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韩叶】原来这就是爱(30)

韩叶 生子

设定和原作时间线重合,叶修被逼退役之后揣包闯荡网游,两个不只情为何物的“工作狂”的故事

半夜卖个萌发个糖,还是草莓味的。下章开启新副本尽情期待


(30)

 

韩文清一点点往下翻着荣耀选手群,表情越来越凝重。

 

今天天气不错,刚走出机舱,清亮的阳光就洒了韩文清一身。海边的气候让这里的空气常年带着一点湿润,而现在水意被日光烘干,远处模糊的景物愈发清晰鲜艳。油绿的树冠和草丛里奶油色的小花都带着太阳的香气,清爽干燥,像几天前阳光透过医院的玻璃窗懒懒地趴在叶修身上时的那样。而那人的影子就攀在每一丝浅黄的光线上,光照到哪里,哪里就投射出他略清瘦的身影,还有身前的那抹温柔的圆隆。

 

下了飞机习惯性地打开手机,阳光的强度瞬间让屏幕亮度升到了满格,随之而来的是满屏花花绿绿的消息框。

 

“恭喜叶神!!!”

 

“恭喜恭喜!好期待呀!”

 

“啊啊啊啊叶神你竟然有了呀,怎么这么神秘兮兮的,有什么故事快跟大家分享分享【星星眼】”

 

“我去老叶你真的有了啊孩子爸爸是谁啊圈里人吗还是圈外的帅不帅白不白多高多重难道是歪果仁那孩子岂不是混血儿我要当干爹木啊哈哈哈哈……”

 

韩文清看到此处,心下一紧。

 

聒噪的气息穿过屏幕扑面而来,给周围染上了几分焦虑。

 

叶修怀孕在网上传开、陶轩添油加醋的事情他和兴欣的众人都是知道的,只不过怕当时叶修的情况还不太稳定就暂时把这事放在了一边,想等叶修恢复得差不多后让他做定夺。

 

现在看来,他已经知道了事情经过,而且选择公布事实。

 

叶修会怎么说?

 

他又会怎么介绍自己?

 

韩文清不自觉地放缓了手上的动作,视野里只剩下一行行小心翼翼地掠过的聊天记录。

 

今天心跳的声音有点大。

 

走到机场门口,消息盒子也被刷得见了底。284句话,没有一个词提到他韩文清。

 

自动门打开,外面的喧嚣瞬间闯入了生活。滴滴的喇叭声,四轮旅行箱滑过地面的摩擦声和相拥的陌生人的欢呼声重叠穿插在一起,没什么调子。不过说起来,它们本来也不应该有配合或者调子。计程车有条不紊地从韩文清眼前刷刷飞过,带走了一个接一个的叶修的影子。

 

但是他不应该啊,韩文清想不明白。只要公开二人的关系,陶轩就可以背起甩来的不锈钢锅麻利地给自己脚底抹油了。

 

叶修这又是为了什么?

 

坐在计程车上,马路两旁的法国梧桐沙沙地摆弄起枝叶,搅得风来回来去地吹。

 

虽然想着现在是午休的时间,韩文清终于没有忍住摸出手机,点开了和叶修的对话框。

 

“为什么?” 简单直接的疑问句,不用多解释,他知道叶修能明白。

 

那边的消息来得很快,而且是一如既往地没营养。

 

“哟,老韩啊,到了?”

 

“……嗯,没睡觉?” 

 

“还睡啊,我这俩星期把今年的觉都睡出来了”

 

韩文清刚想批评教育两句,叶修那边大概是估摸清了他的动向,又爆手速抢在他前面发来一条消息及时打消了韩文清的念头。

 

“哦,或者你回来咱一起睡/托腮” 

 

“……” 韩文清咽了口口水,感觉周围的温度一下上升了不少,批评教育的想法瞬间被膨胀的热气挤出了小出租车。

 

叶修侧靠在病房的窗户旁,得意的把手机在掌心转了一个圈儿。

 

“怎么,吃醋了老韩?我知道少天很可爱”

 

“没有,我还没有孙翔那脑子” 

 

“哎,我们要对年轻人包容嘛”

 

“这话最不应该你说”

 

“/嘘”

 

“唉行了,我知道你想问啥” 垃圾话说完一通,叶修感觉心情好极了,伸个懒腰坐回床上,终于把话题拐上正经方向:“这么想让我当众表白啊我说?”

