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韩叶】原来这就是爱(22)

韩叶 生子

设定和原作时间线重合,叶修被逼退役之后揣包闯荡网游,两个不只情为何物的“工作狂”的故事

#本章大量伞修预警

最近中元节了不是嘛,拉伞哥出来溜溜……满足一下自己写伞哥的愿望哈哈

就像叶黄会有喻队,周翔会有老叶,双道长会有薛洋一样,是吧~

没捉虫,凑合凑合看


(22)

 

叶修被韩文清那两句简单粗暴到不行的调拨撩得眉毛直跳。

 

“嘶老韩你酸不酸,我牙都要掉了/微笑”

 

“有时间打你那两行小破字早有时间登上荣耀了好吗,哥更想看到醉卧沙场小姐姐”

 

“好胸啊/花痴”

 

“……你是弯的”

 

“可弯可直,能伸能缩。”

 

“叶修……/怒”

 

“哎,叫哥干嘛?”

 

“……”

 

屏幕这边的无敌最俊郎纵身一跃翻上马背,不厚道地笑了。不得不承认,间接性坑坑老韩十分的愉悦身心,有益健康。

 

圣骑士和他的马没入绿翳,哼着小曲儿踏着一地浅粉的落花走远了。

 

不过放在认真一点的层面来说,韩文清的那两句话也确实让叶修觉得安心了不少。虽然在外人看来,他含辛茹苦地背负着苏沐秋那一份未完成的责任,把沐橙拉扯大。如今那个穿着白色校服梳着马尾辫、在校门口等着叶修把温柔的手掌以刚刚好的高度放在自己头顶的女孩子,已经出落得婷婷。

 

他们说,叶修功劳不小。

 

可也只有叶修自己明白,开始带沐橙的时候她已经在上初中了,小姑娘那些个明亮透彻的心性是早年和哥哥在一起时从他那里继承来的,自己做的只是提供着衣食住行,和保持了一种不忍心破坏这种单纯美好的心境而已。

 

她总是会用哥哥的眼睛忽闪闪地看着自己,挑衅着他的底线。

 

所以说,沐橙虽然是唯一一个,但也是一个例外,如果丢一个粉嫩嫩的小娃娃让他养,那可能就是另一番光景了。

 

拿着他那48色的水彩笔在毫无轨迹可寻的白纸上画画?叶修保不准自己会画出什么神奇生物来。再加上他和老韩的优秀基因,搞不好还能召唤神龙。

 

叶修握着浅木纹笔杆的指尖有些颤抖,粉色的颜料在软毛刷的笔端渐渐聚拢,反射着一点点落地窗外淡蓝色的天空,在下方规整纯净的白纸上投下了越来越大的阴影。笔尖和画布的距离逐渐缩短,那晶莹饱满的一滴颜料左右晃了晃,却迟迟没有落下。

 

然后那人走了过来,单膝跪在叶修的身侧,轻轻握住了他拿着笔的手。

 

微微泛红的掌心里是属于另一人的细腻的心思,热度四散而开,包裹出一片温存。叶修扭头看了那人一眼,却撞上了他的满目明眸秋水,一脉春波。

 

韩文清握着叶修的手,把笔尖的高度慢慢下降,他还是那么望着叶修,火焰如炽,但翻飞的橙色火花却把周围点缀得温柔。终于,在画笔接触到纸张的瞬间,水滴状的颜料被拉细拉长,然后完全浸染了白色的幕布。

 

曾经的一夜春风,吹开后来夏夜的一支风荷。

 

没有素色勾点,也没有线条的行顿转折,只有浅粉色的一片颜料,越往边缘处颜色越淡,整个形状甚至谈不上规整。

 

但叶修却很喜欢,怎么看怎么喜欢。

 

果然,只要是自己的,都好。

 

但他其实也幻想过另外一种可能性——把现在这种事态的发展点上一滴内心最深处那潜藏了很久的小小的情愫,然后让一切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叶修眯着眼睛,食指轻轻敲打着键盘,S键发出的亮光在有节奏的遮挡中忽隐忽现。

 

只是那时候,他还没来得及迈出第一步。

 

……

 

四月杏花雨,咨嗟正清明。

 

南山公墓每逢这个时候便会游人如织,来来往往,走走停停,观赏着逝者的平生,用静默的缅怀为行程埋单。

 

这天从一大早就开始下雨,到了现在还没有停,淅淅沥沥打在角落里灰色的伞上,凝聚在一起又顺着伞骨留下,坠成丝丝银线,剪不断,理还乱。

 

山间这时已经升起了一层薄雾,缱缱绻绻于树丛间,把本是初春的新芽浸润得阴湿而晦涩。·这里位于墓地的最顶端,远离了山腰平缓处喧嚣的脚步声与人们从记忆深处掏出来的走马灯。雨滴包裹住时间,向褐色的土地里沉淀。

 

当时选这里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考虑,只是便宜而已。

 

但就是着这买小小一方土地的钱,还是叶修在他出了事之后没日没夜连着打了一个星期的代练赚来的。

 

下葬那天,叶修捧着苏沐秋的骨灰盒,看着眼前一平米的小小的陵墓,血红的眼睛弯得讽刺。他笑笑,告诉沐橙说,没事,哥这是累的。

 

但他幻想过很多啊,他想等攒够了钱,和他一起买一套公寓,三室两厅,一百二十平米,每天早上拉开帘子,可以看到又圆又大的朝阳。

 

不是昏暗的地下室里的80度角仰望。

 

更不是用来买永无天日的坟墓。

 

叶修抬起胳膊,把手放在黑色大理石的墓碑上,轻轻向外抹去了碑顶的雨水。新的雨水继续落下,点点滴滴渲染在原来的位置,也打湿了叶修浅灰的衫袖,氤氲出一片深色。

 

