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韩叶】记某年的一个中秋

#连载渣文衍生小番外,叶修生子设定

#带孩子玩系列

#联盟日常卖萌卖蠢打酱油系列

一个叶子生病的梗,本来想中秋发的但我好想写番外呀无心正文撸一撸就撸完了,那大家国庆快乐好啦!

文笔喂狗,无脑发糖



中秋放假前一天,叶修接到了幼儿园老师打来的电话。

 

吱吱嗯嗯了几句后,他转手拨通了韩文清的号码。

 

“喂老韩,张老师说叶子病了,好像有点发烧得去诊所看看,我现在这儿有点事你跑一趟吧。”

 

其实韩文清也很忙,而且叶修昨天刚做完国家队训练计划今天清闲得很,但他知道这种时候反驳也是没有用的。退役几年下来叶修的垃圾话非但没减少,反而越堆越多,像小山一样堆在卧室衣柜旁边,在两人同床共枕、四目相望、气氛正好的时候随便捡两句丢上来砸到韩文清脸上,把他搞得神智不清,只想身体力行地堵住那人的嘴,然后融入他的身体和灵魂。

 

有时候他会怀疑叶修是不是故意撩拨他的,但眼下,比起调情来还是去接叶子更重要一些。

 

黑色的本田停在花花草草格外鲜艳的幼儿园外,韩文清一身工作正装,白色长袖衬衫配灰色领带,长度恰到好处的寸头显得英气十足,像极了商业场上翻云覆雨的精英。

 

下一秒,英俊潇洒韩文清吱呀一声打开了被漆成森林糖果屋样子的教室木门,成了闯入童话世界的大灰狼。

 

正伴着洋娃娃和小熊跳舞钢琴曲欢快蹦哒的一屋子小天使在看到大灰狼的一瞬间忽然都成了木头人,音乐适时地戛然而止,唯剩下不许说话不许动的尴尬的安静。

 

小天使们眨眨眼,悄悄地收好了自己的光环和小翅膀。

 

只有坐在角落小木椅上的叶子眼睛一亮,红着小脸噗簌噗簌的小跑过来,一脸幸福地抱住了韩文清的大腿。

 

“啊,您,您是……?” 几秒过后,老师终于记起了自己该有的反应。

 

再怎么说,进来的人就从物种上来说也不是大灰狼。

 

“您好,我是叶子的爸爸。”

 

“哦,哦,您是要接叶子回去对对对吧?”

 

“对。” 韩文清礼貌的点了点头。

 

从老师那接过叶子的芭比娃娃书包背在左肩,又弯腰帮叶子拉上外套拉链,韩文清牵起那只有点冰冰凉的小手,转身向一屋子的小天使道了声再见,继而轻轻带上了教室的们。

 

震天动地的哭声透过糖果屋的木门穿了出来。

 

大灰狼进到了屋子里,带走了大家的欢乐又消失不见。

 

“Daddy,他们是不想让叶子走吗?” 叶子抻了抻韩文清的衬衫衣角,皱着小眉头一脸不解地望向韩文清,眼眶因发热的关系微微泛红,眼角还带着一点水光。

 

“嗯,他们太喜欢叶子了。” 韩文清摸了摸叶子的头顶,温柔地说道。

 

绝对不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

 

这边,正和王杰希无聊pk的叶修又接到了小张老师打来的电话。

 

“那个,叶先生,以后能不能还是您来接叶子回家?我给您打电话叫就是……哎呀您懂的,还请体谅我们一下,孩子们看到您家那位一次就哭一次哄半天也不行,我们也真的很无奈。”

 

叶修连说了几声抱歉,又立了口头保证书,那边的老师才心有余悸地挂断了电话。

    

“韩队又被投诉了?” 王杰希收起扫把,显然是听到了刚刚的对话。

 

“唉是啊,” 无敌最俊朗站起身来,像模像样地掸了掸身上的灰:“回来夸夸他有进步,这次至少没提到别人送钱包啥的。”

 

“你家叶子跟着你们俩生活也是够不容易的。” 魔道学者一个骑乘飞上了天。

 

