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韩叶】原来这就是爱(23)

韩叶 生子

设定和原作时间线重合,叶修被逼退役之后揣包闯荡网游,两个不只情为何物的“工作狂”的故事

忙完这一阵准备忙下一阵的我还是抑制不住洪荒之力了……果然憋久了十分的有效率


(23)

 

“队长,你手机在响。” 白言飞端着冒着热气的马克杯从韩文清身边路过,看着队长一脸严肃地在进行常规训练,黑色的动圈式耳机隔绝了外界的声响,绿色的小听筒在屏幕上闪了好一会儿了。

 

韩文清闻言摘下耳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后,竟露出一点惊讶之情。白言飞好奇地凑上去,还没来得及离近,就被队长的一个眼白翻了回去。

 

不过没什么,这是在霸图的日常。

 

他呷了一口热可可回到座位上,心里却忍不住叨念起来。

 

叶修?那是谁?看韩队的反应搞不好是和之前聊QQ的是一个人,看起来这人和队长关系不简单啊,有点想见识见识……

 

韩文清摁下接听键。

 

“喂,老韩你可算接电话了,下来接我一下,你们门卫大爷扬言要打人了。”

 

“你说什么?” 韩文清听得一头雾水。

 

“我在你们俱乐部楼下啊,大爷不让我进去,说看到我就想把刚买的白菜撕成烂菜叶子丢过来。”

 

“我说多浪费啊,他说没事家里养了鸡,捡捡回来还能喂鸡。”

 

“总之你下楼来就对了。”

 

韩文清听进去满耳朵的白菜和鸡,但终于在叶修安静之后准确地抓到了重点。

 

“你在我们楼下?”

 

“啧我都说了三遍了,事不过三啊老队长。你这耳朵怕是得去看医生。”

 

“嗯,你等一下,我这就下去。” 韩文清歪头把手机夹在耳朵和肩膀中间,捞起椅背上的外套往身后一披就出门了。

 

白言飞觉得身边飘过了一阵风。

 

风风火火韩文清?最近新鲜物种真是不少。

 

韩文清迈出大楼,五月初的阳瞬间光倾洒而下,整个世界明亮艳丽地让人睁不开眼睛。待适应了外面的光线,刚刚在睫毛间被截成片段的模糊轮廓终于对上了焦,叶修穿着一件灰底黑边的棒球衫,背后一个卡其色双肩包,靠在门口的花岗岩墙砖上看着外面的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韩文清被眼前的画面恍惚了一瞬。

 

夏初的天空泛着一种青涩的湛蓝,拥着宛如少年的清清爽爽的气息,纯净而高远。阳光贴着微风缱绻在两人之间,嵌入肌理,把周边的什物都描摹得细致鲜明。

 

不知谁家的弱冠男儿,明眸皓齿,捧着溪水洗了把脸,带着一目澄澈,在这里招惹春风。

 

春风无意,但却留住了夏的脚步,略微燥热的迷乱在空气里微醺。

 

“叶秋我说你怎么还不走!” 

 

“哎哎大爷别赶我啊,这不有人来接我了。哟,老韩!” 叶修朝着这边笑着招了招手,满脸写满了得意忘形。

 

韩文清深吸一口气努力地接受了现实,果然什么安静美少年都是骗人的。

 

拐进电梯间,两人终于摆脱了身后石化的看门大爷,阳光褪去,一切忽然安静了下来,电梯里的白炽灯按部就班地工作着,把平淡的白光铺得整整齐齐。

 

“怎么过来也不打个招呼?” 韩文清平静地问道,言语间并无责备之意。

 

“公事出差,算算能剩下不少钱就中途改道过来看看。” 叶修说的像模像样,好像自己是什么公司高管一般。

 

“哦?想我了?” 韩文清无视叶修的胡话,漫不经心地随口一撩。

 

“想多了。” 叶修双手插着口袋淡淡一笑。两个月不见,他的腹部已经被撑起了一个不小的圆弧,棒球衫的拉链是敞开的,里面的白色T恤便描出了那小丘的大致轮廓。

 

说实话,有点可爱。韩文清毫不避讳地盯着看了一路。

 

后来用叶修的话来说,那眼神堪比激光,大概都能杀死这样那样的病原体,亏得小包子长得结实才活到现在,十分不易。

 

“我还有训练,六点半以后没事可以一起吃个饭。” 穿过走廊,韩文清停在了训练室门口,转身对叶修说道:“你进来这里不合适,旁边走两间是休息室,我房间在八楼802,你要去的话这是钥匙。两边都有电脑,你估计不会无聊。”

 

“嗯,没问题。” 叶修接过钥匙。同为职业选手,或者说前职业选手,这些规则大家都还是十分尊重的。

 

说罢,两人挥了挥手,叶修套弄着钥匙走进了休息室。至于为什么是休息室,只是因为他没羞没臊地不想多走路罢了。这次出来他正好因为需要带了一堆账号卡,选来选去,最后选了个守护天使,找人下副本刷材料去了。

 

宁静午后,一杯热可可,一台电脑,等一个人,生活不要太美好。

 

挂表滴答滴答地敲着时间的步点,太阳向西挪了挪屁股,叶修依然陷进休息室的沙发里岿然不动。

 

谈话声逐渐穿过耳机搔在叶修的耳畔,伴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然后是啪嗒的开门的声音。

 

白言飞端着他那杯已经凉了的见底的热可可,和张新杰并排堵在门口,挪不动路了。

 

