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韩叶】原来这就是爱(14)

韩叶 生子

设定和原作时间线重合,叶修被逼退役之后揣包闯荡网游,两个不只情为何物的“工作狂”的故事

最近开始现充了,更新可能会慢一些,感谢小可爱们一直以来的喜欢和评论,感觉好幸福哈哈

这两天在飞机地铁上用手机码的字,宿舍没无线没网线需要出去买个路由器也是很醉……

三轮车没开出来,先来点肉汤吧!


 (14)

时隔两个多月,叶修再次走在了苏堤上。记得上一次来,还是和苏沐橙一起,望着远方的万家灯火,不知那一夜应该栖身于何处,唯一做出的决定却是把孩子留下来。

而今天,夜色依旧。水面仍是结着厚厚的冰,稀疏的星子映在冰面上,仿佛跌落了整个天空。叶修插着口袋,信步于这银河,白色的哈气萦绕在他周围。

远方的景色渐渐模糊了,眼前的人却越来越清晰。

这一次,走在他身边的,是韩文清。他和孩子,和孩子的爸爸。

再也不用望月对影以成三人。

淡淡的温馨在四周蔓延,似乎多了些家的味道,就像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父母带着七岁的他和叶秋去到游乐园,他拉着叶秋的手在前面跑着,回头对上了父母温润如水的眼眸。

那天,他破了游乐园反恐精英的记录,还抱回了一只大大的毛绒兔子,他看了一眼,便反手扔给了叶秋。

叶修这样想着,嘴角不禁扬起了一抹笑意。两次,他除了梦想一无所有过,但如今,他却不再是那么贫穷了。本来有了小包子的陪伴他已经感到很满足,现在又多了一人帮他分担,虽然不想和老对手承认,但内心多少还是高兴的。更何况,他的战队也逐渐成型了。

“对了老韩,” 叶修忽然想到了那个韩文清似乎很在意的问题,现在看起来可以给一个准确的答复了:“我找到人组战队了,明年回联盟。”

韩文清听罢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明显的情绪,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你有钱?”

“没钱,去打挑战赛。”

“有职业选手愿意陪你打挑战赛?”

“呵,”叶修干笑了一声:“要不你来?

“不去。” 

“不是职业选手。网游里挖到的新人,挺有潜力的。”

“潜力不能当饭吃。”

“挑战赛有我就差不多了,潜力之后挖掘出来还是能当饭吃。”

“你满意就好。” 韩文清依旧面无表情。

“说不上,” 叶修摊手,继而转头看着韩文清笑道:“那肯定不如你来啊。你看,十年宿敌放下过往恩怨,强强联手,再次缔造王朝,多大的新闻。”

“不如告诉他们你有了我的孩子,早报今天晚上就能发行。”

“唉算了,” 叶修也没想着真能说动韩文清,“回来问问张佳乐吧,他那乱七八糟的打法还挺适合我们的。”

“帮你们新人掩盖失误?”

“就是,多好。”

韩文清扭头看了叶修一眼,没再说话。

“哎老韩你们霸图要抢人的话你先跟我说一声啊,我好先下手,照顾照顾亲属不是,不然以后你儿子没饭吃只能怪你。” 叶修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呵,现在是亲属了?” 韩文清选择无视掉叶修故意扭曲的逻辑。

“当然当然。”

“叶修,” 韩文清的语气忽然变得郑重了许多,斜眼瞄了一下叶修的小腹,“你这样还能打挑战赛?”

“那有什么不能打的,到时候这小子早蹦出来了,你要养就给你养一段时间,没时间就丢给我弟。我还以为什么事呢,这么严肃。” 叶修舒了一口气回答道,“现在就是带带新人,抢抢材料,你要是真心疼我就把霸气雄图工会仓库搬搬,特别省事。”

“……”

两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薄云来了又去,遮了星河又覆了眼眸。

西子湖畔,风烟绰绰,人影成双。

韩文清下榻的酒店就在这西湖边上,十五层的高度可以很好的俯瞰整个区域,远眺,树影婆娑,月影朦胧,灯火熠熠,远山清幽。

但叶修对这些都毫不在意。

啪地一声,他关了门,下一秒手就摸到了韩文清的胸肌上。

“叶修,” 韩文清覆上了叶修的手,攥地紧了些,眼里泛着窗外的微光。

“嗯?” 叶修干脆用另一只手环上了韩文清的腰,微勾着嘴角,直白坦荡地望向韩文清。

 韩文清声音放的很轻,其间透着成熟男人低沉的性感。

“再回答我一个问题。”

微醺的迷乱瞬间荡然无存,叶修转眼便看清了窗外的夜色。

很黑。

“你今天怎么那么多问题?” 叶修有点被扫了兴致,收回手踹进了还未来得及脱下的羽绒服口袋里:“嗯,最后一个,问吧。”

“如果,你没有退役,你还会留下孩子吗?”

言讫,黑色的安静破窗席卷而来,放大了韩文清略微加快的呼吸节奏。

几秒后,叶修的声音总算打破了沉寂,只是这灯火未明的黑色包依旧包裹在周围,如质地硬厚的绸布,越收越紧。

“我说老韩你又哪儿来的如果,这不是退役了吗。” 周遭的光被隔断,叶修神色也被卷的暗了一些:“你什么时候开始优柔寡断了?”

