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韩叶】原来这就是爱(21)

韩叶 生子

设定和原作时间线重合,叶修被逼退役之后揣包闯荡网游,两个不只情为何物的“工作狂”的故事

小宝贝儿们早呀!爬起来更新orz

今天温柔可人韩文清上线,绝对温柔,请自备墨镜,不要含糊!


(21)

 

石不转收起手中的象牙十字架,单片眼镜在竞技场炽烈的阳光下反射出一片白光。转身,落地,张新杰摘下耳机,看着屏幕若有所思。

 

“怎么样?” 韩文清放下鼠标,向后靠在椅背上。大漠孤烟站在石不转面前,两人相视良久。

 

“和之前的打法比起来没有那么强硬了,节奏慢了二十分之一左右,但招式改动过的连续组合弥补上了节奏的问题,”张新杰闭眼摇了摇头:“找不到破解的机会。”

 

“嗯。” 韩文清双臂交叉在胸口,点了点头表示对实验结果的肯定。

 

陪着叶修在网游里浪的这段日子,韩文清也在打打杀杀东躲西藏中摸索出了一些新鲜的东西。这么多年的专业训练,在一定程度上却也禁锢了思维,反而是回到最初的地方和心态,卸掉一层横平竖直的过滤网,看那世间才有了绵延流转的姿色。

 

“叶修改变了你这么多吗?” 张新杰有些感慨。

 

“他是一个很随性的人。” 韩文清并没有否认。千机伞千变的形态,却又变而不离其宗,繁复的打法阐述着一份原始的执着。

 

“这样啊。” 十字架在石不转的手中绕了一个圈儿。

 

交谈间,韩文清的手机闪烁起了绿色的提示灯,小小的光圈在拉着帘子的封闭训练室内被放大了一些,在两人之间散开丝丝缕缕的晦朔不明。

 

信息是叶修发来的。

 

“老韩,谢谢你手机了啊,虽然哥也不需要/大兵”

 

“不过既然送了,也要表示表示不是”

 

【图片】

 

“给你看看你儿子/微笑”

 

“咋样,惊吓吧!”

 

那是一张B超图。叶修拍的角度一看就很漫不经心,一张纸歪歪斜斜平摊在木桌上,露出的左上角还被蹭出了折耳。体检表有内容的地方只占了右下的一半屏幕,而不大的扇形画面内,是黑白线条以及圈圈点点所交织出的,小小的胎儿的轮廓。

 

隔着一层纸虽说无法判断孩子的大小,但身体、头骨和四肢都已经清晰可见,在B超黑色的底色上渲染出一片浅亮饱满的弧线。照片照的是孩子的侧面,虽然闭着眼睛,却也能看到深深的眼窝,小鼻子翘翘的,鼓鼓的腮帮映得两片小嘴唇更是玲珑。宫内空间有些逼仄,它适应着那大小蜷成了一团,把肉肉的小手托在了下巴上,做出一副深沉思考的样子,而两条腿曲在腹部上方,远远看上去就是一个软萌软萌的小肉球,还向外散发着热腾腾暖融融的气息。

 

其实看着这俩爹,谁知道这到底是不是个软萌的货色,但此刻的韩文清已经完全被自己的幻想打败,盯着那只占屏幕四分之一的图像移不开目光了。

 

可爱,真是可爱极了,好像想不到比自己孩子更可爱的了。

 

想看他掰着手指数不清数字的委屈样,想看他光着胖脚丫在草地上撒欢地追蝴蝶,想看他明朗的笑脸,想牵着他的手,做他一半的秋千,荡阿荡,荡去海边金黄的沙滩,再荡去江南小镇,摇一橹木桨,沾两袖茶香。

 

如此想着,方才聚气凝神的韩文清不自觉地舒展开了眉毛,屋内昏暗的光线似乎都被提亮了不少。

 

“那啥,队长你帮我看一下这个操作……” 白言飞扒下耳机,单脚在地板上潇洒一蹬,,把椅子转向了背后的韩文清,想要寻求点意见。

 

只是他没有想到,一个回头,却是一发入魂,永生难忘。

 

他活生生的看到,老队长笑了。

 

虽说是微笑,但那眉眼,那嘴角,弯的太明目张胆了些,都不用第二眼仔细去看,只那一瞬间的视觉冲击力就击碎了白言飞的神志。罗塔抽搐着手脚蹭到了天空之城地砖的边上,然后毫不犹豫地颤抖着跳了下去。

 

空中一道优美的弧线划过,在大地上砸开几条裂缝。

 

黄沙飞溅。

 

“喂言飞你在搞什么!” 郑乘风看着自己身边从天而降的一坨尸体,不满地站起来想看看对桌到底在搞什么幺蛾子。

 

白言飞没有移开自己落在队长身上的目光,只是僵硬地挪开正在砸键盘的左手,指了指前方。

 

下一秒,郑乘风也说不出话来了。

 

他看到老队长笑了,而且那笑容似乎还带着点温柔,浅色的眼眸反射着手机屏幕的白光,像浸了朝阳的露水一般,熠……熠生辉。

 

他们之前私下里都是怎么称呼韩队的?

