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韩叶】原来这就是爱(18)

韩叶 生子

设定和原作时间线重合,叶修被逼退役之后揣包闯荡网游,两个不只情为何物的“工作狂”的故事

今天韩队马甲上线,其实,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不是吗【滑稽



(18)

 

午夜十二点多,刚刚完成神之领域挑战第一关的君莫笑跳转页面回到了一线城,在烈日当头的小镇左瞧瞧右逛逛,一把千机伞像模像样地撑开在头顶遮阳,真有几分闲庭信步的架势。

 

闲庭信步?叶修望着倜傥风流、处处被人围观的君莫笑苦笑一声,腾出右手扶了一把腰。以前熬夜三天不是事的他,现在每天一过午夜十二点眼皮就开始打架,而且走位风骚,不挪到严丝合缝不罢休。更甚的是,过了头三个月,肚子里的小祖宗越吃越胖,吃饱了就靠着它爹的的脊椎睡得香,把叶修压得实在有些不能久坐。

 

而要是不喂饱的话……叶修已经不愿意去多想了,那大概就是在他肚子里造反起义,和荣耀地图小怪拉帮结派,甚至有时候还带上野图BOSS,然后把君莫笑痛扁一顿,不亦乐乎。

 

说起来,这小祖宗第一次动的时候把叶修下了个半死。那天他正在千波湖走着剧情任务撒网捕鱼,坐在湖边看着绑在灌木上的渔线在低矮的草丛中若隐若现。一阵风从湖面吹来,搅得君莫笑鬓角的黑发微微拂动,又绕过他的身畔向中间聚拢,然后在下一秒刷地透过屏幕扑在了叶修的脸上。

 

带着鱼腥味,还有湖边温润潮湿的的气息,却不减凌厉,拍得人清醒至极。

 

一瞬间,没钻进网子里的鱼好像游进了叶修的肚子里,还自己带着湖里的清水,咕嘟咕嘟的顶了一圈,继而很满意地潜下去没了踪影。

 

“卧槽!” 叶修还真没见过这世面,被吓得直接扔了鼠标,脚在桌子上一蹬,反作用力把凳子推开二尺远。可怜屏幕上的君莫笑,没了控制,连人带网栽进了湖里。

 

风流倜傥?陈果要是看见叶修又暗搓搓地挪回电脑前,把丢了渔网的君莫笑拉扯回岸上,放弃任务又接了一遍以获取道具的时候,恐怕连被消磨的只剩一丁点的对大神的景仰都没有了。

 

不过陈果还是听到了旁边发出的的“感叹”。

 

“叶修你怎么了?” 她从吧台站起来望向这边。

 

“老板,那什么,孩子在肚子里是不是会动?” 叶修寻着声音转过头来,第一次在陈果面前挂上了带有求知欲的表情,眉毛上挑,双眼睁得很圆,一只手伏在小腹上,惊吓中还带着点可爱。

 

陈果一听,心里大概明白了七八分,但同时也对叶修的孩子产生出深深地同情和担忧。

 

实在不行,就自己拉过来养吧。

 

“当然,胎动你没听说过?” 陈大老板扶额,但问题还是要回答的。

 

“没有。” 叶修实事求是。

 

“电视剧里那些也没看过?”

 

“哥这么忙哪有时间,从小忙到大的。” 三句过后,叶修冷静下来,弄清楚事实,便又回到了那副找打的样子。

 

“那你好歹有了孩子也要长点知识吧我说,连这都不知道可有点过分了啊。”陈果看着这个不负责任的家伙不禁有些窝火。

 

“这不在请教您了么。” 叶修笑。

 

看着那人一脸无害的微笑,陈老板真是十分想丢一个榴莲过去遮挡一下。但该科普的还是要科普,她最终还是好心认命地坐到叶修旁边,看着那人操控君莫笑一边捞鱼,一边时不时嗯一声表示对自己的附和。

 

陈果感觉自己仿佛捡了两个孩子回来养着,十分心累。

 

“嗯,就这些了?” 叶修交了任务,手里动作也没停,拿出一片薯片就开始咔吧咔吧往嘴里送,千机伞在君莫笑手中来回变换着形态。。

 

