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韩叶】原来这就是爱(31)

韩叶 生子

设定和原作时间线重合,叶修被逼退役之后揣包闯荡网游,两个不只情为何物的“工作狂”的故事

好久没写快忘光了QwQ,码了一小段找找感觉,先立个场景哈哈


(31)

 

青石板一路铺到了窄巷的尽头,晌午的阳光爬上青瓦,把巷子两旁粗糙的屋顶墙檐打磨得浅白发亮。

 

最里处人家的黑漆木门被描上了两个伫着的人影,太阳稍稍换了换角度,影子也跟着移了移位置。

 

韩文清站在门前,望着两个锃亮的黄铜门钹出神。

 

“老韩你都看半天了,进去不我说,再过会儿这玩意儿都要开始生锈了。”叶修把单肩挎着的双肩包往上背了背,又动作熟练地提了一把快要滑下去的裤子。

 

“叶修……” 韩文清伸出插在浅灰色休闲西裤裤兜里的手,不自禁地用食指勾上门环。他今天穿了一件墨蓝色的衬衫,袖子被上翻到小臂,一抬手,流畅的肌肉线条便一览无余。他抬头环顾了一下四周,安静得很,只有面前的小院儿里时不时传出啾啾的鸟叫声。

 

一枝夹竹桃探出灰白石墙,在初夏的暖风中招摇起浓绿的叶子。

 

“这真是我家,没忽悠你。”叶修顺着韩文清视线的轨道环视了一圈。

 

“嗯,总觉得……”韩文清话说了一半儿,总觉得有点说不下去。

 

“气质不符是吧,我知道,隔壁李大爷也这么说,说了二十多年了。行了走吧。”

 

“嗯。” 韩文清咽了一口口水,慢慢地翻过手掌,四指握住了门环。

 

“哟老韩你不是在紧张吧,这手速是要被喻文州吊打的啊。”从两人走到门前到现在已经过了十多分钟,叶修也大概猜出了韩文清的二三心思。

 

“正常的吧。”韩文清面不改色,声音沉稳。

 

约炮把别人儿子的肚子搞大了,现在要见家长,那边二位还不知道儿子有了,真的是一点都不紧张,甚至还有点想去故宫看看再去买个那么大甜筒庆祝一下。

 

“唉没事,” 叶修把手搭在了韩文清的肩膀,感觉身边的人渐渐放松了些。韩文清长出一口气,对叶修会安慰自己表示出莫大的欣慰与信任。

 

“紧张点正常的,先跟你说一下啊,我家打人用枪把子。汤姆逊M1A1,不过是个老古董,我爸不敢使劲。他有时候也用百式冲锋枪,但那个套着弹夹的,他一般懒得拿。”

 

一阵风穿过了巷子,打在韩文清身旁的镂空雕花圆环墙壁上,又反过来啪啪地打在他的脸上。夹竹桃叶影翻动,哗啦啦地在耳旁乱响。

 

“叶修,你今天话特别多。”韩文清说着,终于还是叩响了门环。

 

该来的总会来,俗话说,早死早超生,放到现在讲可以说是很形象了。

 

“快让我把想说的都说了吧,还有”叶修耷拉着眼角,一把推开了面前的黑漆木门,“现在没有啥小厮会在这候着听你敲门然后给你开门,再说谁家大中午的锁门,电视剧看多了吧。行了,进吧。”

 

韩文清迈过门槛,墙内一株夹竹桃,面前一座青瓦照壁,上绘福字兽纹,下有须弥座,刻山海景,砌云间松。

 

……

 

说起来,见家长还是被韩文清提上日程的。

 

那是叶修出院后很普通的一天,君莫笑正在轮番碾压寒烟柔、包子入侵、迎风布阵等一群人,一边打一边用牙签扎起陈果削皮切好的水果拼盘美滋滋地吃着,日子不能再美好。

 

然后,他就收到了韩文清的信息。

 

“叶修,要不要回你家一趟?”

