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韩叶】原来这就是爱(20)

韩叶 生子

设定和原作时间线重合,叶修被逼退役之后揣包闯荡网游,两个不只情为何物的“工作狂”的故事

很好我觉得我蜗牛一样的进度条终于又走了一点……

没怎么捉虫,如果有啥typo恩……也不影响大意是吧是吧


(20)

 

阳春三月的杭州从料峭中初醒,青衣水袖,呓语吴侬。西子湖拈开了片片水光,映苏堤新柳,纳画舫笙歌。

 

阳光在灰色的绒布窗帘上勾画出一个四方形浅亮的轮廓,把屋内残留的黑夜又驱散了不少。叶修皱了皱眉,睁开眼睛,一时有些恍惚。

 

那个高高窄窄的天窗不见了,故而直射眼睛的晨光也温和成了浅黄色。木板床结实得很,上面还有一个厚实的席梦思床垫,纵使翻身也没有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床头边横着一张木桌,其上静置着电脑显示屏和一盆绿萝,屏幕下方的开关机按钮还亮着一圈淡橙色的光。

 

叶修捋了一把被汗水微微浸湿的额发,这才回想起自己昨天被陈果拉进了上林苑的新房子住。他是觉得在阁楼住得还挺方便的,可是耐不住陈大老板一脸“一直以来委屈你了我真是一分钟都看不下去了”的自我问责,跋涉二十分钟也算是乔迁了新居。

 

走进厕所,叶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愣神。

 

天气逐渐转暖,他也终于是换下了那身穿了一冬的米黄色线衣和黑色羽绒服,此时穿着被陈果和唐柔拉出去逛街时强行塞入他怀里的长袖浅蓝色印花T恤,竟然还精神地显现出一些青春的气息来。

 

不过说到底,就算叶修心理上再怎么老成,也不过25岁罢了,除去那两个长期的黑眼圈,再把一头乱毛打理一下,也是一个标准的大学毕业刚刚步入社会的小青年的模样,眼眸乌黑、眉清目秀的,还有着几分好看。

 

只不过小青年这不管那不顾,出来混了没多久就被别人把肚子搞大了。

 

叶修的视线下移到自己的腹部,算着到现在也有五个月了。虽然很早的时候叶修就接受了它的存在,但一直以来大多数时间还是选择了无视和避而不谈。毕竟,接受和适应是两个概念,一瞬间的决定,有时候叶修也会禁不住地想,却也是十个月的波澜和一辈子的责任。简单明了地讲,像韩文清之前所说的,这就是一个不算美丽的意外,有与没有,要是能选择的话,他还是会选择后者。

 

如果可以爱完荣耀,再来爱它,也许是最好的,对谁都是最好的。

 

一分为二的爱,叶修不懂自己到底能给到什么程度。

 

清水溅上脸颊,冷却了再之后的一潭念想。

 

叶修刚迈进兴欣网吧,就听见前台后面传来老板兴奋地招呼声。

 

“叶修!你的寄快递到了!” 陈果拿着一个不大的瓦楞纸盒凑到他跟前,响亮亮地扣指敲了两下发件人那一栏,双眼放光,灼得叶修有点睁不开眼:“看到没韩文清给你买东西啦!真爱啊我去,快快快拆开!”

 

叶修抱着硬塞过来的纸盒子一脸无奈:“额,老板,你声音再大一点,明天我就上热搜了。”

 

“啊呀我这不是有点激动嘛,” 陈果压低了声音,蹙着眉一脸歉意:“韩队给你寄的啥,戒指吗结婚证吗?”

 

“呵,想多了。我也不知道。” 叶修单手拿着小纸盒上下翻转,懒得去吐槽陈果的天马行空。

 

陈果找来了小剪子,还没等叶修动手就三下五除二地扒开了两层包裹。瓦楞纸盒里面是一个比粗犷外包装精巧一些的小盒子,看着上面的彩色印花,两人一目了然。

 

“什么嘛,就是个手机啊。” 这显然和陈果的期望值差出了不少。可她转念一想,这礼物送得还是很有道理的。

 

说出来可能有些震惊,叶修到现在也没有一个手机。别说他父母联系不上这个叛逆儿子,就上次去全明星比赛的时候,叶修回去那么晚,陈果和唐柔也只能干巴巴地等着,毫无对策。

 

怎么当时就没想到塞个手机给叶修解决一下这个问题呢。

 

“额,不过韩队还真是挺细心的,” 陈果转身把垃圾收进垃圾桶,改口说道:“你早该买一个了,都什么年头了还没有现代通讯设备。拿去先研究研究吧,有什么不懂的问我和小唐都行。”

 

“嗯?这有啥不会的,不就是个平板电脑吗。” 这边叶修已经把手机连上了充电线和wifi,一脸专注地开始上网下载App了。

 

陈果看着屏幕上指如疾风的叶修,开始反思自己到底在担心什么。

 

“对了老板,我上次去医院的检查结果是不是你给收起来了?” 叶修安装好QQ,上下滑动屏幕,研究了一下聊天页面忽然转头问道。

 