他们已然看到休息室里坐着一个人。

 

不,是神。

 

叶神。

 

叶神跑来霸图干什么?而且他竟然没有被沿途丢臭鸡蛋?而且那个视嘉世如粪土的看门大爷竟然放行了?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白言飞握着小铁勺在空荡荡的杯子里转着圈地搅动,敲得杯沿叮叮作响。

 

叶修抬头摘下耳机:“哟两位好久不见。”

 

还是张新杰反应快,他推了推眼镜,两步走进休息室,向叶修点头示意:“前辈好,好久不见。”

 

“心脏还是这么会来事,不错不错。” 叶修称赞道,虽然这话在对方听来算不上什么赞美之词。

 

可怜白言飞还愣在原地,敲着杯子不知从何说起。最后他干脆啥也不想,接着副队的套路走就是了。

 

“叶……叶神好。” 白言飞瑟瑟地点了点头,然后目光顺着叶修的脸转移到他的腹部,盯着看了一会儿,终于知道了哪一个问题占了上风。他指指那一抹隆起,小声问道:“您……您这是……”

 

“哦?” 叶修看着他眼含笑意:“你们韩队没告诉你们吗?”

 

等等。

 

似乎事情的走向有点奇怪。

 

白言飞没有回答,只是木木地转身走进pantry去洗杯子,待杯底的残渣都顺着下水道流走,剩一小捧清水在杯底打转儿的时候,他猛地反应过来叶神的话的含义。瞬间,只觉得从头到脚一阵激灵。

 

温柔可人韩文清,风风火火韩文清,冷若冰霜韩文清……一切的一切,原来靠的都是神的力量啊!

 

但谁能想到,这俩十年老对手最后竟然走到了一起,而且都走到床上去了。白言飞把水龙头拧到最大,洗了把脸感觉不过瘾,干脆连着一头板寸也冲了一下。

 

他们的韩队,可是连神都可以制服的人,果然强大的不要不要的。

 

定了定神,白言飞满头滴答着水从pantry里走了出来,狼狈是狼狈,但却精神了不少。

 

而这边,张新杰已经坐在叶神旁边,和他你一句我一句地聊上了。

 

“小张你早就知道了吧,我甚至怀疑主意都是你给老韩出的。” 叶修嘴上说着,手上的操作却没有停下来。

 

张新杰看着叶修的电脑屏幕,没有否认:“没什么,帮韩队理了理思路而已。”

 

“干得不错,今儿晚上哥给你加鸡腿。”

 

“前辈是要留下来吃饭?” 张新杰看向叶修,镜片平平,反射不出任何除平静以外的情绪。

 

“好不容易来一趟不是,哥想享受一下不被扔白菜叶臭鸡蛋的待遇。”

 

白言飞甩了甩头发,悄悄地坐在了叶修另一边。

 

“叶……叶神……所以说,这是韩队的?” 他试探性地问道。

 

“可不是。” 叶修随意答道。

 

“能摸摸看吗?” 白言飞实在是好奇极了,眼下这可是韩队和叶神的孩子啊!要趁队长不在的时候先下手为强,他可不想吃一计目光射线还讨不到好。

 

“嗯,自便。” 叶修看着电脑屏幕,继续操作守护天使打着副本。

 

白言飞兴奋地伸出咸猪手,目光还忍不住瞟向了电脑。只见一个大胸妹子满屏翻滚,拉着BOSS东跑西跑,时不时还给别人抛两个回复术。他眯了眯眼睛,看清了妹子头上的ID——

 

忧郁小猫猫?这……

 

张副队已经在旁边看了有一会了,他这时候真的十分佩服副队的定力。

 

只不过出来洗个杯子,白言飞觉得自己的三观被重新刷新了一遍。他甚至开始有点期待一会训练结束一群人撞上叶神的场景了。

 

寒暄了几句,两人就返回了训练室。路过韩队座位的时候,白言飞忍不住朝老队长多看去几眼。大漠孤烟红色的头巾即使隔很远也还是那么鲜艳瞩目,迎着风上下翻飞在险恶突兀的石阶上。他已经走了那么远,闪着明光的终点就在眼前了。

 

到达终点,那么,然后呢?

 

叶神退役,老队长也要当爸爸了。他们和荣耀,原来已经这么久了吗?他还记得很久以前看过的两人在网游里第一次交锋时的录像,十几岁的前辈们,刀光剑影都碰撞出清脆的回响。后来,那声响传进了山谷,顺着狭长的裂缝跑远了。

 

陶然四季,夹杂着几番寒暑。

 

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接触到这些大神具有生活气息的一面,本应该是最熟悉最日常的内容,为什么对他们来说竟然是如此陌生呢?

 

有一天,自己也会找到这样一个人,然后组建一个家庭,然后告别荣耀吗?

 

似乎不止自己,这个圈子的所有人都是啊。他不会再是一叶之秋,他也不会再是大漠孤烟、霸图一脸严肃的老队长。

 

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

 

只希望那小白马不要跑得太快,可以时不时停下来看看身边的风景。

 

前有大树,后有繁花。

----------------------------------------------------------------------------

#为了外貌描写我回回逛淘宝男装也是醉 → 叶不修换装小游戏哈哈哈

#霸图的大爷们都这么可爱是吧是吧(还记得当年烧锅炉烧太热把老韩热到湖边去的锅炉大爷吗

#注释:倒数第三段出自《庄子 知北游》

评论(38)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