 

君莫笑抽搐了两下,被寒烟柔抓住机会,一个龙牙挑翻在地。

 

“额你们打我处理点事。”叶修拿起手机离开座位,君莫笑没了控制,整个人生无可恋地躺在竞技场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摩擦,再摩擦。

 

“老韩你有什么想不开的,来跟哥说说?”叶修干脆是一个电话打了过去,然后整个人陷进沙发里,把水果拼盘稳稳放在肚子上,扎起一块西瓜,大口大口地嚼了起来。

 

“和家里交代一下吧。”

 

“那干嘛要现在?过两年不好,等叶子长大了带回去多省事。”

 

韩文清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下这个“省事”:“你都多少年没回去了?”

 

“不多,两三年吧。”

 

“上次回去你见到你爸妈了?”

 

“没有,就是去借了下户口本,更新我弟的身份证用。”

 

“借?”

 

“我可是还了的。”

 

“……” 韩文清清了清嗓子,“总之,我觉得现在这个情况不通知一下不太合适,而且我们已经确定关系了,按理应该和家里说一声。”

 

一番小小的交涉后,叶修终于妥协了。他也明白老韩说的道理,自己是无所谓,但并不想把韩文清也拉入家里的黑名单,或者至少让他排在靠后一点的位置。

 

“行吧,” 叶修咕噜噜地嚼着一块哈密瓜:“我爸要是抄家伙你挡着啊。”

 

“其实你现在回去应该不会被打。”韩文清幽幽地回了一句。

 

叶修闻声忽然笑了:“可以啊老韩,孺子可教。哪天有时间?你说吧我都行。”

 

“五月二十九,最近打比赛有点忙。”

 

“额……” 叶修用牙签在最后一块木瓜上戳出了一排小洞。

 

……

 

再然后,就有了韩文清踌躇在叶修家门前的那一幕。

 

二环内老四合院,军人背景,一院诗书,一院花鸟,这是韩文清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叶修带着韩文清穿过前院,穿过月亮门,两人走得很慢,韩文清得以看清了周围的景象。

 

方砖墁地,青石作阶,前院厢房前支着一个葡萄架,手掌般宽厚的嫩绿叶子密匝匝地相互搭在一起,阻隔了晌午的阳光,只留几束穿过缝隙洒在青石上。小葡萄已经长了出来,水润饱满,一串串垂在架子上,还未褪去青涩的色泽,和周围的绿叶融为了一体。

 

葡萄架子上还挂着三个鸟笼,三个,却也被巧妙地排布出一点错落有致的美。据叶修的现场介绍,一只是画眉,一只是金丝,还有一对珍珠鸟。很多年了?韩文清这样问。叶修说是啊,走的时候就有,金丝大概是新来的,以前家里有一只差不多的,但不是这只。我爸很喜欢喝酒遛鸟,不玩女人。

 

前院还有一小段抄手游廊,灰色的石柱上爬着牵牛花藤,因为是中午,大部分的花儿都谢了,只剩为数不多的几朵还缠绕在藤蔓间,被朝露晕染开的淡紫色在风中酿出一片宁静与清香。游廊连着一个垂花门,门的那边,一株古槐孑立,伸展的枝叶为大半个院子铺上了一层沁凉的阴翳。

 

清风入弦,槐花咽鸣蝉。

 

两人没有走进垂花门,而是穿过前院去了后院。内院正中为北面正房,东西各一厢房,院内和门口一样种的是夹竹桃,只是还未到花期,绿的十分朴素。

 

韩文清还沉浸在世外桃源的惊讶中没回过神来,只听那边叶修吱呀一声推开了正房的两扇门。

 

“妈,老叶,在没?我回来了。”

---------------------------------------------------------------------------

见家长,就是这么刺激

叶不修:其实哥小时候也是背过论语诗经的/大兵

老韩:我也会,蒹葭苍苍……

叶不修:老韩你敢家暴我?信不信我离家出走QAQ

评论(35)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