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韩叶】原来这就是爱(28)

韩叶 生子

设定和原作时间线重合,叶修被逼退役之后揣包闯荡网游,两个不只情为何物的“工作狂”的故事

希望lof今天对我温柔以待=v=

感觉自己的垃圾话快要出师了,可喜可贺


(28)

 

小护士走进来的时候,两人的唇还紧紧地贴合在一起,叶修的手臂环紧紧住韩文清的脖子,隆起的腹部触碰在韩文清坚实的腹肌上。屋内很安静,除了两人平和的呼吸声,只有窗外大槐树上的鸟儿偶尔送进来的几声婉转。韩文清还穿着他的霸图外套,黑红的色调在漆成淡蓝色的病房内格外亮眼。

 

“咳咳,那个,叶修家属是吧?” 小护士清清嗓子,用圆珠笔头敲打着病例文件夹,有些不好意思地移开了目光。

 

其实这种场景自己平时也看多了,但今天为什么觉得异常辣眼睛呢?

 

韩文清闻声轻轻地把人放下,像模像样地整整衣领,转过身去准备应话。

 

“对,我是。”

 

目光凌厉,眉如剑锋,剑光乍出,风刀霜寒。

 

小护士一个激灵,圆珠笔不受控制地在病历上划出一道大弧线,然后啪嗒一声掉在了白色的地板上。

 

“啊啊啊啊真是不好意思……”她蹲下去幽幽地捡起笔,又非条件反射一般的摸摸口袋,庆幸还好没有把钱包带在身上。

 

“老韩你快别盯着人家了,看把小姑娘吓得。”叶修在一旁毫不留情地把胳膊肘往外拐,末了还好死不死地附上一句,“来,哥好心地让你看我,省得你去看外面那树。”

 

“老韩……唉唉唉韩队?!” 小护士抱紧文件夹,声音忽然提高了一个八度。

 

“嘶……小姐嗓子不错……” 叶修眉头一皱,感觉肚子里那个小的一阵折腾,扯得下腹生疼。

 

“对不起对不起,” 护士对自己的失态十分抱歉,感叹自己的修炼还是不够火候。虽说在这个荣耀火遍大江南北的时代亲手挖到一线大神的情感八卦还有图有真相是件让人激动到跳脚的事,但在医院这么一个大背景下,八卦的五颜六色却也被白漆刷去了不少。

 

小护士把圆珠笔别在无名指,眼睛扫过文件,目光透着不易明说的复杂:“叶修先生,妊娠28周,先兆流产加轻微胎盘早剥,是不是一直没休息好?熬夜啊,思虑过度这些都会对胎儿有影响的。”

 

叶修安静地听着报告,听罢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表示认同。

 

他岂止是熬夜,简直是吧晚上当成了白天在过,而白天也是有白天的事的。至于思虑,最近战队刚刚成型,正统训练开始还没多久,再加上为资金链的事费了不少心思,忙习惯后竟然也感觉不到什么不妥。只是现在这样忽然松懈下来平躺在医院的床上,叶修才发现自己真的是累极了。

 

浑身酸痛、头晕脑胀不说,还差点把小包子搭进去。

 

“之前出血更多是因为胎盘早剥,还好是轻度的,不然孩子就只能现在剖出来了。”小护士眼珠跟着记录左右转了转,翻过一页病历,哗啦啦的白纸声竟然也格外刺耳,“叶先生是有吸烟是吧?”

 

“嗯。”

 

“多久了?” 小护士停下手中的动作,专心地望向叶修。

 

有一会儿,叶修没有说话,他把手伸进被子下,轻轻地在肚子上来回抚着。从他醒来到现在,除了刚才剧烈的一下,小包子一直安安静静的没什么动作,不正常得让叶修心里也没什么底。现在被这么一问,几个月来时隐时现的担忧终于露了形,化成一层浅黄色的油在水面上腻腻地漂着,没什么密度,却糊在心上,让人透不过气来。

 

叶修终于还是给了一个答复。

 

“十来年吧。”

 

“那是有点长了啊,” 小护士不可察觉地皱了皱眉,“胎盘早剥和这个很有关系,不排除情况加重的可能,先在医院观察至少一周吧。目前来讲你的指标还不是太稳定,尽量少下地活动,出血还会有,量不多的话都算是正常不用太担心。”

 

“好的,谢谢。” 韩文清看了一眼旁边愣神的叶修,接过了他和小护士的对话。

 

咔哒的关门声让叶修回了神,屋子里又只剩下了他和韩文清,晌午的阳光在淡蓝色的墙上刻出玻璃窗方正的轮廓,框住了绿翳投射进来的几枝阴影。

 

韩文清重新坐回床边的圆凳上,把手伸进被子里,覆在叶修的手上。他的手还是和睡着的时候一样冰凉,而保护着的隆起却向外散着温热。

 

