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韩叶】原来这就是爱(33)

韩叶 生子

设定和原作时间线重合,叶修被逼退役之后揣包闯荡网游,两个不只情为何物的“工作狂”的故事

半夜码字码爽了那就来一发吧,果然冬天和被窝最配了

前排给叶弟弟点蜡


(33)


晚点儿的时候,厨房的矮烟囱冒出了阵阵炊烟,叶母刷干净了好久没用过的老灶台大锅,舀进几大瓢清水,点上火盖好盖子,像叶修小时候那样。

 

说不上是方便或者做的味道更好,更多是一种仪式和庆祝。比如叶修就很喜欢那口大锅,他觉得大锅做的饭最好吃。

 

灶台旁放着两盖帘的饺子,从中心开始向外旋开,镶着带花褶儿的边,小巧精致。

 

当然,所谓完美也是需要衬托的。

 

“再一遍啊,老韩你看好了,不是,别弄那么多馅,半勺就行,然后先把中间捏上,对对对,再一点一点从两边往中间挤。”叶修熟练地包好一个饺子,和之前的那些完美小饺子整齐地放在一起。

 

而一边的韩文清,双手不止沾着面粉,还有先前包的几个残留的黏面皮。他聚精会神地照着叶修说的,放下半勺肉馅,先把中间捏上,然后把两边往中间一挤。

 

也许是因为力气过大,饺子下面漏了个洞。

 

“额行吧,这个我们叫它馅饼。”叶修接过韩文清的完成之作,放进一边的小瓷盘里,林林总总,高低错落,摆的全都是韩文清下午的成果。

 

除了小萌新“馅饼”,还有“馒头”,“花卷”,“麻花”和“年糕”。

 

“妈,最后把这点也煮了吧。”叶修把盘子放到盖帘旁边:“煮成片汤正好给我弟,他不是喜欢嘛。”

 

叶母扭头看了一眼青花瓷小盘,有点于心不忍。

 

这么好的盘子,真是可惜了。

 

“老韩啊,你说你这水平,以后怎么过日子。”叶修弹掉手上的面粉,颇有感慨。

 

“你做饭,我做别的。”韩文清并不担心。

 

“你哪里看出来我会做饭的?”叶修挑眉。

 

“包饺子包得很好。”

 

“啧,这就是你观察不仔细了。我除了会包,就是会吃了。和面拌馅都是我妈弄的。”

 

“……” 韩文清很想感叹一下,但发现自己好像并没有立场感叹。

 

“没事,我可以学。”韩文清思考片刻,轻轻把手覆在叶修肚子上,郑重其事地说道: “好好照顾你们。”

 

“老韩……” 叶修握住了韩文清的手。

 

“嗯。”

 

“你手上都是面,欺负我衣服是白的啊。”叶修说着推开那只手,像模像样的掸了掸皱皱巴巴的T恤,然后弯腰开橱柜拿出了一个小瓶子:“喝口。”

 

韩文清也没多想,当然舌尖碰到那玩意的时候也没多喝。

 

“什么味儿?”叶修明知故问。

 

“白醋?”  韩文清皱眉,这味道显然是不好:“给我喝这个干什么?”

 

“酸啊,酸就对了。”

 

“……” 韩文清表示很委屈,不会讲情话,这也不能全怪自己不是吗。

 

第一波饺子上桌的时候,叶秋踩着点回来了。

 

“哟,今儿吃饺子呀!不错不错!”熟悉的料酒混着花椒水的腌制馅料的气味,瞬间绽开无数道味蕾。

 

“哎还是小饺子?妈你好久没包过小饺子了。”叶秋连领带和公文包都没放下,伸手捏了一个就往嘴里送:“嗯,好吃!”

 

“好吃啊,哥包的。”叶修闻声从里屋走出来。

 

“馅反正不是你弄的,好吃也和你没关系。”叶秋塞着满嘴饺子,两腮鼓鼓的:“还有你怎么回来了?这次又想干啥?哟我大侄子也回来了呀!”