“……” 韩文清咬了咬嘴唇,不知作何回答。

优柔寡断也罢,自己同样纠结过也罢,当左右过别人的生死,并恍然选择了前者时,却是对生死再也放不下了。

“你记得,我跟你说过,这是条命吧,” 叶修轻轻地叹了口气,脱了羽绒服随手搭到凳子上,微眯了眼睛走到窗前,留给韩文清一个清瘦背影,“就是这么简单。”

背影望着韩文清,抛出一抹清浅的寂寞与忧伤。

“你要想听详细点的,那也没问题。” 叶修继续说道,依旧没有回头。星光透过窗试探性地抚上了叶修如墨的青丝,那人在光与影的交界处半明半暗。

“我有一个朋友,以前一起住地下室打荣耀的,叫苏沐秋,” 停了一下,叶修忽然回头看了一眼,眸子里不知何时捞上了西湖寒冰下粼粼的水波,“嗯,沐橙的哥哥。”

“沐雨橙风是他的,君莫笑和千机伞也是。他玩得很好,但是他后来出了车祸,死了。”

“也没有很后来,就十八岁,那年我也十八岁。那时候小而且不懂事,就哭了一场。沐橙看着我哭她也哭,后来我就不想哭了。”

“沐橙还小,做什么都把我当榜样。”

“这么多年,要说当时感觉早就淡了,但有些东西忘不了。”

“谁都能活的精彩,但是要活着。”

“是条命就很不容易了。”

弦月抛来了一丝微弱的光,弯弯转转成一缕寂寥,在叶修身后长长的影子里若隐若现。

这样的叶修,韩文清还是第一次见到。

蓦然间,韩文又回忆起了第一季联赛时靠在走廊上抽着烟的他,想起了他眼中的痛苦与执着,烙在自己心上,疼的有些发烫。

那一年,叶修十八岁。

荣耀,永远不会只是他一个人的荣耀,他的荣光里有苏沐秋的笑靥;生活,也永远不会是一个人撑起的生活,虽然身边知己甚少,却也三两足矣。生命的话题他可以一笑了之,因为其太过于沉重。

问题的答案自毋需多言。

那天下着小雪,只有一个人踉跄到了小巷拐角处去听说书人的故事,他要了一杯茶却忘了喝,茶变凉了。

今天说书人没有拿起画着墨色江山的纸扇,只是静静把它放在了收合的书卷上。他带了一株淡粉的寒梅在胸前,讲了一个那人从来没有听过的故事。

雪越下越大,打湿了说书人的青色衣衫,梅花的颜色渲染在了他的衣服上,晕出一片深红。

说书人讲完了故事,弹了弹身上还未化开的积雪,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远了。

身后传来茶盏翻覆的碰撞声,茶客踏雪追了过来,他一把拉住前面人的衣袖,夺了他的扇子扔到雪地上,然后将人拥入了怀中。

茶客吻上了说书人苍白冰冷的唇,毫无保留地,却又温柔地上下吮吸着,直到那唇泛出层层粉红,然后他撬开他的牙齿,用舌尖点上了他的舌尖。

丝丝银线纤而未断,是粘连的情愫,百转千回,细腻晦涩。

雪停了,纸扇的江山却在雪上模糊了踪迹。

叶修被韩文清突如其来的主动吓了一跳,从思绪里倏地回来,刚刚面对寒夜而沉淀的一点冰冷渐渐有了温度。视线慢慢对焦,叶修看到眼前的男人闭着眼睛,纤长的睫毛合在一起,隐藏了眼眸中全部的凌厉。他温热的呼吸扑在叶修的脸上,把叶修本来苍白的面颊染上了片片红晕,并向脖颈下方、耳根后面不断扩散开去。

“呵,” 叶修伸出舌头突然用力,在韩文清的唇上从上到下舔了一圈,粉嫩划过处摁出片片凹陷,唾液描绘得那薄唇晶莹剔透。你来我往中,他挑着间隙还不住吐槽了一句。

“老韩……没想到你喜欢听这种故事。”

“少说废话。” 

韩文清轻咬了一下叶修的舌尖以打断他的嘲讽,然后又探进叶修的口腔,完全含住他那块躁动的肌肉,在翻转间吞咽了几口,夺走了他剩下的语句。

屋内又安静了下来,湿腻的吻声和两人越发沉重的呼吸声被空调燥热的暖风酝酿发酵,渐渐膨胀得使二十平米的小房间有些受不住了。

韩文清的右手松开叶修的肩膀,转而一把从他线衣的下摆往上抄了进去,在叶修的腰腹间来回摩挲,然后一掌覆住了那微微隆起的弧度,从左到右地打着圈儿。

下一秒,韩文清停下了所有动作,按着叶修左肩的手忽然一推把两人分离开去。他睁开眼睛呆呆地望着叶修,嘴巴微张,嘴角还留着刚刚被啃噬过的殷红,而那握着叶修小腹的手却是停滞不动了。

手心里,是生命一瞬的律动。

小鱼摆尾,翻着鳍子轻轻一跃,转眼又游入了藕花深处。 


评论(58)

热度(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