“老韩,对不起。” 叶修翻过手掌,五指紧紧扣住了韩文清的手。他声音有些虚弱,没了平日里的那股骄傲和不屑,竟让人恍惚得认不太出来。

 

“没事,” 韩文清撩起叶修眼前的碎发,“都过去的,以后别那么累。”

 

顿了顿,见叶修没什么反应,他又补充道,“我韩文清和你叶修的孩子,别被你小看了。”

 

“呵,” 叶修把另一条小臂搭在眼睛上:“说不说的吧,哥之前还怕咱俩召唤出个神龙。”

 

“哦,叶神也有怕的事?” 韩文清挑眉。

 

“有啊,这不正怕着呢吗。” 叶修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大实话。

 

“不容易。”

 

“老韩你是不听垃圾话不舒服啊,”叶修移开小臂一脸正经地望向韩文清,“是病,得治。去找黄少天吧,群里有他qq号,药到病除。”

 

“不去,我喜欢你讲的。”

 

“哦,你最喜欢哪个?”

 

“最喜欢你,还有它。” 韩文清顺便摸了一把叶修的肚子。

 

“可以可以,这波阅读理解我给满分。”

 

不自觉的,叶修嘴角弯出了一个微笑,眼睛的神采也比方才恢复了不少。韩文清努力让他不再担心愧疚的样子暖暖的,似乎还有那么点可爱。

 

不得不说效果还不错。

 

以前做过的事后悔也是改变不了的,再内疚自责也只能增加内心的负担别无他用。想要兼顾梦想和所谓家庭,韩文清明白叶修的不易,叶修也大概能想到韩文清在从青岛赶过来的飞机上都经历了些什么精神折磨。

 

但无论如何,过去总会如翻过的书页越积越多,而时间久了,纸上繁杂的字体和鲜明的颜色便会相互晕染渗透,最终调和成一种温润的色泽。

 

新的五彩斑斓的故事还在继续,小小的孩子最终也会拿起画笔,把生活的故事一笔一划认真地写下去,然后在模糊了字迹的、所谓过去的纸张上画出小花大树,青草暖阳。

 

不如对明天,对小包子多一点相信和期待。

 

“叶修。”

 

“又叫哥干啥?”

 

“想过孩子的名字吗?” 韩文清的手抚在叶修肚子上,五指紧紧地贴合住那片圆隆。六个多月肚子的规模已经不小,但还说不上饱满,在被子下面撑出一个坡度缓缓的小丘。

 

“啧,老韩你手怎么这么不老实。”叶修在韩文清手背上拍了一下。作罢,却是把自己的手也放了上去,垂眸看着那弧度若有所思。

 

韩文清并没停下手里的动作,反倒是开始从上到下地打起圈儿来,手指划过的皮肤被轻轻摁压,又在手指离开后恢复了光滑平整。

 

“老韩啊。”

 

“嗯。”

 

“孩子性别咱还不知道呢。”

 

“咳……” 韩文清清了清嗓子,想起了前几个月叫过的无数声儿子,忽然有点不好意思,“那就男孩女孩都起一个。”

 

“我想想啊,” 叶修眼角挂着笑,浓密的睫毛微微垂下,露出的半个眸子闪着奕奕的光。

 

大概十秒钟后,叶修得出了结论:“那就男孩叫韩叶,女孩叫韩烟柔,又柔和又美,多好。”

 

“……” 韩文清不知有些话当讲不当讲。

 

“小名儿我也起好了,叫叶子。”

 

“叶子……”

 

韩文清轻声重复了一遍,赞同地点点头。大名什么的回来再问一遍,顺便把沐橙也拉上做支援。韩文清只希望这件事还有迂回的余地。

 

“不过为什么叫叶子?”

 

“简简单单的,多好。”

 

简简单单的,最好。

 

窗外的老槐树在蓝天下沐浴着暖阳,满枝的绿叶随着清风晃了晃,发出沙沙的响声。年轮在树干上刻画出一圈圈深浅不一的曲折纹理,圈住了可以称得上是有些斑驳的过往,然后把这些蕴蓄陈酿后名为岁月的故事,悉数讲给小叶子听。

 

像很久很久以前,叶修兄弟二人搬着小板凳坐在家里的老槐树下,听外婆摇着蒲扇,讲起的是故事,而记住的是温柔。

 

只希望小小的你可以健康地长大,用澄澈明亮的眼睛去看这个世界。这里会有鲜花,亦会有雨雪。而当风霜渐紧的时候,就回家吧,我们会把那年轮里的故事酿一壶酒,喝罢,雨雪风霜也会幻化成世间千百姿态中绵延流转的一笔。

 

晚些时候,陈果、魏琛、沐橙包子等一行人听到叶修洗醒了的消息便赶了过来。陈果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看见叶修就走过去把人连头带胳膊地抱了个满。

 

“哎哟老板我说松点,太紧了。” 叶修使劲往后躲,努力不整个脸被摁在陈果胸上。

 

陈果松开叶修,在他的后脑勺不轻不重地敲了一记:“叶修我说你也老大不小的人了能不能别让人这么操心了啊,小的都不用管就你天天不知道几点才睡觉,还什么公费出差跑青岛逛了一圈,你经过上司允许了吗,啊?”