 

——温柔可人韩文清。

 

真的,原来这辈子看到一次就够了。

 

渐渐的,其他队员也停下了手中的训练,进入了看戏模式,直到副队送出一个犀利的眼神,所有人才悻悻地坐回到座位上,以50的手速打着竞技场,见缝插针地继续观察。

 

韩文清似乎把自己和外界隔离了,没发现周遭的动静,他又放大缩小地看了几遍那张图,才想起应该回复一下叶修。

 

“很可爱。” 韩文清打字,眉眼间依旧挂着那抹笑意。白言飞扭头瞥了一眼,又自戳双目状地扭了回去,开始思考自己为什么想不开。

 

“老韩你是不是瞎了……” 叶修回的很快。

 

“没有” 韩文清一时心情好竟然开始响应叶修的垃圾话,答得十分干脆。

 

“一切都好?” 他继续关心道。

 

“哦,那个懒得照了,你要看就现在给你发一份。”

 

【图片】

 

韩文清点开来看,叶修新发来的是胎儿的各项指标。

 

“腹壁完整性:好;脊柱连续性:好;左肾:见;右肾:见;胎心率:149次/分……”

 

韩文清一项一项认真地看下去,不知从第几个字开始,心中波澜渐起。他从未想过,一张单薄的白纸黑字竟然有如此大的能量。在不过四五行字面前,一切都变得不值一提了。见?他自诩也见过世间的无数姿色,但此时翻出来想,却没有哪一个物件、哪一处风景,比得了自己孩子一个健康的身体,一个幸福的微笑。

 

静止的字符,握在手心,碰撞出律动的心跳。

 

韩文清关了图片,回到了和叶修的聊天页面。

 

“恩,不错,那你好吗?”

 

“我?” 这边的叶修明显一愣,没想到韩文清竟然会关心到自己头上来,这范围有点超纲。

 

“我很好啊,” 叶修手速如飞,“就是你儿子很折腾,所以说你有时间聊天不如跟我去混副本/坏笑”

 

“在训练,不去,快季后赛了你也知道。”

 

“知道你还在这偷偷聊天,猥琐吗,小心被看光被八卦/大兵”

 

兴欣这边,陈果看着两人毫无营养的对话一脸无奈,但作为好像唯一一个对孩子比较上心的,她觉得在某件事上有必要提点一下二人。

 

于是,在叶修叫了小包子五个月的儿子之后,今天,隆重的,他发现了另外一种可能性。

 

“额,老板,女孩儿要怎么养啊?” 叶修显然一时间接受不了这一设定,放下手机,耷下眼角,一脸绝望地看向陈果。

 

“额……” 陈果被叶修这么大的反应吓了一跳,开始怀疑自己应不应该道破天机,天不怕地不怕的一代叶神,原来竟然会屈服在小姑娘的花花裙子下吗?

 

“就那么养啊,比养儿子细心一点就好了,别,别这么担心。” 一时间,她竟不知道应该怎样安慰叶修,这还是这个人第一次在某个方面展现出自己的不安。

 

“细心?我俩?”

 

“额……” 陈果忍得很辛苦才没有吐槽出“原来你也是有自知之明的”这句话。心想不能和这个没下限的呆久了就被带偏,要保持正直的自我形象。

 

“叶修你这么……在意吗?”

 

还没等陈果后半句话说出口,那人却已经转身又埋头和韩文清开始聊天。陈果叹了一口气,拍拍叶修的肩膀,然后转身去招呼客人了。

 

“老韩,我们老板跟我说也可能是个女孩/汗”

 

“可能给你扎小辫的那种”

 

“还收藏芭比娃娃”

 

“抱着你大腿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你”

 

“穿粉色的小裙子,咋样,刺激吧……”

 

韩文清看着叶修长长的列表还在不断往下延伸,一时间无话可说。也许是被之前一脑子的浆糊糊住了双眼,他一直以来都主动屏蔽掉了这种可能性。

 

女孩?那要怎么养?

 

此时韩文清脑海中的那个可爱的小娃娃忽然长出了两条小麻花辫,穿着绿色打底的碎花裙子,脸颊上一抹红晕,抓着自己的训练服衣角想要抱抱。

 

这,软萌的指数超出了承受范围,无从下手啊。

 

韩文清的脸顿时就黑了。

 

围观的吃瓜群众感受到来自老队长的熟悉的强大气场,瞬间把从显示屏旁边歪出去的目光拉了回来,开始爆手速地进行常规训练。

 

可为什么觉得,看到这表情竟然多了一份心安?

 

众人被自己的想法打败,感叹在这几年霸图,三观上大概已经被颠覆了为人之道。可即便表面上不敢,但大家还是忍不住在内心好奇着电话那端的人到底是谁,能让队长喜怒交加、而且还温柔可人的,一定不是我等平凡之辈。

 

而后来当他们见到那个不平凡之辈揣着个小的悠悠然走进霸图训练室的时候,怎么说,大概是蓦然回首那十年,这两人交锋的一招一式、一个眼神,都成了新酒坛子里装着的陈年泡菜,充满了懵懂少年恋爱的酸臭味,和一种不可言喻的微妙。

 

屋内很安静,键盘的噼啪声在昏暗里有节律地响着。韩文清的手指在屏幕上方静置了许久,然后放松了一下情绪,向椅子后背靠去。

 

他随意敲了几下键盘,回车发送。

 

锁屏亮起,这边打着荣耀的叶修抽空赏了一眼,却忽然有些移不开目光了。

 

“没事,女孩也好。” 那人这么写道。

 

“是你的都好。”

 

圣骑士放下了手中的盾,靠在栗色的战马上,闭了眼听着林间的莺和婉转。

 

今天,它们奏得曲不成调,大概是因为不小心拨到了谁的心弦吧。

---------------------------------------------------------------------------

#讲真这俩人在某些方面竟然是莫名的直男……

#女孩子怎么了,萌妹是世界的瑰宝

评论(47)

热度(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