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当韩文清叫叶修起床……

#韩叶,叶修生子设定,连载渣文衍生小番外

#带全员玩系列

#带孩子玩系列

#黄烦烦生日快乐!

小可爱们说想看的老韩叫老叶起床来啦!随手撸的小段子,日常爆字数emm……

还有化妆和直播梗,回来会慢慢写的【笔芯



十月,一叶落而天下知秋。

 

叶修本来和韩文清说好,国庆假期带着这一大一小进行一些有益身心的户外运动,去香山周边转一转,看看红叶,仰望蓝天。

 

至于为什么是转一转而不去爬香山——

 

“叶子腿那么短,从那吭哧吭哧上台阶你忍心吗?等大点再说吧。” 叶修如是回答。

 

当然不是因为自己好吃懒做,宅到瘫痪。

 

不过这些都是说说而已了。这一家子的香山之旅最终因为联盟的加班开会而泡汤,可怜的叶子也被两个老爸丢给叶修家养着,而且一呆就是五天。

 

荣耀世邀赛自举办了第一届之后已经有了常态化的趋势。叶修作为国家队的领班便被联盟委派了组织团队、进行战术分析和比赛训练的长期工作,而韩文清也终于是在打过了职业生涯的第十一个年头之后宣告了退役,与叶修一同在联盟任职。

 

这份工作到如今,直接导致的结果便是七天的国庆假期被整整压榨掉了五天。不过这两个十几年来每年这个时候都在打比赛的人浑然不觉,对还剩两天可以闲度表示出一本的满足。

 

忙完手头上的事,叶修和韩文清赶着夜班飞机回到了北京,五天没见到孩子他们也甚是想念,和家里商量好第二天过去一起吃个饭,顺便把叶子接回来。

 

只是,午夜十二点,当两个人呆呆地站在漆黑安静的家门口时,发现了一件不寻常的事情——

 

现在叶子不在家。

 

十七层的高度离天空很近,月光透过落地窗洒落在沙发上,灰蓝的冷色调诱惑便开始向四周渗透。两人丢下行李,对视了一眼,二话不说走进卧室。

 

今晚,是个不用关门、可以浪叫的好日子。

 

于是约好的三人香山之行,最终成为了二人在巫山的云雨之交。不过,叶修想,反正都是山,强身健体愉悦身心。

 

叶修和韩文清都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二人时光,这一愉悦就持续了大半夜,直到快三点,叶修才浑身散架,嵌进床里浑浑噩噩地睡去。

 

秋日的晨光被逐渐温婉下来的气温镀上了一层暖暖的米黄色,透过半透明的白色窗帘,把卧室内的景象逐渐勾勒清晰。八点,韩文清的手机响起了荣耀联赛主题曲,他麻利地下床穿好衣服,深了一个懒腰感到精神满满。而旁边那个精气神被他榨干了的人,此时正吧脸半埋进灰蓝色的被子里,蜷成一团,搅得周围床单皱皱巴巴,像极了荷叶包打开来的一团白胖软糯的扣肉。

 

“叶修,起床了,今天要去你家。” 韩文清弯下腰,有些宠溺地帮叶修顺了顺一头炸成鸡窝的软毛。

 

“不起。” 叶修小声嘀咕了一句,把脸干脆整个缩进被子里。

 

“你都醒了。” 韩文清继续顺毛。

 

“我没有。” 叶修迷迷糊糊地在被子里开始摇头,慵懒的声音透过棉花呜呜地传出来,而头发在与前后布料的摩擦下三两下就让韩文清之前的努力前功尽弃。

 

“别闹,没醒你能说话。”

 

“梦话。”

 

“梦到叶子管叶秋叫爹了吗,咱们晚去十分钟他就多占十分钟便宜。” 韩文清坐在了叶修这边,开始拿孩子说事。

 

