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韩叶】原来这就是爱(17)

韩叶 生子

设定和原作时间线重合,叶修被逼退役之后揣包闯荡网游,两个不只情为何物的“工作狂”的故事

今天来过渡一下剧情……

漫漫长夜用来作甚?当然是放毒啦哈哈哈哈!!不能光吃肉也要吃点饭是吧,大家一定要仔~细~品~味~



(17)

正月初七,当大多数人还沉浸在春节长假的最后一天时,荣耀联赛已经如火如荼地开始了下半赛季的征程。兴欣网吧这边,虽还未照常营业,但有叶修和陈果在看场子,却也是点亮了楼外的霓虹招牌,开着门来者不拒。


嘉世对霸图,薇草对轮回,蓝雨对雷霆……新年第一场比赛必然是被安排地充满了看点,以筹得个开门红的收视。但这等华丽的阵容却为难坏了荣耀粉们,一个个抱着电视遥控器,又转头看看电脑屏幕,抉择十分艰难。


但这对陈果来说都不是事。本来之前还看着赛事预告拧眉毛的她,过了个年,忽然觉得一切都豁然开朗了。


嘉世对霸图,稳得很。


投影上沐雨橙风一个卫星射线搅起漫天火光,建筑物轰然崩裂倒塌,翻卷的烟尘也阻挡了过路人前行的轨迹,他们纷纷侧目驻足,走进兴欣,把屏幕前的几排长椅坐的满满的。


前台这边,陈果扭头看向坐在自己身边的叶修,那人正盯着电脑屏幕出神,画面中急促交织变幻的技能色彩反衬在他略苍白的脸上,也给他乌黑的眸子打上一层又一层斑斓透亮的高光,遮去了其原本的样子,叫人看不不出情绪。


叶修右手食指和中指夹着前几天苏沐橙来玩时声称带给她小侄子的巧克力棍,咔吧咔吧地往嘴里送着,啃到一半还拿出来接着包装盒的边缘弹落两下,然后又叼回嘴里。


擂台赛的最终对决,只剩50%生命的大漠孤烟终是不敌满血的一叶之秋,一记圆舞棍,闪着金光的荣耀二字跃然而上。韩文清走下操作台,和孙翔僵硬地握了握手,转身回到了队里。


他站在选手席边,胳膊交叉在胸前,看着屏幕上的慢动作回放良久无言。


这么多年,很多人来了又走了,换来换去,一个战队不知道何时就会改变以往的风格、性质甚至氛围。也许是因为一个主力队员,也许是因为上层的决策。


那些不得已的顺其自然,以逝去成就着人们津津乐道的缅怀。曾经也好,现在也罢,就如用久了的自行车换了部件,人们还会当它为之前的那辆自行车一样。只不过…… 


“嘉世……” 张新杰走到韩文清身边,推了推眼镜,看向对方的选首席。


“这赛季就这样了。” 叶修摘下耳机,对身边的陈果轻描淡写地感叹了一句。


电脑屏幕上的比分最终定格在了3:7,主场欢庆的彩灯开始在赛场里满地乱跑,卷着欢呼声溢出了电脑屏幕,把兴欣小小的前台映照得绚丽而热闹。


叶修又抽出一根巧克力棒叼在嘴里,待失落的人潮散去后,走出网吧,倚在了灰色的玻璃门上。


初七的月亮,半圆不圆。


对面的嘉世大楼只有一层亮了灯,屋顶的枫叶logo红艳艳地挺过了很多个冬天,今年亦是如此。他想起很多年以前,陶轩、沐秋和自己选定了枫叶作为战队的标志,苏沐秋还开玩笑说等拿了冠军奖金让叶修带他去家乡的香山看一看,火车票太贵,自己还没有走出过小小的杭州。叶修点点头,笑着说好啊。


他从来没有吧那句话当做一个玩笑,他们,注定是要拿冠军的。


而他,也真的很想带他回家看一看。


然后他们把枫叶镌绣在了队服上,对彼此说着那代表永恒。只是很后来,当第一届队服被洗得掉了色之后,叶修才知道,枫叶还有另外一层含义——对过去的回忆和追念。


长大了,衣服虽不会再被穿小,却也熬不住时间这块搓衣板的折腾。如今肥皂也成了超强去渍,把每一根线绒都漂得干干净净。


那人,那地方都成了新的,一点过去的痕迹,好的坏的,都没有了。只剩自己还在清水河边用木棒敲打着衣服,撒一把皂角粉,把岁月包裹在温柔的泡泡里。


要说不怀念,那肯定是假的;说看到嘉世今天的样子不伤感,那也是假的,叶修拉扯了这个心血八年。


然后,就这样了。


而自己跟那些已经变了味的,又真的还有联系吗?


