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韩叶】原来这就是爱(25)

韩叶 生子

设定和原作时间线重合,叶修被逼退役之后揣包闯荡网游,两个不只情为何物的“工作狂”的故事

想必大家都已经习惯这个清奇文风了,不怕再清奇一点。我要满足我写四合院的愿望!!叶不修老北京人怎么可以不住一住四合院!!


(25)


叶修坐在飞机靠窗的座位上,看着绵延的海岸线逐渐模糊成一条浅灰与深蓝的分界线,一层薄云横在天地之间,给下方的万千色彩盖上了一层淡淡的滤纸。

 

如他此时的心绪,平静中包裹着什么呼之欲出的波澜冲动。

 

“叶修,你喜欢我吗?”

 

韩文清把叶修的碎发别到了耳后,浅灰的眼眸沉淀着窗外的渔火星光。粗重温热的呼吸在两人之间相撞,试探着彼此真实的温度。

 

同样的问题,已经不用再回问过去。

 

叶修拉下窗板,阻隔了外面随着高度上升而越来越多的聚落山川,斜靠在机舱上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抄手游廊,青瓦照壁,老槐树卷曲的枝干下是彩漆的垂花门。外婆坐在树下往簸箕里挑拣槐花,给叶秋讲着很多很多年后自己沉淀出的往昔。

 

小小的叶修溜进了外公外婆的正房,爬上楠木椅子,翻捣开紫檀木桌的抽屉,拿出了一叠泛黄的书信。

 

当时的他字还认不全几个,而如今用二十多岁的目光再去阅读,当时那被自己铺了满桌的信纸车票,却拼出了一张南京到北平的沿着铁路的思念。

 

“我们那时候离着一千多里。” 外婆手背发皱的皮肤描绘着所谓的岁月纹理,沁着槐花淡淡的香气,渲染着记忆里黑白色的影像:“他每个月都写信给我,我月中就去邮局取,肯定能收到。”

 

“也不说什么大事,都是今天的工作怎么样啊,和同事吃饭的时候谁讲了什么笑话啊,还有又想我梦到我了之类的。”外婆说到这里淡淡地笑了,像40多年前的那个摘一串槐花带在耳后的白衣少女一样。

 

——亲爱的,厂里的丁香花开了,有一树是白色的,我忽然就想到了大学里的那棵开着白花的槐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第一次遇见你时……

 

——亲爱的,我这个月干的不错,涨工资了,等我回去请你吃……

 

——亲爱的,我好想你,我想见到你,想抱着你,感受你的呼吸,你的心跳……

 

——亲爱的,我忍不了了,我收拾行李买了车票准备回来了,没有你的地方,再美再好也不过如此……

 

你看完这封信,向后看,就能看到我了。

 

那一天,少女回头了,然后她交付了自己的一生,和少年守在槐树下看了一世的风景。

 

花瓣被吹落在青砖灰瓦的屋顶,厢房的老挂钟又走了几个刻度。

 

叶修放学回家后看到父亲叫人拉卡车运来了几盆夹竹桃。浅粉色的花在初秋依然艳丽地开着,灰绿色的支茎直直地挺立于风中。

 

“你这是干什么?” 母亲出了屋,疑惑的语气中明显夹杂了几分惊喜。

 

“送给你。” 父亲弯腰把花盆一盆盆搬下卡车,小心地放在垂花门边,老槐树下。

 

“你之前不是说你喜欢这个吗,我托人买了几盆,我不在的时候你照看照看花也挺好的,不那么寂寞。”父亲直起腰憨憨地笑了——

 

“而且还能想到我。”

 

夹竹桃开了一季又一季,槐花瓣落在盆中的泥土上,铺开一片岁月的平静。

 

叶修牵着小叶子的手站在垂花门洞里,看着眼前的花开花落。

 

春风又绿枝头,落红为相思。

 

“爸爸,你看这是什么?” 叶子挥舞着胖乎乎的小手,握住了一片飘飘然而下的花瓣,张开手心,兴奋地向叶修展示着,一双浅灰色的眼睛忽闪忽闪,明亮极了。

 

叶修温柔地望向那双眼睛,忽然觉得一个人似乎有点寂寞了。

 

那是什么?