“现在要注意的大概是吧,你自己也要多学习啊,不然孩子出来怎么办,跟着你受罪吗。”陈果还不忘念叨叶修几句。

 

“嗯,老板说的是。”

 

听罢,陈果愣了一下,这个万年脸T是承认自己的错误了吗,好像,他也没有那么让人火大吧。陈果满意地点了点头,觉得自己感化疏导工作做的十分到位,并脑补了一出父子相亲相爱的小剧场,被感动得有些恍惚。

 

“不过,你这不在旁边吗,我放心,它肯定不受罪。”

 

“……” 刚来的欣慰瞬间被怒火吹胀,啪地一声原地爆炸。陈老板被气得头皮发麻,敲了一下叶修的后脑勺拖着椅子转身就走。

 

现在这瓷做的叶修还不能用力敲,真是越想越气。这个人抱着孩子教他认汉字?不存在的。冷静想想,叶修大概只会把孩子放腿上让他帮忙敲空格吧。

 

然后告诉他,你看,对面那个人的装备不错,咱们上去一套把他带走,捡了装备卖钱去。

 

再加上一个收钱包的韩队,陈果可以肯定这家子退役后即使没工作都不用愁吃穿。

 

这要是个男孩子还好,可要……是个女孩呢?

 

陈果已经不敢往下想了,觉得自己任重而道远。

 

老板的脸在视线里慢慢模糊,而门外漆黑的夜色开始给眼前的景象描绘出棱角分明的边缘,然后在空白间填补上对比鲜明的色调。白墙黑夜,黄灯暗瓦,一盆鲜绿的吊兰停在灰色的前台桌子上,绿意顺着自然下垂的叶子溢出一片宁静祥和。

 

电脑屏幕上君莫笑一身花花绿绿的装备,他终于是收起了伞,找了间茶馆坐下来开始清理背包。

 

墙上挂表的时针啪嗒一声,准确地停在了“一”的位置。

 

刚刚迷糊间看到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叶修想着陈果气鼓鼓的样子不禁有些发笑,但也明白老板是真的关心他。

 

而自己何尝不在意那个小的?

 

当时叶修的确是被吓了一跳,但惊吓过后,便被随之而来的幸福感围了个满。以前还没太多的意识,这一动,就真的感觉自己不再是一个人了。

 

早春黄昏,一声惊雷,那人站在老屋的雕花木门前下打了个寒颤,看着屋檐垂下的雨丝浓成了线。明净如斯,却绵延地阻隔了视线。他知道屋外面的小院子刚刚开了花,九十年的老柳树又抽了新芽,天晴后也许又是一派繁花盛景,引莺鸣,牵蝶舞。

 

但那些现在都被视而不见了。他无意撩开雨帘,只走回老屋里,坐在掉了色的楠木彩漆椅上闭目神思。

 

他用衣袖轻轻弹了弹紫檀方桌上的灰尘,老去的色彩被擦得鲜亮。

 

土灶锅盖,葫芦瓢,铁环撞拐,凤翎翻。

 

诗和远方是生活,而人间烟火,却是懵懂儿时最温暖深刻的记忆。

 

叶修也是有过的,也是喜欢的。那一刻,他想,退役以后,要带着小包子去看一看。

 

视线转回电脑屏幕,君莫笑卖完了旧装备,整装待发,迈着步子向挑战区走去。忽然,一条系统提示跳上了屏幕正中。

 

醉卧沙场 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红底白字只一行,完全不给人看错的机会。

 

“呵。” 叶修干笑一声,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请求。

 

这等ID,明显是来搞事情的,看到方位以后分分钟杀掉就好了。

 

叶修随手调出了醉卧沙场的角色数据开始扫荡,不过貌似也没什么特别的,45级的角色,现在第十区已经比比皆是。只是,拳法家这个职业让叶修产生了一种可怕的联想。

 

“叶修。” 这边,醉卧沙场适时地发来了一条私信。

 

“我说不是吧老韩,你要是说你打赌输了我还信,别的理由别讲/狂汗/狂汗。” 叶修无力,能知道他本名的,那大概只有刚刚想到的那人了。

 

“……”

 

“还是说你喜欢这种胸大屁股大的妹子?”

