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韩叶】原来这就是爱(34)

韩叶 生子

设定和原作时间线重合,叶修被逼退役之后揣包闯荡网游,两个不只情为何物的“工作狂”的故事

#用尽毕生词汇系列

#就快要断更于手冷了,谁说有暖气就暖和的QAQ

#祝大家食用愉快


(34)

傍晚的微风摘了槐花清甜的香气,散落在小院子的各个角落里。月光在白墙灰瓦上描绘出夹竹桃和葡萄架的剪影,去了鲜明的色彩以及细致的枝叶纹理,摇曳张扬的灰色,模糊的轮廓,把万千情感都藏匿在了其中。

 

于是呈现在人们眼前的,只是一个宁静而安详的夏夜。

 

灯不明,影不明。

 

叶修带着韩文清在附近的巷子里走了一圈儿,深色的青石板路沉淀着两人的脚步声,两侧是低矮的卷瓦灰墙,隔三差五能遇见一盏昏黄的老路灯。影子在墙上被拉长缩短又拉长,像一幕走马灯,转了一圈儿又回到原点,尝试着向人们讲一个故事,讲了很多年,可惜讲不明白。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叶修不乏有些饭后的困倦和强行被拉出来锻炼的小怨念,而韩文清则更多是沉溺于周遭的氛围里。

 

仅仅半天,他已经产生出一种穿越了时空的错觉,就好像一路从杭州开车到北京,霓虹灯的光影从高速旁逐渐淡出,现代的文明社会也随之隐匿了起来,等到朝阳再升起时,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他脱离了自己电竞选手的身份,脱离了职业和与之相应的责任,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人,回归到最简单最纯粹的情感,带着那个他回家看看。

 

古树古道,很多年前的车马还在碾压着黄沙与红尘。草木冬枯而夏繁,且有绿叶,叶落归根。

 

也许就是今天吧,韩文清这样想着。

 

两人不知不觉间又走回了叶修家的小院子,走过爬着牵牛花的长廊,颔首穿过垂花门,进了他们暂时居住的后院儿。后院的两间厢房因为人丁不旺已经很久没有人住,被叶母收拾出来做了客房,并且隔三差五地来收拾一下,以至于让这样的忽然到访也算得上是宾至如归。

 

雕花的梨木床,绣着龙凤呈祥的红绸被,鸳鸯枕,木格子窗。窗外是那棵很远很远就能看到的老槐树。以前树下的盆栽夹竹桃已经长大了,就是现在前院的那几棵。

 

叶修踱到树下,在老树发皱粗糙的树干上拍了拍。

 

“小时候哥还会爬树呢,我和叶秋上去摘花,打下来做饼子吃。”他说着抬起头,几片花瓣随意地飘落在发间:“其实现在也会,就是揣着它不太敢。”

 

叶修轻轻把手放在肚顶,叶子感受到温度,伸展了一下小脚丫以示回应。

 

“其实你要不说回来我也想不上回来看看,”见韩文清没搭话,叶修继续自言自语道:“幸亏是跟你一起来,不然又要吃枪把子。行了,这次呆了一天,明年后年的份儿也还清了。”

 

“叶修。” 熟悉的沉稳声线从背后传来。

 

“嗯?叫哥干啥?”叶修回头,后背倚靠在树上,花瓣从发间滑落在了肚子上,叶子似乎也闻到了花香,伸出小手想要抓到那片白白的小玩意,隔着肚皮,把叶修挠的痒痒的。

 

“生日快乐。”

 

“哟还这么客气,这是要送哥礼物的节奏?”

 

“嗯,算是吧。”

 

“不错不错,来者不拒。”叶修从树干上起身,向前走了几步,眼里的小期待忽闪忽闪。

 

最好是一打橙装,不不,还是橙武吧,或者是解约霸图签约兴欣的合同书?他的没有,心脏张的也好啊,白言飞的也凑合能用。

 

几百里之外没了队长在组织霸图队员泡吧的白言飞打了个喷嚏,忽然有点想裹紧自己的小被子。

 

“这可是你说的。” 韩文清解开夹克的扣子,把手伸进里衬的口袋,眉间似乎略过一丝欣喜。

 

“嗯啊,白给我东西我为啥不要?” 

 

“这个给你。”

 

韩文清掏出四方的小盒子,打开盒盖,单膝跪地。

 

一枚戒指静静地躺在锦缎间,套住了银白的月光。

 

“叶修,我们结婚吧。”

 

一句简单的话,陈述一个简单的事实。

 

可是,自己的心跳为什么还是越来越快了?

 

叶修愣在原地,一时恍惚。

 

像在山涧抚了一把古琴,然后水袖一挥,琴声断而水声促。

 

如举杯望月,忽覆杯掷盏,酒落尽而笑贪欢。

 

微风卷起地上细碎的落花,打着旋儿向上升着,又忽地放开手,于是在初夏的夜晚,纷纷细雪白了绿色的枝头。

 

“叶修,刚认识你的时候,我只想和你打一架。后来,咱们不相上下,我想和你打很多架。你是个好对手,和你打架很痛快。”

 

韩文清直视叶修如墨的眼眸,捧了一泓清泉在自己眼底,水波微漾,晕开淡淡的花香。

 

“现在,我还是想和你打架,想和你一直打下去,打一辈子。然后一起去网游里浪,为霸图也好,兴欣也好,都不重要。”

 

“但我不光想和你打架,我还想和你好好的过日子。带你,带叶子去看每一场没有你我的全明星。”

 

“虽然现在这样也不错,但我很不知足,我只想完全地拥有你。”

 

“叶修,结婚吧。”

 

“我爱你,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

 

曾经的他,城门外黄沙古道棋逢对手,二十招过,幸逢至交。

 

曾经的他,几渡巫山云雨,兴之至,始觉其滋味。

 

曾经的他,阅尽千帆,唯一顶乌篷船以寻。

 

浪卷潮头,舟行万里而数数然归,十年一梦,至此幡然而悟。

 

吾之所求,自始至终,唯一人也。

 

唯君也。

 

白衣公子的袖间绘着水墨青山,他撩开乌篷船的幕帘,径自下了船。

 

月上梢头,花满汀洲,故人犹在。

 

他行过十年烟波,立乱峰于九州,以长棹扰潮头,驭御龙以潜游。

 

然繁华落尽,始觉春空。

 

公子看着眼前屈膝邀杯的故人,玉手微抬,眉眼含笑。

 

“与我共度此生,可好?”