 

——那是爱情呀。

 

飞机的轮子与水泥跑道碰撞擦出火花,忽然的着陆使叶修恢复了神智。他望着不知何时被好心邻座拉开窗板的机舱窗外,眼神有些迷蒙。

 

今天的上海,灰色的天空滴着点点细雨。

 

轮回俱乐部的大楼建在上海豫园附近,站在楼上向下看去,白墙灰瓦,古木交柯,不同于老北京的阔亮,却是一派江南的小巧秀丽,细腻典雅。

 

身后传来渐进的脚步声,叶修移开了落地窗前的视线,转身迎了上去。

 

“是小周小江啊,这赛季打得不错。”

 

前脚刚刚迈进经理办公室的周泽楷和江波涛看到叶修显然是吃惊不小,两人把这个几月未见的前辈仔细打量了一番后,目光最终齐刷刷地落在了他身前不小的圆隆上。

 

“前辈您好,您这是……” 周泽楷自然问不出什么,但江波涛一如平日,一人说着两人份的话。

 

“哦,准备养小的了,来赚点奶粉钱。 叶修不见外地拉出经理的办公椅坐了上去,双手在腹侧来回摩挲,小包子今天还是很好动,站久了腰酸来的比平时快了很多。

 

闻言,轮回俱乐部经理内心的堤坝咔嚓出现了一条裂缝,水沿着并不规整的缝隙拐弯抹角地向外留着。

 

奶粉钱?叶神这是要直接包下奶粉厂吗?果然大神的气度就是不一样。

 

“恭喜……” 半晌,两个简单的音节从后方飘了出来,在空气里幽幽地悬着。周泽楷觉得自己应该回应一下表示祝贺,想了半天觉得这个词十分完美地传达了心意。

 

“哎小周说话了啊,谢谢谢谢,不容易。”

 

周泽楷两颊微微泛红,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那真是恭喜前辈了,” 江波涛适时地阻止了场面继续尴尬下去,接上话茬继续说道:“不过前辈跑这么远来轮回,来商讨的肯定不是小事吧。”

 

“嗯,那当然” 叶修从背包里掏出一叠账号卡和两个u盘,小心的排开放在桌子上:“做生意就要做大的,小本买卖这年头不好干啊。”

 

“哦前辈这是要卖角色吗?” 这种动作大家在熟悉不过了。

 

“不,哥干的比那高级多了。” 叶修嘴角挽起了一个笑,随手拿起一张卡插入读卡器:“先看一下这个再说。”

 

两人凑了上去,对着叶修打开的属性面板好一阵研究,终于在看过多一半数据后简单粗暴地发现了不同。

 

技能点,4975。

 

比当下联盟第一的还要高,而且要高很多。

 

“怎么样,哥有攻略,” 叶修向后靠在了椅背上,翘起二郎腿,十指相对,如墨的眼睛里无论何时都带着那一点笑意: “一劳永逸的生意,做不做?”

 

轮回经理看着这个大爷又是欣喜又是无奈。可这种时候,大爷自有大爷的理由,还是要好好供起来。

 

于是这一供就供到了深夜。叶修回到客房的时候,城隍庙橙色的街灯已经熄了,大上海古老的部分终于隐匿进了黑色里,只有远处外滩的写字楼还在兴致勃勃地闪烁着现代文明引以为傲的霓虹彩灯。

 

就如此时的轮回技术部门一样,把不眠夜当成了一种资本与嘉奖。

 

叶修这一夜睡得并不安稳,床是很舒服的席梦思双人床,但他一个人,无论再怎么伸展,也覆盖不住整个床面。身侧的一半空白,在漆黑的夜里因为窗外的一点点光线而反射出略显凄清的柔弱色调。他缩在自己的那一侧,把脸埋进被子里,小腹时不时地传来丝丝抽痛。

 

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懂得什么是寂寞了?