 

“我还以为你会公开,打击一下陶轩。”计程车行驶上沿海的高速公路,绕着旁边的山体拐了一个大弯,市中心的摩天高楼逐渐被纳进了韩文清的视野,高低错落,却又互相遮挡。

 

“啧,只能说你不了解他,” 叶修调好床位的高度,往身后放一个枕头,舒舒服服地靠了上去。好生调养的这半个月,小叶子逮到机会便疯狂地吸收了一番营养,每天吃吃睡睡,不知不觉间竟胖了一个圈。叶修也是觉得最近站久就会腰酸,低头一看,才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看不到自己的双脚了。

 

“你以为公开了就能啪啪打他脸了吗?”叶修轻声一笑,眉毛覆了眼瞳,眼底沉淀着几分安静和认真:“既然叫八卦,那不是解释就能解释清的。嘉世后面的公关大队排一条街还能再拐个弯儿,你说什么都能被怼回来。”

 

“再说,职业选手又不傻,你看王大眼手残小张他们这几年精明的,少天聒噪归聒噪,但心思不细腻的又有几个人能在联赛的打打杀杀里站得住脚。大家关系都不错,知道也是早晚的事。”

 

“早说了还能捞一笔装备/大兵”

 

“至于吃瓜群众,只是会嫌戏还不够看而已,澄清也是白搭。”

 

“总之你今年就好好比赛吧,哥什么风啊浪的没见过,还在乎他这个。”叶修顿了顿,眼睛微微一弯,手指又在小键盘上动作起来。

 

“想听表白的话,也没必要大庭广众的不是”

 

“今天奖励奖励你,想听啥?”

 

韩文清刚下出租车,看见这句话就这么直愣愣地站在了原地。一对雀儿站在旁边不高的梧桐树上明晃晃地挤在一起,叽叽喳喳,叫得人心里痒痒的。

 

叶修……这是要给自己讲情话了?

 

门卫大爷认出韩文清,主动走出来打开侧门,却见那人依旧盯着手机神情严肃,眉毛拧在一起,手指局促的在屏幕上不知打着什么,来来回回,写好又删。

 

还好手机QQ不显示正在输入的状态,不然韩文清的老脸要被叶修笑上一阵子了。

 

向大爷到了谢,韩文清迷迷糊糊、头也没抬地缓缓走进宿舍,只留大爷在门口背着手摇摇头,不住地感叹叶秋那个小妖精真是害人不浅。

 

“老韩,你血槽不是这就空了吧?”叶修等了半天也没见那边有反应。

 

“嗯……” 韩文清一时语塞,扔了背包一头栽在床上,方才在机场时心底的小小期待又浮了上来,在水面一圈圈地打转儿。

 

“啧,战五渣?” 叶修毫不留情,完全不在意自己说情话的能力也是战五渣。

 

“那算了,我就随便说了。”

 

然后,韩文清就接到了一条视频通话的请求。

 

窗外的海边,潮水发翻着白色的泡沫冲上沙滩,戏水的小孩子笑着踏出了朵朵浪花。

 

韩文清深吸一口气,点击同意。说起来,忐忑的话也应该是那个一句情话不会说的人才对,自己在这里紧张什么?

