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韩叶】原来这就是爱(37)

韩叶 生子

设定和原作时间线重合,叶修被逼退役之后揣包闯荡网游,两个不只情为何物的“工作狂”的故事

沉迷剑三吃鸡和舔野男人们的我发现自己给基友立了个让叶子十天发动的flag……

37

 

青岛的夏日总是有着一层濛濛的水汽的,即使是入了八月、艳阳把空气描得锃亮时,忽然吹来一阵海风,那黏人的酷暑便被淘洗干净,倏地一下消散了。

 

然而这风扑在叶修身上,却被他身前突兀的圆球阻断了去路,变得懒散不堪,原地丢下厚重而多余的水汽,才一身轻松地跑远。

 

“老韩你们这怎么这么热,早知道不过来了。” 从外面买东西回来,叶修的短袖衬衫像在水里捞了一把,半透明地贴着前胸后背,也把肚皮透印出淡淡的粉色,快要滴出水的衣摆直直向下耷着。

 

叶修把购物袋往门口一扔,利索地扒掉上衣打开空调,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半个身子都陷了进去。浅绿的沙发接触到汗液,瞬间被阴湿成了深色。

 

“是你热,不是青岛热。” 韩文清小心翼翼地把大纸箱搬进屋靠在玄关,走过来拿起遥控器关了空调:“去洗个澡就好了,你这样小心感冒。”

 

叶修扭着屁股往下蹭了蹭,双腿伸直,微微分开,头不偏不倚地枕在沙发后沿。叶修撇眼看看自己面前挡住视线的小丘,觉得今天自己的京瘫等级又有显著提高。

 

但这也是出于无奈才点亮的技能点。孕期过九个月,叶修深感腰腹的负担越来越重,叶子也有向下走的趋势,顶得他双腿合不太上,而且走路多一点便累的不行,甚至以前跑200米也没出过这么多汗。

 

“你说你拉着我去为了什么啊,都这日子了你就不怕我生半路上。上个楼拉着床还得推着我,不累啊。” 叶修抬起脚去扒拉茶几上的空调遥控器,开始了一条咸鱼最后的挣扎。

 

换了居住地的咸鱼欣喜地发现这里有一张绵软的沙发,于是翻起身来更加艰难了。

 

见叶修快要得逞,韩文清利落地把遥控器拿走放在了门口橱柜上:“不累,快去洗澡,医生都说你缺锻炼,到时候生不下来还得挨一刀。”

 

听见韩文清提起这茬,刚想飙垃圾话的叶修忽然收敛了很多,蹭着沙发扶手慢慢起身,乖乖走去洗澡。

 

叶子可以说来的很是时候,因为正好赶在了叶修退役的这一年。但同时,也可以说来的不太是时候——挑战赛报名也就是这几天的事了,而叶子出生,也是这几天的事了。叶修不敢想自己挨一刀然后在床上一躺就是十天。尽管和老韩一起住这里很美好,但准备工作尚未完善,叶修耽误不起。

 

—— 毕竟自己只是过来生个娃的,这样的生活,还不属于现在。

 

厕所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蒸汽渐渐模糊了浴室的毛玻璃门,几滴凝聚的水珠扭扭曲曲地滑下,在门上勾勒出一瞬间的清晰。

 

韩文清看的里面的人似乎在呆呆地站着,手放在肚子上,水滴顺着发尖啪嗒啪嗒地落在脚边。

 

叶修也看到老韩在客厅认真地拆箱子。只是浅浅的一瞥,不小心又瞥进了有些向往的生活。

 

但很快,新的水汽便氤氲上了那几条浅浅的痕迹。

 

韩文清在青岛也是有自己的房产的,二室一厅的小公寓,80平米,离俱乐部不远,是几年前战队的资产下分给队员们的。挂式电视机,浅绿的布艺沙发,灰色的现代款宽茶几。推拉窗占据了客厅大半个墙面,阳光洒进来的时候,整个房间显得安静而明亮。

 