曾经的是生活,而现在的又何尝不是。


叶修一点一点吃完了那根巧克力棒,暗色的甜味在味蕾上化开。


午夜十二点,对面的大楼熄了灯,黑漆漆地安眠在了那半圆不圆的月色里。叶修裹了裹羽绒服,回屋坐到电脑前,调出了晚上的比赛录像开始分析。


不是队友,便是对手罢。嘉世不在了,那就再创造出一个嘉世。


叶修下载好官网上的视频,换着角度来回暂停、放大缩小,看到最后一场擂台赛时,又不禁多放了几遍。


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许久不见,都有些陌生了。


孙翔的操作及战术和叶修还是有很大差别的,就精准度和临场意识来说,他排在联盟前列顺理成章,毫不含糊。只是,因为太年轻气盛,受外界的影响实在不小。


比如今晚的比赛,孙翔打得就实在着急了点。他似乎想要急着在全明星赛后证明自己一般,起手一记大招降龙伏天砸向大漠孤烟,却被韩文清依靠地形优势,轻松一个云身,躲在了石头后面。如此明显的失误之后还出现了两次,于是带走半血的大漠孤烟,一叶之秋自己也损失了接近60%的生命。


略乎胜之不武啊。


这些问题叶修慢放一遍视频就分析得差不多了,而之后的几遍,他后来意识到,似乎都在反反复复地盯着大漠孤烟看。


鹰踏、千斤坠、霸皇拳,大漠孤烟出招干脆利落,带着操纵者本身的决绝,像之前他们打过的每一场一样。凭着十年老荣耀玩家的经验和相当不错的手速,韩文清在倒下之前一招一式都应付得十分合理,没有可挑捡的失误。


但手速到了如今,也只能说是相当不错而已。


可以看得出,韩文清有几处的反应速度没有处于最佳状态,虽然及时挽救了过来,却是勉勉强强,如果放在几年前……


叶修这时发现自己太了解这个人了,如果放在几年前,那人还能节省出一些招式,从而达到更好的技能循环。就算是当时的自己,也是难以招架的。


而现在的自己,大概也就只能和现在的韩文清打一打了。


青春这碗饭吃起来美好,但吃到最后,要学会面对空落落的饭碗。


金饭碗,银饭碗,都不及飘着米香,点着琥珀色香油和绿绿葱花的木饭碗。那几年,暖暖的烟火味会从老灶台飘出来,金黄的鸡蛋在锅里翻炒聚集,然后倒入一碗东北的一季大米,颗颗晶莹饱满,浸在透亮的花生油里发出滋滋的响声,腾腾的热气不知迷乱了谁的眼眸。


迷乱的那方,于是就只能在那一刻沉沦了。


只不过,时至今日,饭终于是要吃完了,而一起做饭的人,大概也会挥挥手散去罢。灶台不会冷,但那个味道是不会有了。


鲍鱼,佳酿,佛跳墙。


珍馐万千,却不及落魄时自己东拼西凑出的一碗蛋炒饭。


叶修握着鼠标,一瞬恍惚,光标停留在了暂停页面中大漠孤烟的眼眸上。


红眸似火,燃烧在青春的尽头。


另一边,霸图战队打完比赛,小小庆祝总结了一下,就回到宿舍休息了。


队员们今天睡得很香,梦里都是韩队没有骂人的严肃脸。


可以称得上是个美梦。


“韩队,” 宿舍走廊上,张新杰开门叫住了路过的韩文清。十点五十分,他已经洗漱完毕,穿着灰蓝色的条纹睡衣站在一米宽的门洞正中,摘了黑框眼镜的面孔看上去温和了许多。


“你之前找我要的,” 张新杰伸手交给韩文清一张账号卡,“好好用,找来很不容易。”


“第十区的拳法家,你找了这么久?” 韩文清随口抱怨,但两人都知道这话并无责备的意思,个人风格,随性就好。


“总是想找到更合适的,多花了三天。之前看了三十五张,还是觉得这个账号性价比最高。”


“还没满级的马甲也要谈性价比?”


“任何决定都有性价比以做长远考虑。装备、等级、其他属性、外表特征,不可就一方面定论。”


“那我是要看看这个号好在哪里了。” 韩文清拍了拍张新杰的肩膀: “辛苦了,新杰。”


“没事,我和网游那边接触比较多,举手之劳。” 张新杰回头看了一眼屋内的挂钟:“十点五十五,那我去准备睡觉了,晚安韩队。”


“嗯,晚安。”


回到自己房间,韩文清转手就打开了电脑,插卡调出荣耀界面。


当新角色跃然眼前,韩文清蓦然明白了张新杰所说的性价比和“其他属性”是什么意思。手向来平稳的他此时却攥紧了鼠标,微微颤抖着把光标在3D旋转的小人面前来回移动,一个字一个字拜读着,生怕自己看错了什么。


然而一切无误。


韩文清捋了一把头发,情绪复杂。恍神半天,他最终还是带点期待地接受了这个设定。现在,他只是很想要来张新杰斟酌过的剩下35张账号卡看看都是些什么货色。


霸图副队,所谓之人不可貌相。


韩文清感慨了一句,随之左键单击确定,让这个45级的角色踏上了第十区的荣耀大陆。


一片白光过后,感官逐渐恢复,眼前是草长莺飞,青山连绵。

----------------------------------------------------------------------------

老韩:媳妇你矫情个啥,不就是一碗蛋炒饭吗!回来给你做一锅!还加虾仁!

叶修:你个没情调的【鄙视.jpg

(作者君表示写蛋炒饭真的不只是想吃,请看官们联系荣耀发展史及角色奋斗史自行脑补……)

——关于东北大米的执念……大概是来自一个被三季稻摧残很多年的作者的怨念qwq


评论(14)

热度(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