 

“你这不废话么,几个月不见怎么又傻了。” 

 

“你管不着。”叶秋头也没抬,去在意这种程度的嘲讽对他来说完全不如饺子来的实在。

 

“我没想管啊。”叶修几步走到叶秋前面,麻溜地抢过叶秋到了嘴边的饺子,一口吞了下去。

 

“……不说了,快吃饭。”叶秋夺过筷子,绕到餐桌另一边。

 

“还没洗手呢,脏不。”

 

“你什么时候走?”

 

“早着呢,别想了。”

 

“……混账哥哥。”

 

“就喜欢你这句。”

 

“……” 如果要是放在十几年前,叶秋这个时候就会皱着小眉头撅着小嘴去揪妈妈的衣角,但现在不一样了,西装领带,就要配一个标志性的精英微笑。

 

可还是好气哦,混账哥哥依然那么欠打,可身子却越来越金贵,只好记到下次算总账。

 

只是当三年后的某天叶秋看见叶修揣着一双崽大摇大摆走进家门时,那就是另一番光景了。

 

韩文清出现在屋里的时候,叶秋正试图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摸一把哥哥的肚子,但手还没送到叶修身边,抬头便对上了一双浅灰色的眸子,目光凌厉清冷,似曾相识。

 

记忆顺着倒流的时间连成一条线,又从角落里翻捡出一些零零散散的画面。几月前清冽的冬阳从碎片一角照进现实,叶秋穿着呢子大衣站在兴欣网吧大门外,那人踩着薄雪和满地炮竹衣残缺堆叠的红色,走到他面前。

 

他用手擎住叶秋的肩,问他孩子还在吗。

 

“你哥我能一挑二啊。”但是叶修无所谓地笑笑,仰头喝完了瓶底的果汁,一阵风从大门穿堂而过,吹散了好不容易积攒的暖意,前台的记事簿干燥而生硬地哗啦啦翻过很多页。

 

“你来我家干什么?”叶秋站在灯光与夜幕交接的半明半暗处,睫毛滤去橙黄色,只留灰黑的阴影覆着眼眸。

 

“秋儿,你认识小韩?”下一秒,叶母的声音忽然打破了安静,新出锅的饺子的腾腾热气阻隔了视线,等画面再度变得清亮时,气氛似乎也被渲染的柔和了很多。

 

叶秋忽闪着一双黑色的眼睛望向韩文清,眉尖微蹙透着一股子天真无辜,他礼貌的伸出手做出握手欢迎的姿态:“大哥你好,初次见面,你是?”

 

“叶秋。” 不知何时,叶父也站在了叶秋后面:“怎么回事?你早知道你哥的事?”

 

“什么事?” 叶秋转头望向他哥哥,忽然一脸震惊:“我去哥你怎么把肚子搞大了?”

 

他转念一想,觉得自己好像暴露了什么,随即改口道:“不对不对哥你怎么变胖了?”

 

“你不是早知道么,他搞的,啧,一会儿不见更傻了。”叶修甩手指向韩文清,笑得嘲讽。

 

“叶秋对吧,咱们上次在兴欣门口见过的,我是韩文清,你好。”韩文清说着便握住了叶秋悬在半空的手。他感到对面的人在微微颤抖着,手心还出了一层冷汗。

 

这就不能怪自己握得太用力了,不然握不住呀,第一次见面闹的有点不愉快,第二次一定要要显示出真诚和歉意才好。

 

只是叶秋疼在手上,戳在心里。

 

他瑟瑟地转过头看向叶父,上齿把下唇咬得有些发白,许久才挤出一句:“不是,爸……”

 

“知道了也不告诉我们?”叶父目光逼人。

 

“是他,我哥不让我说。”

 

“我可没说。”叶修摊手:“再说了你啥时候怕过我,我不让你说你就不说?”