平时战队训练和比赛很忙,韩文清很少回来这边,也只是平时休假的时候来偷一份闲。纵然工作遵循了自己的爱好,但忙的久了,却也想抽身出来换个环境。今年战队有大的调整,张佳乐和林敬言刚刚加盟霸图,配装和磨合问题尚未解决,要按以前的习惯,韩文清可能一个假期都住在宿舍。但今年有了叶修和即将出生的新家庭成员,生活多了点滋味也多了份责任,所需要的空间也随之变大不少。

 

虽然这样来回来去麻烦了些,但有一点值得庆幸的,那就是张新杰就住在几层楼下。考虑到韩文清这边的情况,他把最近的众多事宜都自己揽了下来,遇上问题直接上楼一讨论,也是方便的很。韩文清很感激张副队最近的帮助,尤其是自己把大部分工作搬回了家里、很多联系上的事情还得拜托他的时候。

 

当然,这也包括一些其他的时候。

 

比如现在。

 

“韩队,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张新杰拿着图纸,不动声色地推了推眼镜。

 

“他闲的,好久没打游戏手痒痒。” 叶修坐在地上的一堆螺丝和木块中间,饶有兴趣地捅捅这个戳戳那个,没等韩文清开口便抢先回答道。

 

把方才没说出口的垃圾话丢出来,果然生活又美好了一些。

 

“哈哈哈哈哈老韩你也是闲的可爱,把半成品拆成那样也不容易。” 客厅里正在打超级马里奥的张佳乐提声附和道,手指在手柄上唰唰留下几道残影:“还有老叶你家就这点破游戏?别把你玩成手残啊我说……”

 

“那是给孩子玩的。” 叶修懒得理他:“没事,你玩吧,最多玩成二级手残,不能再高了。”

 

张佳乐手上一抖,差点没让马里奥在张牙舞爪的食人花前停住: “叶秋我跟你讲我就是现在不跟你计较,明年打爆你的头。”

 

“第一人称游戏,我看不到自己的头。” 叶修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摆弄手边的小木头。

 

“哟吼你承认我能打爆你了?”

 

“我可没说过,你们最多第二。”

 

“你们家老韩可在这儿呢啊!!韩队你听的下去吗不管管?!!”

 

“呵,他敢……”

 

“管不了。”

 

二人一齐回答道。

 

张佳乐咂咂嘴不再说话,他专心地玩起了超级马里奥。小人上上下下,吃金币的清脆声音不间断地从音响里播放出来。

 

想不开地付钱买狗粮,何苦呢。

 

张新杰表示并不在意身边成吨的狗粮,俗话说的习惯成自然,在他身上也是一丝不苟地体现了出来。他看看图纸,又看看地上的一坨,所好奇的只是韩队到底是怎么做到现在这个样子的。

 

故事讲起来其实很简单,叶修和韩文清去买婴儿床,叶修毫不在意地坐在外面等他,没参与选购,然后回去的路上发现韩文清买来一个DIY版本。

 

“老韩你为什么想不开?买个成品不好?”

 

“没给它做过什么,想试试。”

 

“哦。”

 

韩文清忽然来这么一句,就连叶修一时间也不知道回答什么好了,他从来没和自己说过这些想法,这是第一次。

 

和叶修能走到今天这一步韩文清固然高兴,但这种感情中也夹杂着一些其他的、随着时间推移而表现得越来越明显的情愫。

 

简单说来,韩文清感到愧疚和不安。从去年冬天到现在,两人聚少离多,来来往往终于是理清了感情这条不怎么纠缠、但是很细很长的线。他所注意的只是如走在钢丝上、没有平衡棒支撑的如履薄冰,但在这期间,叶修几乎一个人承担了孕期所有的情绪和不便。

 

而他所付出的责任,只是一开始意外地创造出小叶子罢了。

 

纵然明白所谓“以后时间还有很长”的道理,也明白成品和半成品的小床对叶子来说没有任何区别,韩文清还是这样做了,叶修也由着他去了。

 

其实叶修完全不在意老韩所说的那些“自己付出不够”。这个阶段,他本来也没什么可以付出的,既然有这份心,让他随着去做也算是心理上的一种慰藉。

 

十年,这些放在明处的道理和信任早都已毋需多言。

 

之后,就回到了开始的那一幕。叶修去洗澡,出来发现本来只有十来个部分的组装床变成了散落一地的小木块,韩文清坐在木块中间,试图把手上那片继续一分为二。

 