 

“老板你知道了啊。”

 

“嗯,我说的。” 韩文清接过话茬。

 

“老韩你这就不对了,你看你说出来还让陈老板担心,多不好。”

 

“哎叶修你不告诉我还能瞒天过海不成?我给你的卡里少了一千多块钱你回来要怎么解释?”

 

“火车票涨价了。”

 

“喂我说你好歹编个用心点的理由吧,你想坐火车去哪啊,海南岛还是东南亚?”陈果脱下外套甩去一边,整个人被叶修怼得冒烟。

 

“哦,那就是给小周买了个小霸王点读机。”

 

“哎呀哎呀,周队不是有江副队在旁边嘛,这钱省了。”沐橙笑笑,挽过陈果的手,把她从崩溃边缘拉了回来。

 

“老板,我错了,以后再也不公费出差了。你看这样行不,再出去你就打电话给老韩让他来接我,咱们私费出差,保证安全。”叶修稍微正经了正经,毕竟自己疏忽犯的错还是要承认的。

 

“啊,老夫耳朵要瞎了。” 一边的魏琛做样双手堵住了耳朵。

 

“你这小学语文都没学好的,还是别说话了吧。”叶修嘴角一翘,毫不留情地怼了回去。

 

“哎,这个人是谁?”

 

忽然的问题使屋内出现了短暂的安静。大家回头,看见刚刚进门的包荣兴一脸戒备地看向韩文清。

 

“老大这是来砸场子的?老大你别慌我刚看见楼下有几块板砖。”包子一边说一遍向门外走去,末了还回头对着韩文清说了一句:“你,站在这别动啊,我们回来一决胜负。”

 

“叶修……” 韩文清一时语塞。

 

“嗯,我知道,不要说出来。”

 

又聊了一会,大家简简单单在病房里一起吃了个晚饭。陈果特地跑了一趟兴欣旁边叶修平时都会光顾的那家小店,买来了他喜欢的烧茄子和回锅肉等。红透了半边天的晚霞逐渐熄灭了颜色,老槐树也披上了夜的墨色。屋内温和的橙黄灯光亮了起来,欢声笑语,不甚喧闹,却暖到了心坎儿里。

 

叶修看看旁边的韩文清,自从包子知道来者很善之后,就和老韩勾肩搭背地介绍起了看场子的心得。陈果、唐柔和沐橙在一旁削水果给病号和病号周围没下限的老油条,而魏琛则是捧着饭盒,星星眼地算着自己的千万存款要花到什么时候。

 

“别算了,看哥明天就给你花完。”

 

“滚,” 魏琛用筷子在空中比比划划:“十块钱奖励你个奶嘴把嘴堵上,还剩一千七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

 

晚饭后收拾了收拾,一行人就回去兴欣了。星星升上了夜空,白天噗啦啦的鸟儿也归了巢。

 

韩文清关好灯,走去旁边的临时床铺。

 

叶修往旁边挪了挪,拍拍腾出的空位,眼睛闪着亮儿,好似纳了一捧星光:“老韩,上来。”

 

韩文清脱下外套,小心地躺到了叶修身边。

 

叶修侧过身,后背紧紧地贴上韩文清的胸膛。他握起韩文清的手,带到了自己的侧腹上。

 

手心里,是一瞬间熟悉的律动。

 

“就这么睡吧,反正你掉下去也没事。”

 

“嗯。” 韩文清闭了眼睛,眉宇间酝酿起小小的幸福。说起来,这还算是两个人正式在一起的第一个晚上,虽然感觉上和之前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但真的是有了一个家呢。这样想着,韩文清把人抱得更紧了。

 

叶修侧过头,在韩文清的薄唇上轻轻一啄:“晚安,老韩。”

 

“嗯,晚安。”

 

“和叶子也说一句吧。”

 

“叶子,晚安。”

---------------------------------------------------------------------------

不正经的小小小剧场

当黄少知道老叶想给孩子起名叫韩烟柔后——

很烦很烦的烦烦:老叶老叶老叶你再生个二胎叫叶雨声烦吧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你看我剑圣的名义都让给他了多气势恢宏大气磅礴脍炙人口祖辈相传!!!!啊不行了快快快快答应我!!!!!!

叶不修:不,你太弱了。

评论(31)

热度(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