 

“好,甚好。”

 

素月如炼,水远烟霏,一如当年举杯相酌时,对影凝睇,尽数风华。

 

——此处有风月,风月倚江山。

 

叶修三两步走上前,伸出手来,让韩文清把戒指套在了中指上。

 

韩文清握着他的手,只觉得那人指尖微凉,却带着一点小粉红,甚是可爱。

 

“好是好啊,我都说了来者不拒了总不能反悔是吧 ” 叶修收回手,对着月光把戒指在手指上转来转去:“但你这就不厚道了,我过生日送我个戒指,那等你过生日的时候都明年三月份了我再送你一个多不合适。之前又没啥机会,联赛冠军的话今年我看好轮回。”

 

叶修扶着肚子弯腰拔了地上两根狗尾草。

 

“你知道我小时候玩什么玩的最好吗?”叶修把草叶子一根根去掉。

 

“超级玛丽?”韩文清看不清事情的走向。

 

“得了吧,那时候哪让玩电脑啊,”他把带着草穗的细茎抽出来,截成合适的长度:“是翻花绳,呵,想不到吧。”

 

“一开始我也不知道都是女孩子玩的,就仗着自己手速快花样多欺负别人,结果后来都没妹子跟我玩了。” 

 

叶修把两个青穗缠绕在一起然后固定,做成一个小球的形状。

 

“忽然想起来就和你说说,后来有电脑了谁还玩这个,就是多了几个没用的技能点,比如说这个。”

 

修长的手指在草杆间来回翻转,把两根茎相互缠绕在一起,然后在中心弯出一个手指大小的圆圈儿,又把多余的长度去掉,把露出的尾部藏进毛球的下面。

 

狗尾草做的小戒指,就这样静静躺在叶修的手掌心了。

 

“来,手伸过来试试,我觉得大小应该差不多。”叶修抬起韩文清的手,两指夹住他的中指,把“戒指”带了上去。

 

“哟,还不错。”叶修对自己的成果颇为满意。

 

韩文清也是。

 

“行了,你也有了,我看明年你生日唔……”韩文清双手摁在叶修肩头,不等他说完便颔首献上了一个吻。唇舌相触,一小股电流顺着叶修的神经传至头皮指尖,还刺激得心里痒痒的。

 

槐花纷落,是五月的雪融化在了心头。

 

暖风吹起叶修鬓角的黑发,扫在韩文清的脸颊上,扫得他心里也痒痒的。

 

“老韩啊,” 一吻结束,叶修轻轻推开韩文清,用手背拭了拭嘴角,唇泛樱红:“你计划好回我家拿户口本的是吧?”

 

“嗯,” 韩文清承认得坦然:“和伯父说清了,他就给了我了。之前上网查结婚需要带的证件,身份证你我都有,就差你家的户口本。”

 

“行啊你,哥都没看出来,”叶修拍拍韩文清的脸颊,“搞得神秘兮兮的。行了,现在我都是你的了,你也都是我的了,最好你霸图的资产也是我的。”

 

“这个有点难,我能帮你搞两身装备。”韩文清竟然很认真地思考了一番。

 

“好嘞,这个戒指收的不亏。哥今儿奖励奖励你,说吧,想要啥?”末了他又淡定一笑,补充一句:“来者不拒。”

 

“想要你。” 韩文清郑重道。

 

“不已经给你了吗?啧这话说着我自己都一身鸡皮疙瘩。”叶修把两手放在腹部两侧,戒指的银光在白衬衫上熠熠闪着:“你家叶子都听不下去了。”

 

“要,你。” 韩文清放慢语速,又一字一字重复了一遍。

 

“哦想打炮就直说,今天怎么这么矫情。”

 

叶修揽住韩文清的脖子将他带至面前,温热的呼吸把那人的耳根染得有些发红。叶修凑上去前去,故意朝着他的耳畔又吹了一口气,目光流转,携上一抹唇角的樱红。

 

“文清啊——”

 

像花繁时浓密极了的香气,使人不得不张大嘴巴深吸两口。

 

略微沙哑的声音,浓妆艳抹,如履薄冰。

 

“——我,爱,你。”

 

一株古槐,两相凝睇,三影对月。

 

他摘去他头上的落花,拈到面前嗅了嗅。

 

花本无味,只因岁月为其添香。

---------------------------------------------------------------------------

注:“立乱峰于九州,以长棹扰潮头,驭御龙以潜游”一句化用的邪叫教主《我之仅有》歌词,强烈安利教主的歌词,我的白月光啊啊啊啊

# 叶不修教育我们: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来者不拒是要付出代价的。幸亏是个戒指,万一老韩要是送大蜘蛛呢?

# 古风部分其实是和以前写的有呼应的,但鉴于我更新龟速大家大概已经忘了,这样食用也是没问题的

# 论今天楼主百度了什么——结婚需要什么证件,算了反正首先……

# 还有祝明天四六级的小伙伴们一切顺利!

评论(29)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