“没事,那也活得挺好不是。” 骑士亮出盾牌后的剑,寒光一闪,映着眸子里的一抹戏谑:“王大眼你想要啊,自己生一个去。”

 

“嗯,还真有点。” 王不留行披上暗夜斗篷,忽然一个俯冲,接着抛洒而出的熔岩烧瓶点燃出一片热浪:“先把叶子借我养几天怎么样?提前适应适应。”

 

“呵,大眼啊,垃圾话可不是这么讲的,来,哥教你。”

 

火光与白线交织,竞技场又瞬间成了一片刀山火海,叶修断断续续的垃圾话夹杂在繁密的剑影中,把整个屏不都填的满满当当的。

 

其实叶修心里还是有点小小的不安的,只不过前几天做计划天天熬夜实在是一个头有两个大,今天刚松下心来就接到了幼儿园老师打来的电话。趁着韩文清去接叶子、带她去诊所的当儿拉着王杰希爽了两把,然后还是算着两人到家的时间尽快赶了回去。

 

回到家,韩文清正从叶子房间里出来,反手轻轻关上了门。

 

“睡着了?” 叶修脱下风衣挂在玄关挂钩上。

 

“嗯,睡着了。” 韩文清压低了声音回答道。

 

“怎么了?”

 

“低烧,医生说是被风吹到着凉,也没什么大事,给开了点退烧消炎的药。”韩文清转身坐在沙发上,把小袋子里的药拿出来放到茶几上仔细读着说明:“不过看来是不能回我们家了。”

 

中秋三天假期,虽然说不长,但叶子想去海边已经心心念念了很久,于是两人就决定多请出一天年假带叶子回青岛的奶奶家好好玩玩,正巧说起来是中秋,还可以一起庆个团圆。

 

只不过现在看起来,今年的中秋又要三个人窝在屋里过了。

 

“唉,那也没办法。” 叶修对叶子的小愿望表示了惋惜,走到沙发旁边蹭着韩文清坐了下去。

 

“她怎么会着凉?最近天气这么暖和,她穿的也不少。” 韩文清拿起盛着粉色液体的半透明小药瓶晃了一晃,对着说明书看着瓶体上的刻度。

 

“额……” 叶修忽然把头靠在了韩文清肩膀上,咽下了要说的整句话。

 

“嗯?” 韩文清停下手中动作,扭头看向叶修。

 

看来是有状况。

 

“就是上周末,我不是带她去公园嘛,那个喷泉在喷水,她就过去玩了。”

 

“玩?”

 

“玩水……”

 

韩文清算是知道那天回来看到的裹着毛巾的湿漉漉的小叶子是怎么回事了,亏父女俩还一脸认真的说是刚给叶子洗了个澡。

 

“叶修你知道你是去干什么的吗?” 韩文清无奈。

 

“看着她玩儿。”

 

韩文清皱眉。

 

“额,看着她……” 叶修吃瘪:“哎老韩你别生气啊,哥错了,错了。”

 

叶修清了清嗓子,又继续说道:“但是吧,老韩,你知道叶子那个眼神就是耍流氓啊。”

 

听罢,韩文清的指尖一颤,不自觉地清了清嗓子。

 

“咳……”

 

这话他没法接。

 

风光十几年的两个荣耀届大神,说起来竟通通拜倒在了自家闺女的天蓝色蓬蓬裙下。从小叶子自出生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开始,这俩人就知道自己已经彻底沦陷了。

 

那双浅灰色的眼睛仿佛沉淀着西子湖初春湖面乍开时最清澈的一抹水波,拥着金水桥下沉静的流水,包含着靛青色大海的无限的可能。

 

那么纯洁,让你不忍心在上面吹落任何的风沙。

 

也不忍心说任何一个“不”。

 

这多亏叶子天性上还是很乖巧听话的,虽然也不知道到底是从韩文清和叶修哪个犄角旮旯继承来的基因,不然就是要上房揭瓦,这俩人都会二话不说的陪着她一起上房。

 

