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韩叶】原来这就是爱(19)

韩叶 生子

设定和原作时间线重合,叶修被逼退役之后揣包闯荡网游,两个不只情为何物的“工作狂”的故事

忽然更文=w= 一段用来卖萌的粗长,画风实力精分


(19)

 

竞技场第264号房间此时已经聚集了1.2万的围观群众。

 

君莫笑站在圆形擂台的中央,头带魔术师的粉色尖顶帽,身着气功师的白色布袍,脚上一双骑士闪着银光的战靴,手里的千机伞在他的把玩下来回变换着形态。

 

“啊啊啊啊啊啊啊大神!!!竟然有生之年能排到君莫笑大神,大神求虐啊!!”

 

白光一闪,对手显然已经进了房间,只是还未见其人,却闻齐声。瞬间,公共聊天频道被群众的/鄙视刷了屏。

 

“没问题,来吧!”

 

 一分钟后,身披十件橙装的刺客倒在了古罗马灰白花纹的大理石地板上,几滴鲜血象征性地顺着千机伞的伞尖凝聚,红得粘稠饱满,啪嗒一声溅了满屏,点燃了整个荣耀世界。

 

聊天频道瞬间被祝福和感叹占满,而与此同时系统也发出了一条公告。

 

恭喜玩家 君莫笑 完成竞技场五百胜成就,获取进入神之领域资格。

 

五百胜在这个老玩家云集的领域并不能称上是什么谈资,但如果,是有着二十级等级差的五百场连胜呢?

 

很多在竞技场围观的人在那一刻摘下了耳机,或叼着烟或盘着腿呆呆地望着屏幕,周围嘈杂的人声不甚入耳,只有静止的千机伞伞尖亘在面前。他们的思绪顺着银灰色的伞骨向上翻涌,席卷过君莫笑握着伞柄的纤白修长的手指,却汲不起那一份沉稳,只是浪花越卷越大,洗褪了那人一身花花绿绿的外观,夜里的阳光意外有些晃眼。

 

终于,薄云闲来,在竞技场中投下一片不深不浅的暗调。那人站在偌大的场地中央,倒下的科林斯石柱在他脚边断成了三节,细碎的石沫被风撵着,在地上划出灰色的痕迹。他红色的围巾在风中飒飒而起,黑金的盔甲掠过一缕寒光。

 

一个时代的陨落,然后是另一个时代的开启。

 

 十年,他们做了一场见证。

 

“这个人……” 众人凝眉、欲语还休。

 

还未等大家做更多的思考,又一条系统消息炸开了世界。

 

恭喜玩家 醉卧沙场 完成竞技场五百胜成就,获取进入神之领域资格。

 

也就是从君莫笑开始折腾竞技场的时候开始,这个女拳法家也逐渐被玩家所关注,原因无二,就像这人的拳法一般简单粗暴,却又犀利至极。

 

五十级,五百场连胜。

 

这几天来,各大公会神之领域的总部也在密切关注着君莫笑,后来又不得不带上醉卧沙场一起围观。看着两人离自家的大门越来越近,会长们除了感觉浑身内脏都越来越疼之外,还伴随着八卦之魂的熊熊燃烧。

 

就算文化课再不好,小时候摇头晃脑背过的古诗还是记得的。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只不过,放在眼下,这诗怕是要改成醉卧沙场君莫笑,叶秋携眷己不归了。

 

一时间,世界好像忽然遗忘了君莫笑,开始八卦起这个从未开口说过话,甚至没有打过几行字的神秘拳法家了。

 

“醉卧沙场是谁?我去怎么这么厉害!”

 

“还和君莫笑是情侣名天啦噜,说出你的故事。”

 

“+1”

 

“+2”

 

“+10086”

 

“故事故事!让狗血撒得更猛烈些吧!!【敲饭碗/舔嘴”

 

“难道是君莫笑老婆?拳法家这么彪悍不是吧,妻管严哈哈哈哈?!!”

 

叶修退出竞技场,转手就打开了QQ,世界上的言论他自然是看的三五不差,翻了几页,却是心下一动,生出个主动联系韩文清的念想来。

 

叶修这样想着却不知自己已在嘴角挽出了一个弯,眼睛映着夜晚电脑那熟悉的蓝色荧光,闪闪烁烁,明暗交错间带了点小戏谑的意味。

 

“我说老韩你故意的吧,抢哥的热度啊/鄙视”

 

“没想跟你抢。” 叶修刚切回荣耀画面,QQ消息窗下一秒就弹了出来。

 

“哟大晚上的手速还不错啊,练出来的?”