叶子才三岁,前三年就没有分清过爸爸和小叔叔的区别,每次被寄养在老家,依旧单身的叶秋就开始美滋滋地占孩子的便宜,虽然不免被父母鄙视一番。自从结了婚有了孩子,叶修终于在家翻身农奴把歌唱,只是苦了叶秋,只能闷着头被唠叨,转身变脸开始坑小孩子气混账哥哥。

 

“叶子管我叫爸爸,不叫爹……” 叶修压根没听清韩文清说啥,还以为在谈论自己。

 

“……” 韩文清见状,觉得短时间内是叫不醒这个昨夜被狂风暴雨淋成个落汤鸡的人,于是把叶修的手机由静音调成了声音状态,开了最大音量放到叶修的枕边,自己出门洗漱做饭去了。

 

自己叫不醒,自然会有人帮忙叫的。

 

果不其然,叶修的手机瞬间被滴滴的QQ提示音炸的震来震去,锁屏上的消息一条接一条地开始向下滚。

 

很烦的烦烦:老叶你开会回来了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啊啊啊啊啊啊好久跟你没打架了!!!来来来pkpkpkpkpkpkpkpk……

 

很烦的烦烦: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为什么,你都在线了别装了文州都回家了你不可能还有事的,快点趁着还有两天让我凌辱你一下,不不不是一下是很多下,本剑圣无孔不入无所不能上天入地……

 

喻心脏:叶修,关于下赛季团队战人员的调整,麻烦今天发一份总结给我好吗?

 

包子:【图片】

 

包子:老大!你看我今天早饭在吃自己!我是猪肉馅的!

 

包子:包子入侵包子!老大,会不会同性相克?

 

很烦的烦烦:我说老叶你不会还没起吧,在床上玩什么手机啊起来打荣耀啊来啊一起high啊,哎等一下我说不会是昨天叶子不在你被干翻了下不了床了吧哈哈哈哈哈……

 

很烦的烦烦:文州说不让我说实话了,他说知道了也不能说,要保持优雅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微笑/微笑/微笑/微笑/微笑/微笑/微笑/微笑

 

母上大人:叶修,你和小韩今天什么时候过来?早点来吧,叶子已经喊了你弟弟半个星期的爸爸了/微笑

 

傻弟弟:【视频】

 

傻弟弟:混账哥哥快看,叶子是我的了/得意/得意

 

裹在被窝里的叶修终于是受不住噼里啪啦的提示音的轮番轰炸,伸手把手机揪进了被子里。他半睁开一只眼睛,解锁屏幕,正准备吧声音关掉的时候,看到了消息盒子最上端叶秋发来的信息。

 

叶修终于是没忍住,点了进去。

 

视频时间不长,只有十几秒。

 

一只手伸进屏幕里面,递给了屏幕正中的叶子一个小盘子,叶修一瞟就知道那是拿着手机的傻弟弟的。

 

“叶子,吃吃看喜欢吗?”

 

叶子伸出白嫩嫩的小手,双手捧过小磁盘,歪着头,一双浅灰色的眼睛盯着盘子上软塌塌的黄色固体左看看右看看,然后嗷呜一口把脸埋进了盘子里,抬起来的时候嘴边都是黄灿灿的。

 

上次听到爸爸对老爸说,没有手的时候,直接用嘴巴就好了。

 

叶子伸出小舌头上舔舔,下舔舔,然后满意地砸了砸嘴,眼睛放光地点了点头。

 

“额……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魏琛叔叔给我吃过,他说这个长得弯弯的,是金元宝。” 

 

叶子把小盘子连着剩下的一半递回给叶秋,于是视屏上被大大的白瓷盘特写所占满:“爸爸也吃。”

 

叶修听着就气不打一出来。

 

“额,爸爸就算了,爸爸……不……不……” 看着叶子的大眼睛越来越水灵,眼看就要伤心地嘟嘴,叶秋的话实在说不下去了。

 

“爸爸最喜欢这个了!下次还买给叶子好不好?” 叶秋开始坑小孩子不完全的逻辑思维。

 