韩文清叹了口气,拍拍叶修的肩膀:“算了,以后尽力吧,这种任性的要求还是不能由着她来。”

 

“嗯。” 叶修抓了抓头发,毫无说服力地附和道。其实落得个叶子生病的下场,叶修心里也是有些自责的。

 

临近傍晚,韩文清开了厨房的灯,熟练地拧开天然气灶,淡蓝色的小火苗噗倏地燃了起来,在黑色大理石的灶台上欢快的跳跃着。

 

淘米,加水,然后把晶莹饱满的大米倒入高压锅,今天晚上就煮叶子最喜欢的大米粥。韩文清又从冰箱里拿出了两根黄瓜,轻声地拍碎切段,放入蒜末,少许盐,一点醋和生抽,最后浇上浅浅的一层香油,芝麻的味道融合着黄瓜的清香和高压锅的滋滋声在小小的公寓楼内洋溢了开去。

 

叶修小心地推开叶子的房门,客厅橙黄色的光线就闯入了小小的房间,映亮了周围的什物,浅蓝色的墙壁,浅蓝色的床单和天鹅绒小被子,然后静悄悄地爬上了叶子熟睡的脸庞。

 

说起来叶子和其他女孩子不太一样的地方可能在于她对公主粉没什么兴趣,却更喜欢人们认知上偏男孩子一点的浅蓝色。当然,这都要归功于她的那群直男审美的叔叔们。

 

当年韩叶两人决定不知道小包子的性别,这就愁坏了琢磨着送什么满月礼的一群联盟大神,其实说起来决定也没有多艰难,看着韩文清和叶修两个人,大家互相隔空传了个眼神,就默契十足地都买了蓝色的小衣服小裤子、奶瓶、小帽子等。蓝雨更是,如黄少所言,“斥巨资”给小叶子准备了从零岁到三岁的所有衣服。

 

只不过后来出了点小意外,叶子是个女孩。

 

接到叶修电话的那一刻黄少天真是差一点就把手机摔在了地上,亏得喻文州在旁边善意的提醒他新买的Xphone 88的上天价格,黄少天这才没有付诸行动。

 

“我去老叶肯定知道我前天才买了新手机他算计好的队长你说是不是是不是,凭什么啊他们都有那么多妹子了还要妹子干啥啊队长我好不甘心啊,我不管反正衣服都买好了虽然可以换,就不给他换就不给他换!!!!!!!”

 

然后,送礼的那天,喻文州一脸祥和地和叶修解释,蓝色是他们蓝雨特有的颜色,代表了全队对小叶子的欢迎和爱。

 

而至于微草和百花,都懒得想理由了直接买啥送啥,轮回更是派出了当家队长周泽楷上阵,充分表示了他们的立场。

 

不想说话。

 

所谓衣服多了不愁,韩文清和叶修就美滋滋地给小叶子穿起了叔叔阿姨们送的衣服,也不知道是看得多了还是怎样,叶子就喜欢上了淡淡的蓝色,在两人装修房子的时候就眨着眼睛让爸爸们把自己的小屋子漆成了现在的样子。

 

叶修走到小床边,用手指轻轻戳了戳叶子的小脸,然后抹了一把她额头上被汗水微微浸湿的卷发:“宝贝儿,起来吃晚饭了。”

 

十几年的激情与烈火,不甘与拼搏,到了她的面前,却都化成了一湾温柔。

 

叶子翻了半个身,肉肉的小手握拳揉了揉眼睛,待看清了眼前的人,她甜甜地笑着伸出双手,勾在了叶修的脖子上。

 

“爸爸抱。”

 

叶修一把抱起女儿,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另一只手在叶子额头蹭了蹭,却感觉温度还是没有下去。

 

虽说没什么胃口,但看到眼前白糯糯的冒着热气的大米粥,叶子还是来了点精神,拿起小勺子一口一口地喝着,偶尔用舌头舔舔沾到嘴角的粥,又砸砸嘴,眯着眼一脸满足的表情。

 

“叶子喜欢今天的晚饭?” 韩文清老脸不红地问着。

 