 

“……叶修”

 

“哎在呢,叫哥干啥?”

 

“正经点。”

 

“正经要是能当饭吃你早胖得不行了,健身都没用。” 叶修啪嗒啪嗒打完一行字,手指忽然停顿,在键盘上摩挲了几下,眉尖一舒,流云行水,又在后面补了一句——

 

“是吧,老婆。”

 

叶修说完伸了个懒腰,觉得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很多。

 

“……” 那头的韩文清先是一怔,随之冷笑一下。

 

“哦,打一架吧。” 

 

“梦回十年前?老不老套啊我说。都打了这么多场了,老韩你快认清现实吧。”

 

“嗯,孩子在你肚子里还好吗?” 韩文清平时不嘲讽,但并不代表他不会嘲讽,此时兴致被叶修提起来了,在这个话题上却也开始无伤大雅地不甘示弱。

 

“来吧,打一架吧,神之领域出生地,725,255/微笑” 果然,叶修还是被韩文清这么突然来的一下子刺激到了,加上孩子在摸清了他的作息规律之后,就喜欢在晚上叶修最精神的时候开始翻滚,折腾的叶修有些忿忿。

 

而且,几个月没有正经切磋过的叶修此时已经十分手痒,就算老韩不提,他下一句也要说出来了。

 

“在下面那也是哥愿意好吗,来来来教你做人。” 叶修继续回道。

 

几分钟后,醉卧沙场站在了君莫笑的面前。她一头深棕色的卷发被红色的蝴蝶结发圈扎成了一束高马尾,黑底红边的布袍袖口用带子束紧,显得干练而冷漠,尤其是那双浅灰色的眼睛,仿佛借了韩文清的那一抹清冷的高光,遮蔽了余下的情绪,只反射出附近林子越聚越多的熙攘。

 

很快,周围刷材料的人就把二人围在了一小片空地上。

 

风过林逾静,萧萧叶落轻。

 

“开始吧。” 君莫笑撑伞,银光落刃一跃而起,逆着风,切开了飘飘下的树叶,击碎了沉默。

 

与此同时,世界上的讨论也在向着微妙的方向展开。

 

“哎你们说,如果君莫笑和他老婆打一架,谁会赢?” 不过几十分钟过后,整个神之领域已经认定了这两人的关系。

 

“荣耀的话我赌君莫笑,现实的话……和老婆打架?呵呵……”

 

醉卧沙场一记鹰踏,跃入凌霄,身后扬尘迷乱,落花簌簌。

 

“不是吧,我和那个拳法家打过,三十秒K.O.,完全不输君莫笑的存在啊!”

 

“什么什么两个五百连胜?太可怕了/惊恐”

 

冲拳,格挡,火光四溅。千机伞斜出一个诡谲的角度,吞噬明焰,撵出一朵银花。

 

“喂喂话说这个话题让我想到了……”

 

“你是说荣耀第一区的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吗?!!当年的世纪之战我有在现场啊啊啊!!”

 

“纳尼!!!大神们还在游戏里打过?!!”

 

“啧一看就是新人,哈哈震惊吧~”

 

空手入白刃,气转出流云。袅袅青烟卷,飒飒林草惊。

 

“那之前是谁赢了?”

 

“一叶之秋啊,战神无敌必须的/花痴/花痴”

 

“貌似叶神还把韩队的橙装武器捡走了,当年那东西老值钱了。”

 

“现在也值钱啊!!哎呀不说了不说了,那边真打起来了??”

 

“打很久了,不相上下。”

 

“两边都残血了!!”

 

“我去这么凶残的吗??黑人问号.jpg”

 

“现在呢现在呢?”

 

“两人都是百分之五。”

 

崩拳出击,落花掌随之迎面而来,君莫笑自上俯冲而下,鬓角黑色的头发扫过两片薄唇,勾起叶修一个浅淡桀骜的微笑。

 

下一秒,那人身形微动,倏忽一下移开了位置。

 

“影分身术!!君莫笑开影分身术了!!”