 

“……不。”

 

“说吧你哪里得罪你们网游部门了?是不是偷公会仓库被发现了?/大兵/大兵”

 

“别废话。”

 

“啧,难不成就是为了这个ID?”

 

“嗯。”

 

“……” 终于,叶修体会到了什么叫无言以对,心情有些复杂。

 

“我说不是吧,老韩你这么坑我图什么啊。”

 

“宣誓主权。”

 

“用个妹子?行吧随便反正不是我玩,你帮我刷本就行。” 叶修也来得干脆,他不在乎那些虚的,有了个上等人力,可谓不用白不用。

 

“太累对身体不好。”

 

“啧,人模狗样。”

 

“一点了你还不睡。” 

 

“别担心,你儿子早睡了。” 叶修一边大言不惭地亡羊补牢,一边长摁鼠标吧醉卧沙场转来转去,审视起她的外观。可以说这小姑娘除了穿的暴露了点,那双浅灰色的眼睛还是和韩文清挺像的,犀利冷清,一看就不是和善的主。此时配着韩文清毫无表情包的简单言论,恶狠狠地盯着凌晨一点开始说胡话的叶修。

 

叶修忽然很希望孩子的眼睛可以遗传自己的。

 

“总之快去睡,君莫笑挂机,有能帮忙的组队我去刷。”

 

“神之领域挑战,你能帮啥?”

 

“账号卡给我寄过来。”

 

“想看我装备?没门/坏笑,还不如把你的小姑娘拉扯大,带神之领域去回来帮我吸仇恨。”

 

“行。” 韩文清也是回得毫不犹豫,的确,君莫笑以后是要拿进联赛的,自己作为敌方队员,也没有什么立场看他的数据,叶修同意自己跟在他旁边已经是很大的让步了。

 

“放心吧,我打完第二关就去睡。到是你们队放任你浪到现在,还混网游,野路子啊。”叶修自然不敢和韩文清说自己已经困到不行,于是胸怀坦荡地怼了回去。

 

“嘉世,你看到了,打起来不费力气。”

 

忽然又看到这个名字,叶修还是免不了感慨一番。韩文清语出直白,但却是直白的事实,没有什么可辩驳的。

 

“恩,这赛季就这样了。” 叶修的回复难得地顿了一下:“跟我也没什么关系了,其实说起来,弱了对哥有好处。”

 

“你明白就好。” 看着今天的比赛,韩文清很自然地会想到叶修,和叶修的嘉世,还有那个嘲讽脸的家伙捧着奖杯时真心的笑。他不知道,那人看到如今的一番风景是个什么感受,是不是像其他人一样,也会伤心,也会失意。

 

但现在看来,并不需要担心太多,韩文清舒了一口气。绷紧的神经被拽的时间长了,忽然一松整个人就有些发软,点点睡意瞬间席卷而来。

 

“这有什么想不通的,哥又不傻,是他们傻。”

 

果然,是一点也不需要担心的。

 

有的没的又聊了两句,叶修说完晚安就去做神之领域的挑战任务了。这等难度的挑战对他来说好比切菜,钢刀飞起落下,菜不光切得耐看,还直接落进了炒锅里,转眼就是一盘色香味俱全的美味。

 

一点四十分,叶修拔了卡,把前台交给值夜班的小妹,揣着兜走上了二楼。陈果和唐柔早已经睡着多时,屋里黑漆漆的,客厅的万年青静静地伫在格子窗边看星星,而电视上方的空调却还给他留着。

 

这边有未停的暖风,那边有还不曾睡去的人,叶修躺在自己的小床上,抬头看见初八的月亮,似乎又圆了那么一些。

 

月光洒落进他的梦中,四合小院,青石板路,他领着一大一小,握住木门上青锈斑驳的铜环,吱呀一声推开了回忆。

----------------------------------------------------------------------------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社会我新杰,人狠话不多。

要被副队圈粉了……望天

评论(32)

热度(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