 

“秋儿啊,你这做的可就不太对了。”叶母放下饺子,语气里夹杂着失望:“这么大的事怎么能瞒我们这么久,你哥要是不回来是不是你就准备过几年等孩子会跑了再说?”

 

叶秋的脑子被一连串的“说”瞬间塞了个满,沉甸甸的晕乎乎的。他越发地想不明白,怎么稀里糊涂地锅就被甩到自己这来了?

 

“没有,妈,我当时去的时候他们还……”叶秋举起锅瞄向了哥哥,然后就看到那边一个小混混和一个收钱包的街霸齐刷刷地握拳伸出拇指,在脖子上利索地从左往右横向一划,嘴角上扬,眉间带笑。

 

“……还……我喝的有点多,忘了说了。”有时候还是躲在锅里比较安全。

 

那天晚饭,叶母撤了弟弟面前的饺子,去厨房鼓弄了一会,然后端出了一碗片儿汤。浅翡翠色的白菜末混着粒粒猪肉,幽幽地漂在饺子汤上。他甚至怀疑老妈把前几天已经风干的剩馒头也加了进去,殊不知那是韩文清因用力过猛而包坏的所谓饺子。

 

叶秋开始为自己以后在家的地位感到担忧了,怕不是哥哥那个小的出来以后,自己就要再降一级,背锅不说,可能还要前面抱个孩子。

 

劳苦人民面前有三座大山,可他一座也推不动。

 

山那边的风景无限好,总有一天,总会有的,他要离家出走,出去看看。

 

叶秋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狠狠地咬了一口“剩馒头”,然后牙间一粘,没熟的面团被切了半,中间的味道妙不可言。

 

今天也是充满惊喜的一天呢。

 

如果有一点值得叶秋高兴的,那便是晚饭之后,叶修往葡萄架下的摇椅一躺,看着弟弟摆出一副请君自便的姿态:“你不是早想摸了么,摸吧。”

 

叶秋狗腿地凑上前去,把今天早些的事忘了个光。

 

叶修看着那人一副兴奋地搓手手又不知道从哪开始的样子轻轻“呵”了一声。自家的弟弟还是太单纯,脑子里弦不少,就是一个弯都不打,离家出走的话肯定是要吃亏的,不如呆在家里,少点世故,多去干干靠智力的工作。

 

“看你激动的,”叶修把身子往上蹭了蹭:“哥教你啊,看好了。”

 

叶修伸出食指,在肚子上戳戳这戳戳那,没多久,圆圆的小丘上就鼓出了一个小包。

 

“来手给我,”叶修想也没想地就握住叶秋的手腕往自己身前凑,完全没感觉出那人忽然僵硬的小臂:“放这,嗯,咋样?”

 

“动动动了?”叶秋嗖地一下把手抽了回来,整个人弹出去三尺远,面露惊恐。

 

“啧,出息。”叶修伸了个懒腰坐起来:“行了那就这样吧,摸完了。”

 

“哎哥哥哥别啊,再来一次好哥哥了我保证这次不跑!”叶秋把人又摁回摇椅上。

 

“摸一次背一次锅啊,三分钟起步,多了加价。”

 

“把以前那些算上的话,我是不是能摸到明天早上?”

 

“那些不算,我都替你离家出走了,你得谢谢我。”

 

“混账哥哥。”

 

“我走了啊……”

 

“别别别我错了……”

 

微风抚过葡萄架,皎皎白月影,簌簌打叶声。

--------------------------------------------------------------------------

好喜欢这对兄弟啊啊啊不自觉的给叶秋加了好多戏。

叶秋在家里被叫秋儿,儿化音那种读作秋er,不要分开念,会成为荣国府的丫鬟的。

后排解释一下,叶秋是过年那会就知道哥哥和老韩的事了,当时对老韩怀有敌意,所以最一开始在家里看见他的时候也很有敌意,然而他不能让父母知道他知道他俩的事所以叶父叶母出现他就开始装傻不认识他们不知道他哥有了,结果被叶不修和老韩坑了并且背锅这样哈哈


评论(13)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