“好!” 叶子的小脸一秒阴天变晴天,走近到叶秋跟前,出了摄像的范围,但叶修还是听见了叶子在叶秋的脸上啪叽亲了一口。

 

韩文清做完早饭又回到了卧室,撩开鼓鼓的被子,便看到叶修抱着手机看得表情复杂。

 

“在看什么?” 韩文清也凑了过去,温热的呼吸覆在叶修微微泛红的脸颊上。

 

“我傻弟弟和老魏忽悠叶子吃榴莲。”

 

“……” 韩文清的呼吸停滞了一下。

 

“而且叶子很喜欢。”

 

“……”

 

“老韩,去练练吃榴莲吧,回来叶子给你吃,你不吃的话可就GG了。”

 

“为什么……是我?” 听到这个艰巨的任务,韩文清说话都开始迟疑。

 

“因为你比较强壮,看我夸你了吧,快从了。”

 

“……”

 

“快起床。”

 

“不,我再睡会。” 说着,叶修把手机抛了出去,眼睛一闭,被子一蒙,又进入了睡眠状态。

 

韩文清无奈,只得再次掀开被子,看着那人呼吸平稳的侧颜,在额头上轻轻啄了一下。

 

见叶修依旧没有反应,韩文清干脆把头伸地更近了些,温润的唇贴合在了叶修的唇上,契合地完美。

 

叶修长出了一口气,干脆伸出手把韩文清整个揽在怀里,闭着眼睛道:“昨晚还没亲够是吗,来继续。”

 

一番唇齿相交,叶修推开韩文清的胸膛,牵出丝丝银线。

 

“行了,你也满足了,那你也得满足我一下。” 叶修又蒙上了被子,团成一团呼呼起来。

 

“……” 韩文清被拒之被外,无奈地叹了口气,只好使出杀手锏。

 

他弯腰把叶修连人带被子抱了起来搬到客厅的沙发上,于是叶修就在沙发上把自己裹成了一条毛毛虫。韩文清也没有理会,进厨房盛出刚刚炒好的加虾仁的蛋炒饭放在沙发前面的茶几上,然后从公文包里掏出了笔记本电脑,开始打荣耀。

 

打荣耀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开着外放打荣耀。

 

当职业选手逐一退役以后,这些老手们多多少少还活跃在能看得到荣耀的地方。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有了退役选手帮公会抢野图boss的习惯,甚至一些熟得掉渣的现役选手有空的时候也来凑凑热闹,于是当年君莫笑在神之领域搅起的一阵风波到如今也成了一种日常。老人们换了张地图,披了个马甲,又开始了一如既往的荣耀征程,把公会大战打成了高技术团体赛。

 

一阵噼啪的键盘声后,叶修就听见身边的电脑传来了一阵阵刀枪火光碰撞的声音,继而是搅和成一团的互相嘲讽。

 

“上挑上挑上挑三段斩连突刺看剑看剑看剑!!!!!!!!!”

 

“我说你们霸气雄图到底行不行啊行不行啊蒋游你人呢人呢有本事出来单挑啊找100个骑士出来打我你还抢不抢boss了怂不怂啊鄙视鄙视鄙视!!!!”

 

“哎呦那个牧师是张新杰吧算了蒋游你闪一边去张新杰出来我们去单挑!!!抢完BOSS去竞技场去不去你们老韩把叶修干的都起不来床了你都不拦着点快点只能你顶包了来来来来……”

 

“唉这个拳法家你哪冒出来的挺厉害啊竟然能突破本剑圣的连击不简单不简单想来蓝雨发展一下未来吗???”

 

“你活该。不去。” 叶修听见韩文清冷冷地回了一句,继而就是崩拳打到流木身上的声音。

 

“老韩我错了你轻点轻点别这么欺负人啊哎呦我去神圣之火不是吧张新杰你怎么不管管百花谷张佳乐要把BOSS带走了快快快我们一起上你们这样很吃亏啊!!!”