时间磨得当时一瞬间平扎入心脏的棱角,却也使情感在所谓的长河中淘洗出本来的颜色。

 

“沐秋,一年不见了啊。” 叶修轻轻叹出一口气,修长白皙的手在大理石上来回抚摸。

 

“今年不能陪你抽烟了,看得出来吧,呵呵,约炮约出事儿了,有点儿背。”

 

“他也算是个老朋友了,你走了之后和我一起打荣耀的,没我厉害,而且人长得有点让人害怕,不过挺老实的。”

 

说到这,叶修忽然停下了,他盯着墓碑上苏沐秋三个大字看了一会儿,又抬头望了望灰色的天,一滴雨水落在鼻尖,沁得心里微凉。

 

叶修闭上眼睛,正了正手里的灰色大伞。

 

“可能有点对不起他,但我想过,孩子如果是你的会怎么样。”

 

“我发现我还挺高兴的真的。”

 

“这么多年了吧,我这才觉得当时有点喜欢你,就他们说的看见会心跳加速的那种。可是那时候还傻了吧唧的不知道自己在想啥,就干脆啥也没说。”

 

“呵,现在看起来如果说了也没效果啊,无所谓了。”

 

“你还记得咱俩第一次在网吧见面吗?那天其实我把所有钱都拿去打游戏了,能碰上对手还打赢了是挺开心的,但是真没钱吃饭了,饿得不行。”

 

苏沐秋把妹妹买来的饭分成了三份,一脸不高兴地推到叶修面前——

 

“吃了再打,省的别人说我赢的不公平。”

 

叶修看着面前的清淡的西红柿鸡蛋盖饭,又抬头看看眼前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他皱着眉头却还是收叠不起那一脸的朝气与清秀。

 

自己输了,大概也会不甘心到这个程度吧。

 

此所谓,志同道合之人?

 

——我叫叶修。

 

——苏沐秋。

 

雨水滑过静置的粉玫瑰的花瓣,压弯了边缘的几片,放大了鲜嫩的纹理,深深浅浅,盘缠交错。

 

“还有荣耀宣布开服的那天,你那个兴奋劲儿把我吓了一跳,我想这个人是不是比我还喜欢游戏,还是说因为这个名字,呵,起得很高大上啊,荣耀。”

 

“干这一行的,谁不想拥有荣耀?”

 

“但让我决定玩的其实不是什么可以插卡,以后很有市场之类的,你不知道你当时的眼神,看得我有点乱,然后就觉得一起玩个游戏也不错嘛。”

 

“这样就站在队友的角度了,不用玩个什么都要分个胜负,挺累的。”

 

叶修戴着耳机,侧脸看了一眼身边神情专注的苏沐秋。十五岁的少年,一双本来可以用来到处撩拨的杏眼里却装满了与年龄不符的坚定与成熟。但叶修喜欢被那双眼睛所注视,透过那深棕色得到瞳孔,他可以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也许是未来。

 

和他一起的未来吗?

 

叶修自诩当年是不成熟的,但苏沐秋教了他很多,有离家出走的生存之道,和老板周旋的商业头脑,而更多的,是一种不放弃的态度。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少年扭过头,一双杏眼弯弯,映亮了叶修有些灰暗的瞳孔。他双手环住叶修,轻轻拍了拍叶修的后背。

 

炽热的胸膛,贴近的心跳。

 

“怕什么,我们的路还有很长呢。”

 

言讫,他把千机伞拖出了背包,在神之领域出生地的大槐树下刨了一个洞,把伞放了进去,深褐色的泥土一捧一捧地被洒在伞身上,几片半黄半绿的落叶夹杂其中,没什么诗意,甚至有些丑陋。

 

“这个不行,就再建一个。”

 

他没有说这是他几个月没日没夜的心血,只是默默地地收起了写了几百页的手稿。

 

然后,他带着他未完成的梦想走了。泛黄的稿纸被哗啦啦地打乱,零落在房间的所有角落,却还是在缝隙间裸露出地下室灰色粗糙的水泥地。

 

如此的人很多,也没有所有人回去在意和缅怀所有人平凡而普通的生平。苏沐秋?苏沐秋是谁,大家可能就是觉得名字很好听罢了。

 

叶修也觉得他的名字很好听,但他还没来得及告诉他。

 

也没来得及看清自己的内心,从而还给他一个拥抱。

 

说起来,他第一次抱苏沐秋,却是抱着他的骨灰。轻的没有重量,撒一把在风中,在南山上,就会瞬间没了踪影。

 

手臂的沁凉感吧叶修拉回了现实,他这才发现袖口已经被雨水打透。这么多年以后,也没有了什么后悔不后悔一说,虽然会有不切实际的期望,但就当时的情形来看,他可能还要再过几年才会悟出点什么。

 

而过去的,终究是过去了,可怀念,亦不可过度怀念。

 

曾经的锦瑟五十弦,他只拨响了其中最粗的几根,如今听来,那时候的躁动已经变得沉稳而安静。

 

那把古瑟叶修还留着,偶尔拿出来拨一拨,主动或被动,以思华年。

 

可是最近,某人似乎不小心拨动了最细的那几根。

 

那是一种完全不同的音调,潺潺如流水,不似年少的悸动,却是洗尽了十年的仆仆风尘。

----------------------------------------------------------------------------

应该没有很虐吧?结尾这么治愈对吧对吧~

下周停更,deadline太多忙不过来

忽然很想写伞修哈哈哈哈哈,两人十几岁时候的故事,然后,伞哥走了

别想给我寄刀片了,运费很贵的



评论(17)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