“是啊,你回来就往桌子上那么一扔,我不给你收拾怕是要被扔垃圾桶了。”陈果没好气地拉开前台的抽屉,取出一叠文件交给叶修:“叶修祖宗我说你就不能……”

 

说到一半,陈果忽然说不下去了。

 

叶修直率地望着她,于是她看到了那乌黑的瞳孔里向外散发的小小的期待,透过被上眼睑半遮着的高光画弯了眼角,把水润的眸子描摹得清澈透亮。

 

像给了犯错的小孩子一个苹果,那孩子的脸颊也被油亮亮的苹果映得红彤彤的,他不好意思地低声说了句谢谢,双手捧着苹果跑走了。孩子找到正饿着肚子的好朋友,自己咬了一口,然后把剩下的部分全都给了他,然后满足地深吸一口气,吸饱了灿烂的暖暖的阳光。

 

这个人简直就是在犯罪。

 

“算了,自己收好吧。”刚才的怨念溜了个干净,陈果又开始重复在叶修面前的自我放弃:“不过这都是上周的事了吧,你现在才想起来给韩队看看?”

 

“电脑照相多麻烦啊,这就省事多了,我觉得老韩有预谋的。”叶修漫不经心地说着,然后对着体检报告漫不经心地咔嚓拍了张照。

 

陈果内心翻过很多个白眼,实在不知道叶修对韩文清的态度要用什么词来形容。说得上在意,却也达不到喜欢。

 

醉卧沙场和君莫笑的事迹陈果自然也是知道的,这一个月来他们俩把神之领域搅了个天翻地覆,也难为韩队竟然同意跟着君莫笑穿得花花绿绿的去满大街拾荒,上房梁钻狗洞,还跑到霸气雄图的人堆里砍下最后一刀然后捡装备。仗着醉卧沙场的一张清冷美人画风的盛世容颜,没用的装备竟然也被两人在黑市卖出了前所未有的高价钱。

 

陈果幻想过真相不小心大白于天下的那一天,电竞之家杂志的头条她都帮忙想好了。

 

“千里追妻?霸图老队长女装拾荒为哪般——”

 

当然想归想,陈果还是觉得韩文清能有这样的心思陪陪叶修是很欣慰的。只不过,从三月底开始一直到四月结束,是常规赛最后的冲刺阶段,虽然说霸图已经坐稳了季后赛的席位,但并不代表这段时间他们就可以放松。霸图有着韩文清张新杰这等前辈,却也有刚刚涉世不久的新人需要磨练,而进入季后赛的名次也是战队上层所看重的宣传噱头。如此云云,韩文清终于是忙得有点抽不开身了。

 

上一次两个人一起打荣耀是什么时候了?陈果竟然也有点记不清了。很多天,陈果看着叶修操控着无敌最俊朗,一边和卧底在轮回的魏琛互刷垃圾话,一边满场翻滚地一个人拉起副本BOSS的仇恨,指挥100人的团在空中陵墓打着99人没有打过的最后一关。

 

守墓人艾姆谢特一声咆哮,铁锹砸地,地面瞬间断开了一道道裂纹,裂纹中光线流转,继而向上齐齐射出。人影转眼淹没在了刺眼的光影里,像被剪坏的纸人,眼神空洞,无法言语,带着毛边在火海中啪嗒嗒扭曲着挣扎了几下,然后就消失了。

 

残影也逝去后,是残垣上的血光漫天。

 

这时候,叶修会叼起他的棒棒糖,擦擦溅在无敌最俊朗铠甲上脸上的血,话不多,神情严肃,告诉受伤的人们起来再战。

 

他的眼中闪烁着他的荣耀,而他也在追随着他的征程。

 

条条大路通罗马,但是路被占满了,叶修只好背着不多的家当走上了最崎岖的那一条。他兜兜转转,终于离目的地越来越近,却在走到交汇口时蓦然发现,罗马只有一个。

 

而帮过他的那个人,指指前面的圣赛尔宁教堂说,真巧呀,我也要去罗马。

 

天空被教堂的三角尖顶刺穿,红霞漫天。

 

明明是一点也不巧啊。

 

殊途可同归,或同归于尽,或舍去那一丝念想,以血弑剑,加冕为王。

 

陈果望着眼前那个悠闲地给韩文清发照片的叶修,还有他眼角藏不住的一抹笑意,内心不禁隐隐作痛。

 

她知道,叶修明白,韩文清也明白。只不过大家都已不是半大的孩子,站在传说中梦想与现实的岔路口,也会笑着迈开步子走下去。

 

路本来就是自己的,很久很久以前的阴差阳错却也是当时最正确的决定,现如今不必再作何评说缅怀。

 

只是陈果不时会想,很多深夜里灯火阑珊处那个薄衣清瘦的叶修,是否会渴望蓦然回首时,能有那人的一个拥抱。

----------------------------------------------------------------------------

讲真这种十年对手梗真的是写起来十分之爽

还有,很想吐槽一下艾姆谢特这种神一样的BOSS名……


评论(21)

热度(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