太大负担,只是问几个问题而已,没几个字。”

 

“……” 十年都是这么聊过来的,韩文清很清楚这个时候不要接话。

 

“不过来都来了,” 叶修端起茶碗喝了一口,“想问什么?名字?”

 

“嗯。” 韩文清也不含糊。

 

“其实这个问题,要是用QQ的话就省下了。”

 

“……”

 

“算了,的确早晚都要说的,你毕竟是我儿子他爹。” 叶修放下茶杯,向后坐了坐,把手搭在了沙发靠背上。

 

龙井的清香氤氲在温和的室内空气里,叶片轻舒,缓缓沉向杯底。

 

叶修给韩文清讲了自己离家出走的经历,也终于是说了退役的真正原因。依旧是波澜不惊的语气,念着仿佛别人略显传奇的生活。

 

无人知道转角小巷里的说书人,今天讲的是自己的故事。

 

盖碗茶慢慢变凉,几丝白气映上了木格子窗,迂回出一个弯,又渐渐消散了。

 

说书人画着墨色江山的纸扇轻摇,他的故事还在继续。

 

韩文清看到了一个清瘦的少年,拖着半身高的旅行箱上了南下的火车。他看到他在地下室里吃着泡面,在烟雾缭绕的网吧里帮别人刷着副本,在街边的小摊买着十块钱一件的T恤……

 

他没有昼夜,但他披星戴月,拥有这世间最华丽的衣裳。星子落在他的眼底,他便用那双闪着明光的眼眸去看朝阳。

 

朝阳似火,炙热的、狂烈的,燃烧过他的青春。

 

那些年的一无所有,他轻轻一笑,告诉你,那叫梦想。

 

韩文清恍然了,他感觉自己的视线变得模糊不清,但有什么画面透过熹微的光线越来越明了,四周的黑暗在被逐渐驱散,光明肆意泼洒开去。

 

然后,他看到了。

 

叶修面对着他,眼含笑意。

 

十五岁小小的叶修,十八岁清涩的叶修,二十五岁越发成熟的叶修。

 

褪去岁月的层层包裹,是他从未改变过的明澈的目光。

 

十年,他对梦想一如既往。

 

而自己又何尝不是。

 

个中滋味涌上心头,五味杂陈被翻炒纯酿。而其中愈发清晰浓郁的,却是一种陌生的感觉。 

 

有点想陪在那个小小的叶修身旁,如果当时帮他分担一点,也许他现在就不会把任何情感与情况都看的很淡、去习惯性的一个人承担所有。 

 

也许,他就可以更依赖自己一点。

 

这样想着,韩文清把右手放在了叶修的左手上,却不知当不当用力,只是那么轻轻的覆着。 

 

叶修的手明显颤了一下,撑在沙发上的手指微微往回缩去。

 

那只用来敲键盘的手苍白而修长,骨节分明,却又细腻柔和。这样搭在一起,韩文清掌心的温热逐渐稀释了叶修指尖残存的一丝冰凉,但他还是没有要拿开的意思。

 

“哟,这是什么意思?” 叶修的嘴角还挂着笑意,扭头看向韩文清。

 

“你不用这么累,” 韩文清抿了抿嘴唇,抬起头来看着叶修的眼睛,神色庄重:“不用一个人撑着,不管是荣耀还是孩子,我会负责的。”

 

“嗯,看到你找过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想法了,但真的没啥,你想它了就过来看看就行。至于荣耀嘛,”叶修弯了弯眼睛,加深了那一抹笑意,“帮我刷刷副本听起来到也不错。”

 

“……” 沉默半晌,韩文清终于慢慢移开自己的右手,端起面前凉了很久的茶一饮而尽,说道:“好。”

 

说书人讲完了他的故事,将纸扇一收扬长去了,只留下听故事的人在原地久久彷徨。

 

待明日又是茶香满座,故人新酒,不知可否再听得今日这一章。

 

之后的半天,叶修真的给韩文清找来了一张账号卡,两人就坐在网吧二楼的角落里刷起了新年任务。君莫笑熟练地穿梭在错综的小镇布局中,转眼间又搅起满城风雨。

 

当然,谁也没有再去提之前的那个牵手。韩文清知道,自己这次并不是冲动。这么久,他都在寻找着一个答案,他很急于得到这个答案,所以他搭着凌晨的飞机过来了。当他看着自己十年的老对手褪去他的铠甲,穿着休闲裤和线衣出现在生活中,捧着一杯热茶给自己讲起从前的故事,一切忽然明了。

 

他想从叶修这里得到的,是叶修,是有叶修的生活。

 

之前的那份急切,原来也是这喜欢的一部分。所以他握住了他的手,却也在那一瞬间失去了一往无前的勇气,跑到嘴边的话语又被生生咽了回去。

 

从来,韩文清想要的,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去争取。但感情呢?

 

胜利可以创造,而感情却是两个人的。叶修不像是会为了孩子委屈自己的人,若没有感觉,说了又能怎样?

 

大概叶修会愣一下,然后笑着回答:“老韩,但是我不想啊,这个问题有点纠结。”

 

韩文清想了想,与其这样,他可以再等一等。

 

反正孩子是自己的,来日方长。

 

叶修是觉得这个牵手来的完全不明所以,自己正经地回答着韩文清的问题,下一秒就被以这样的态度对待,想来也只能是韩文清像老板一样,痛恨嘉世,同情自己。但他清楚地知道存在着另外一种可能性,只不过分析起来,却又是更加的不明所以。

 

不如先放放,把新年任务做了再说。

 

反正孩子是他的,以后见面次数肯定少不了。

 

但说起来,叶修还是第一次这样被人握住手,感觉可以说是十分微妙。那种温热持续了很久,从指间向内蔓延,顺着血液传递到身体的各个角落。

 

不得不承认,有点舒服。这样想着,叶修下意识地用左手摩挲起键盘来。

 

等二人关机拔卡,天色已经黑了,前台的吊兰依旧静静地立着,顺着门外路灯的方向伸展枝叶。叶修和韩文清拉下了卷帘门,随意在路边吃了点东西,韩文清便起身准备回宾馆了。

 

叶修也站了起来,揣着羽绒服口袋走到韩文清旁边。

 

“嗯?” 韩文清看着叶修,表情疑惑。

 

“嗯什么,不是去宾馆吗,走着。苏堤东边那家是吧,我知道,他们床还挺舒服的。”说罢,叶修迈开步子走在了韩文清的前面。

 

韩文清望着眼前人,不可察觉地叹了口气。

 

以星光加身,以寒冰为履,揽夜色以行。

 

谁说初一的月不明,谁道眼前的人不美。

---------------------------------------------------------------------------

就问大家牵手play惊不惊喜刺不刺激意不意外哈哈

小可爱们可以放飞自我地理解叶不修最后一句话恩,对就是你想的那样。

老韩:约|炮不如牵手

叶不修:过了这村没这店呀,说干就得干!

评论(27)

热度(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