 

“咳咳,” 叶修像模像样地清清嗓子,嘲讽脸霸满了韩文清的手机屏,没拿稳的手机晃来晃去,这边叫人看得头晕。

 

韩文清却是看着那忽大忽小的叶修的脸,有些移不开眼睛了。

 

说起来叶修的长相虽比不上联盟脸周泽楷那么帅气精致,却也算的上是标致,一双柳叶眼,外眼角微微下垂,笑起来的时候会弯出一个浅月牙儿的弧度,如墨的瞳孔中还带着一点银白色的温润月光。叶修的睫毛很长很浓密,这是韩文清很多年前第一次见到他时就留下的印象,那时候的叶修垂着眼,透过缭绕烟雾看着他自己内心的千万思绪。

 

他的鼻子说不上笔挺,但细鼻梁翘鼻尖,配着一副因长时间在室内活动而养出来的白皙的皮相,向外透着一股子干净清爽的气息。此外,叶修的唇瓣很薄,轻启微合间带着一点点禁欲的美,如古时姑娘的胭脂上覆了一层清秋淡淡的白霜。他几缕发丝总是松松地垂在额头一边,笑起来的时候配合着晃一晃,竟也有些可爱。

 

不过俗话说,情人眼里出西施。这些小细节要是放在别人那,恐怕早已经被叶神一个嘲讽之微笑糊得什么也不剩了。

 

帅气的叶修此时正穿着医院的条纹病号服,顶着一头估计早上就没打理的鸟窝头,用前置摄像头左照右照,最后终于是听从韩文清的意见,把手机拿得离脸远了些。

 

“我说了啊。” 叶修面无表情。

 

“恩。” 韩文清仰卧在床上枕着小臂,另一手拿着手机,用平稳的呼气努力按捺着内心的小波澜。

 

“啧你就不拯救我一下么,忍心看我这么尴尬?”叶修轻挑眉毛。

 

“这是你提议的,我接受。” 韩文清不为所动,甚至还有点想逗逗叶修。不过鉴于对面是个心脏,为了保证自己的存活,他终于还是放弃了这个不讨好的想法。

 

“我要是反悔呢?”

 

“晚了,早晚要说的。”

 

“唉也是,来吧。” 说罢,叶修的眼睛离开了韩文清,眼珠开始上下摆动,盯着屏幕看得出神。

 

“嗯?这个不错。” 韩文清听见叶修小声嘀咕了一句。

 

然后,一个拇指和中指比出的小心心幽幽地从下面升上了屏幕,摄像头调整对焦在了叶修的手上,后面的脸瞬间糊成了一团。

 

“那啥,众……生皆苦,你是草莓味的?”

 

“恩?” 韩文清有些懵,叶修为什么在问自己是不是草莓味的?

 

“啧,不好用呀,” 视频里的糊叶修隐隐约约地摇了摇头,“换一个试试。”

 

“无事献殷勤,非j……常喜欢你。”

 

听罢两句,韩文清大概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他揉了揉眉心,让叶修把他的小心心先放下去:“叶修,这些是谁教你的?”

 

“沐橙啊,她说是从戴妍琦那听来的。”叶修回答的坦荡。

 

“你先把百度关了。” 想到刚才叶修有点可爱的样子,韩文清不禁有些想笑。说起来,他为了让自己不在意网上那些事也是很努力了。

 

“哦。”

 

“然后,你有什么想说的?”

 

“我觉得小戴用这个办法找不到男朋友的。”

 

“不是说这个。”

 

“嗯?”

 

“你对我有什么想说的?”

 

“哦,” 叶修明白过来韩文清的意思,忽然有些犹豫,画面出现了短暂的安静。

 

“那就,” 他抬起眼眸看向对面的人,眉宇舒展开,其间漾出一湾温柔。

 

他曾经把星星揉碎嵌在眼底,借一点光抬头去看韩文清那一片深邃的夜空。那时的他看不透这片夜的黑,看不透这片苍穹如一的墨色。

 

而现在,当他把自己的星星放上了夜空,这才发现,穹下的车前草在晚风中微微拂动,蟋蟀捋捋触角,扑开翅膀奏出夏夜的咏叹调。银白色的沙滩向前延伸进小池塘中,池水泛起一点波澜,揉皱了倒映的夜空,一颗星子闪闪,晕开一片墨色。

 

“那就,其实也没啥。” 叶修清清嗓子:“就是,别在意别人怎么说的,我喜欢就够了。”

 

“大概,算是,想和你过一辈子吧。”

-----------------------------------------------------------------------

注: 叶修的小心心学错了,本来应该是食指和拇指,他用成了中指和拇指……emmm……

评论(28)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