再之后,两人尝试拼回去未果,终于决定去请外援。叶修为此还极不情愿地把那条腰越来越紧的裤子重新穿好,不免又数落了韩文清一番。

 

张佳乐正好在张新杰那里一起研究战术,闻言便一同跟了过来。

 

四个人叮叮当当一下午,木块们终于在张新杰对其长度、大小、形状及边缘契合度的比较研究下成为了一个整体。

 

浅木色的小床,一米长,半米宽,浅蓝纯棉床垫的四周围着一圈坚实的木质栏杆,床头还刻着一幅孩子的风景画。

 

青草,大树,小花,暖阳,一对垂耳兔依偎在大树下,伸出粉嫩的小鼻子嗅着面前的花香。小蝴蝶从不远处飞来,试图停落在小兔的鼻尖。也许有一阵风轻轻地吹过,蒲公英微微倾斜,几朵绒球脱离花体,撑起蓬松的伞,准备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四人站着旁边,出现了短暂的安静。

 

终于还是算得上话多的张佳乐先开了口:“行啦老叶老韩,都要当爹了,不容易不容易。”

 

“叶子是吧,” 张佳乐拍拍叶修肚子,下一秒手就被叶修打跑。他不以为意,收回手继续说道:“看这是你的新床!不错吧是我还有你新杰叔叔帮忙装的,你俩爹太无能,他们只会拆别信他们。”

 

叶修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颇有兴致: “张佳乐你在和它说话?”

 

“是呀,你别告诉我你俩从来没试过?” 张佳乐略为吃惊。

 

“没有。” 韩文清坦白。

 

“额,算了,不过据说说说比较好啦。”张佳乐又盯着叶修看了一会,看着他衣服下略有起伏的生命的迹象,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到:“老叶当爹啥感觉啊说来听听,感觉怪好玩的。”

 

叶修被忽然这么一问,一时间也无从回答。什么感觉?他并没有认真感受过,如果要说起来的话……

 

“额,就是刚发现自己要当爹了吧……”

 

半晌,叶修给出了这么一个答案。

 

黄昏的光透过开着的推拉窗毫无顾忌地洒了满屋,挂在叶修细碎的发尾,映亮了他的一半侧脸。26岁的年纪,金色忽闪忽闪,浸润在眉间,也流连在他的眼眸,让他看到那条通往荣耀的路。

 

可再怎么说,他也才26岁,他穿着大号的红色圆领T恤,胸前一只巨大的嘻哈猴。他喜欢打游戏,工作上也好,生活中也罢。他还喜欢吃路边不健康的小零食,喜欢偶尔和韩文清出去在路灯下压个马路。

 

始至弱冠,不及而立,且斩龙蛇,或把酒扶柯。然三杯过,醉中归来,始觉少年心性。

 

不只是他,赛场上翻云覆雨、被人们尊称为四大战术师之一的张新杰,此时也只是穿着一件普普通通的黑色T恤,两只人字拖,喝着冰镇可乐,刚刚帮韩文清鼓捣一下午修好了一个小木床。

 

还有韩文清、张佳乐,脱去西服,攀附在那打了浆的棱角表面的气场全都随之收敛,只剩下几个依旧青涩的大男孩,有着鲜活的性格,享受着每天平淡的日常。

 

但叶修和韩文清很快就要为人父了。

 

紧张的,期待的。

 

很多时候转变就是这么突然,只有到拐角处才得以瞥见另一条巷子的风景。

 

世事多变,顺其然而行之,却也乐得其所。

 

韩文清把挂有三只小海豚的玩具挂在小床顶上,用手轻轻拨了拨。

 

此生无甚夙愿,唯有三求。

 

一曰宁,二曰康。

 

三曰与君同风雨,容膝长相守,雪径共白头。

--------------------------------------------------------------------------

很久之后张新杰接受采访——你做过的最自豪的事情是什么?
答:拼好了一张被拆成58块木板的床
很久之后韩文清接受采访——韩队你卖萌是什么样子?
答:把一张床拆成了50多块算吗。
众人递钱包

评论(20)

热度(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