 

“我去那稳了啊。”

 

“不……输了……君莫笑0.3%,都停手了。”

 

“这也能输????”

 

“君莫笑只开出了两个半影子,醉卧沙场打对了真身。”

 

“两个半……这就很迷了……QAQ”

 

“停手不打了?怕爆装备吗?啧真爱啊!/鄙视”

 

“真爱……”

 

“真爱嗷嗷嗷嗷嗷!”

 

扬起的尘土被风牵撵走,几片浅粉的花瓣在小漩涡中打了个圈儿,落红归土。君莫笑和醉卧沙场倚靠在方才倒下的树干上回着血,人群逐渐回归到各自的活动当中。待最后一个脚步声消失,世界又安静了下来。

 

“啧老韩想不到你这么心疼我的装备啊?不想把千机伞爆出来回去研究研究?”叶修转手打开了聊天框。

 

“胜负已定,千机伞以后有机会研究的。” 醉卧沙场的波浪卷发披在肩头,眼睛直直的看着面前的人:“两个半影子?叶修你已经退化到这种地步了吗?”

 

韩文清忽然开麦把叶修吓了一跳,他操作着君莫笑四肢抽搐了一下:“忽然说话很吓人啊我去,终于肯开口了?”

 

“周围没人,说话方便。” 醉卧沙场双手拄在地上,三寸高的青草没过她白皙的手腕。

 

“呵,快承认你是打累了吧。”

 

“有一点。” 韩文清并不否认。和叶修的每一次战斗,两人都是不能留有余地的。

 

“不用担心哥,是你儿子太兴奋,非得那时候踹我一脚,这得算你头上。”

 

“嗯?你还好?” 韩文清听了不禁有些紧张,而自己远在Q市,无力感瞬间使因为打斗兴奋的他有些失落。

 

叶修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在承担。叶修之前从来没有和他抱怨过。

 

他把自己用塑料薄膜小心地包裹好,给外人看到一副明澈的样子,却断绝了一切带有温度和质感的接触,永远都是那么平滑地,冰冰凉地笑着。

 

“能有啥事,都习惯了,就是刚才动静比平时还大。”

 

“哦?看到我兴奋了?” 韩文清让醉卧沙场扭过头,温润的目光看向君莫笑的小腹。突如其来的互动让他又恢复了一些小兴奋。

 

“老韩,脑子是个好东西,你这样我会担心我儿子智商的。” 叶修操控君莫笑站了起来,朝着醉卧沙场踢了一脚,便开始做出翻背包的动作。

 

然后,韩文清收到了君莫笑的交易申请。

 

一个拳套静静地躺在交易栏中。

 

橙色的名字似乎从哪里抓来了韩文清的一点回忆,逐渐填补出很多年前的那个场景。

 

在倒下的大漠孤烟灰色的屏幕中,一叶之秋弯腰捡起了什么,然后,他的视野变成了黑色,最后一秒,那双黑色的战靴终于融入了集市纷乱的脚步,也定格在了眼前黑色的幕布上。

 

耳边还有小镇杂货摊熙攘的叫卖声,天空也是灰色的,马车叮铃铃地行驶过他的尸体旁,马夫鞭子一扬,车轮滚滚,翻碾过红尘。

 

“这是……” 韩文清有些茫然了。

 

“你怎么不把我打到没血试一试?就那么肯定掉出来的是千机伞啊。” 君莫笑重新背起了背包,醉卧沙场的手上却是多了一件武器。

 

“五十级橙装,算我卖你的,打个折,你得付余款。” 君莫笑吸了吸鼻子:“走吧,打怪升级去。”

 

韩文清闻声无言,他给角色换上拳套,跟在了君莫笑身后。

 

有些事情自己都忘了,然而他还记得。

 

千机伞哗啦一声被撑开,伞下的人一身水墨山清的素袍,茕立于江岸边。

 

水波泛碧螺,纸伞绘丹青。他的乌篷船靠岸了,揽了一路的云月星尘,阅无数栉比江山,纵有千种风情,却不解风情。

 

不解风情也好,至少那日是自己喝醉了。而他的乌篷船,却从未离开。

 

行山涉水,大梦初醒,你我仍是当时的少年。


评论(43)

热度(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