“嗯,喜欢!” 叶子浓密纤长的睫毛上挂着蒸汽凝结成的小水珠,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韩文清表示很满足,把脸整个埋进了饭碗里卖力地吃起了饭。

 

叶子终究还是只吃下了半碗,两人也不强求,给她吃了药,就抱着叶子回卧室了。

 

“爸爸,今天可以和你们睡吗?” 叶子把头埋进叶修的胸前,用力蹭了蹭。

 

“行呀,没问题。” 于是叶修就半路拐弯,把人抱去了主卧室。

 

韩文清收拾完桌子也加入了父女的小聚会。叶子躺在两个人之间,把浅灰色的被子像模像样地拉到齐胸高的位置,露出两只白嫩嫩的小胳膊在外面,一手牵着一个人,交叉着放在自己的小肚子上。

 

两只大手在触碰到彼此的时候互相嫌弃地推了几下,直到韩文清握住叶修的手,这才安生了下来。

 

八月十四的月亮高高地挂在落地窗外,被夜晚的微风描摹得很细腻,看起来和明天的月亮一样圆。

 

屋内的灯都关了,银色的月光洒落在床畔,夜风搅动着粼粼波光,在灰色的法兰绒地毯上微微荡漾。

 

叶子拉着韩文清往叶修的方向蹭了蹭,蹭进了叶修的怀抱。那一头乌黑柔软的半长自来卷在叶修的白T恤上挂出了几个圈儿,像窗外的小月亮一样温和圆润。

 

“爸爸,daddy,给我讲灰姑娘的故事吧,”叶子微阖的睫毛微微颤动,小手轻轻攥着两人的手指:“今天老师给我们讲了灰姑娘的故事,但只讲到一半我就走了。”

 

那曾经翻云覆雨的两双手,如今在女孩小小的掌心安静地散发着温热。

 

但是……灰姑娘?

 

“额,老韩,快,灰姑娘。”

 

“灰姑娘是什么来?” 韩文清望向叶修,眉头微皱。

 

“是不是那个和小矮人在一起的公主?头发很长的那个。”

 

“我感觉不是。”

 

“你感觉?说得好像你记得似的。算了算了,随便讲吧。”

 

“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帅啊。”

 

“咳咳……” 韩文清清了清嗓子,脑子开始飞速运转。

 

“从前有个村,里面住着八个小矮人,有一天,一个公主找到了他们,然后被小矮人们被迫做很重很重的家务……”

 

叶子的呼吸逐渐变得规律而沉稳,小小的眼角挂着从叶修那继承来的一点笑意。她两颊的婴儿肥还没有下去,上面一抹淡淡的粉红。

 

月静悄悄地拉长了落地窗的疏影,把多余的光藏进了窗帘后面。

 

“后来,灰姑娘就把头发剪了卖给了小矮人……”

 

“老韩,快停吧,叶子睡着了。”叶修轻声对着枕边的人说道。

 

“哦,好的。” 韩文清如释重负。

 

叶修把头向韩文清的方向移了移,手还在轻轻拍着叶子的后背:“老韩我真没想到咱俩的闺女会这么正常,你说我这难道是后天形成的?啧,不应该啊,我记事儿的时候就是这样了。”

 

“怎么你希望咱们闺女是个女流氓?”

 

“不不不,哎老韩你这什么意思,我有那么没下限?”

 

“我要说没有的话,有什么奖励吗?”

 

“今天不用去睡沙发。”

 

“嗯,没有。”

 

“对,我就说了吧。”

 

韩文清把粘在叶子脸上的头发别去了她的耳后,又把被子往上拉了拉。女孩在睡梦中轻轻翻了个身,把韩文清的手握得更紧了。

 

十四的月亮也许并没有十五的圆,但有眼前的人在,谁还会去看什么月亮呢。

 

桂花疏影落了满地,那我们,便也称得上是婵娟了吧。

--------------------------------------------------------------------------

对我的叶子是女神!!!性别结果来自于(并不起作用的)掷硬币和作者私心

写叶神叫叶子“宝贝儿”的时候把自己血槽写空了……我不行了我要去冷静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24)

热度(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