 

“韩队说让我们打你。” 张新杰收起权杖,流木瞬间被白光包围。

 

“我去黄少天你赶快闭嘴吧,蓝溪阁要是没你在早正儿八经抢BOSS了。” 这边,张佳乐终于是听不下去了,操控着浅花迷人空中一个翻身,抛下十几枚弹药,瞬间把野图BOSS连同打成一片的霸气雄图和蓝溪阁淹没在了五彩斑斓的火光中。

 

满屏绚烂,只有一个狂剑士冲破桎梏,大剑一挽,引乱花飞舞,洒血色漫天。

 

最初的羁绊,夹杂着曾经很多年的梦想,转了一个圈,却又回到了起点。

 

冠军的梦已至,伤痛也已成为了永远的伤痛。他的梦圆了,而他却从不曾醒来。

 

百花曾缭乱,落花也狼藉,十一年至,却又是一片水木清华。

 

“乐乐,你技能循环不要了啊,十三个弹药一起扔,睡傻了?” 不得不说,韩文清把荣耀当做第一闹钟是不无道理的。叶修在一边听着打成一片的声响终于是睡不下去了,揉了揉眼睛裹着被子坐起来,伸出一只爪子,脸也没洗端起蛋炒饭就吧唧吧唧吃了起来。

 

“哟,老韩手艺见长啊。不错不错,下次再多加几个虾仁。”

 

“我|靠叶修你存心的吧,秀恩爱去死好吗!”张佳乐果然断了技能循环,滋溜一下躲进了百花谷的人群。

 

“我又没说错,哥脑力又不会退化,只能说是你退化太严重,怪我干嘛。”

 

“走开你别以为你弟弟让叶子叫他爸爸我们不知道哈哈哈哈哈!”

 

“想要啊?生不出来吧。” 叶修塞了满满一勺饭在嘴里,含糊不清却声音响亮地说着。

 

于是,所有在地图的人都听到了这句嘲讽,混乱的局面出现了暂时的安静。

 

“我|靠兴欣呢出来受死吧!叶修你要不要脸啊!”张佳乐已经处于了暴走的边缘。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叶干得好干得好那啥祝你和老韩长长久久一干干一夜一生生一窝我们队长说唔……队长你捂我嘴干什么唔……喘不过气来了啊我快死了啊呸流木残血了……”

 

“少天,那是你自己作死,别怪我没提醒你。” 忽然听到喻文州的声音,所有在场的人都开始东张西望,但蓝溪阁今天的确没有这么一个术士,那么,剩下的只有一种可能了……

 

大家觉得好像家里的狗粮不太够吃了,需要上网云吸一下、

 

野图BOSS最终在流木自作孽不可活地被带走、百花谷和霸气雄图的鹬蚌相争之中,被后来居上的中草堂领走了。叶修吃完早饭,揉着腰一瘸一拐地去洗漱一番,翻箱倒柜半天找了两件人模狗样的衣服穿上,也算是收拾好准备出发了。

 

韩文清看着淡蓝色衬衫配米色尼龙休闲裤的叶修楞了一下。

 

“穿这么好看干什么?”

 

“勾引你啊。” 叶修坏笑。

 

“算了吧,不信,你知道用不着的。”

 

“哎老韩别这么实诚嘛,” 叶修说着抬头在韩文清脸上亲了一下。

 

“我今天就要让叶子认清,谁才是爸爸。”

 

“那你不应该穿的邋遢一点?”

 

“你以后别跟张佳乐黄少天他们混了,什么时候学会嘲讽了啊,白瞎了你这一张脸。”

 

“哦,你是在说我帅?”

 

“没有,一般吧,可能也就是哥觉得还可以。”

 

“嗯,那就够了。”

 

十三年,一叶落而天下知秋。

---------------------------------------------------------------------------

如此粗长快表扬我!!!

感觉自己把一年份的糖都发完了……


评论(20)

热度(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