 

明明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的——为了自由的离家出走,独自撑起嘉世七年,然后一个人不声不响地退役,一个人等着小包子慢慢长大。

 

水边的白衣公子已经抬履踏上了乌篷船,这夜的云有些厚,并没有公子期待中的那些星星,天黑漆漆的,白日曼妙的景致也融进了夜色里,身后不见扬州,身前沉雾茫茫。

 

一个人,一顶船,摇一柄木橹,寻一片江山。

 

江山有风月,奈何今夜风月不指江山。

 

几片白色的槐花瓣落于他的青丝间、水袖上,落在乌篷船的船顶、在湖面上,化开了一湾水波。

 

这本不是江南来的花种罢。

 

次日一早,叶修就被叫去了经理办公室,周泽楷和江波涛作为正副队长也早早在这边等候了。

 

“叶神,1500万您看怎么样。” 经理开门见山。

 

“1500万,这不是要买断吧?” 叶修大言不惭,“3000万,我觉得挺合适的。”

 

“这不可能的,” 经理面露难色,放眼全联盟,他还真想不出什么东西可以卖出这等天价。

 

“1500万太少了,还有小周他们的红包钱呢,这不得表示表示,现在一起给了回来满月就省的跑杭州去了不是。”

 

“前辈……” 周泽楷说话了。

 

——就算全队都给红包的话,一个人近200万是不是也有点多了?

 

江波涛内心重复着周泽楷的本意,但这等内容还是不要吐槽出来的好。

 

两边你来我往十几个回合,最后决定价格、敲定细节、签好文件以后,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四点三十七分了。

 

2000万,叶修终于还是做到了,签字笔抬起的那一刻,他感到整个人都有些脱力。

 

“叶神辛苦了,要不要休息一下一起去吃个饭?” 经理同样也是熬夜惯了的人,这个时候依然精神得很。

 

“哦那就不用了,我就先回去,那边事儿挺多挺忙的。” 叶修深吸一口气,他现在已经能明显感觉腹部的不适,不敢再多耽搁一刻。

 

火车驶过江南的小镇村庄,稻米水塘、一山茶香都渐渐地在叶修视野里模糊了。肚子的抽痛越来越厉害,到了此时已经演变成绵延冗长的翻搅。他只能隐约感觉到清晨浅黄色的暖阳穿过窗子照在了自己脸上身上,隔着紧闭的眼皮呈现出血红的颜色。

 

火车穿过隧道,眼前霎时一片漆黑,汗水仍是顺着他褪了血色的额头、侧脸,又勾勒过微微颤抖的薄唇,啪嗒,啪嗒,滴在早已被浸湿的白色T恤衫上。

 

半透明衣服贴裹在小腹两侧,露出浅浅的肉色,随着叶修深重的呼吸起伏,在绷紧的时候显示出里面的躁动不安。

 

叶修有些慌了,他的小叶子一直以来都是那么乖巧听话的,自己忙碌的时候,它总是会乖乖的睡一觉,不声不响; 若把手覆在肚子上,它还会在手心轻轻顶两下,咕噜噜地转一圈,给自己以回应。

 

而现在,叶修明显感觉腹部两侧有些发硬,无论自己怎么试探,回应的却只有深入脊背和心底的痛苦。

 

他不介意自己疼一点,他只希望叶子可以好好的。他甚至希望叶子可以给他摆出筹码,无论是什么他都会毫不犹豫地答应。

 

只要叶子可以好好的。

 

陈果魏琛接到叶修的电话,已经在出站口等了很久了。

 

叶修远远地看到了两个人向他招手,模糊的,却又热烈的,他加快了脚步。

 

走过去,只要走出这个出站的隧道就好了。

 

温热的液体顺着裤腿不紧不慢地向下流去,在浅灰的裤子上殷出一片深色。

 

然后,不知道是谁把车站的灯全都关了。

----------------------------------------------------------------------------

费劲巴拉地让小周说了两句话,深感不易

写叶修把账号卡放桌子上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排开五门大钱,卖技能点不能叫耍流氓,职业大神的要价怎么能说耍流氓呢!”

叶神终于累出问题来了……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熬夜伤身……恩……还有我的锅盖呢……


评论(41)

热度(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