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韩叶】原来这就是爱(38)

韩叶 生子

设定和原作时间线重合,叶修被逼退役之后揣包闯荡网游,两个不只情为何物的“工作狂”的故事

叶子不愿意面对现实,我也不愿意啊啊啊啊明天竟然就要开学了……而且北纬一度的地方连续一个星期20度是要闹哪样喂天天在屋里裹紧小被子


(38)

 

叶修搬来这边住也有一段时间了,眼看到了第40周,叶子依旧没有要出来的迹象。

 

“再过一周看看,洗澡的时候用热水刺激一下肚脐周围,多和胎儿说说话,每天适当运动运动,如果还不行的话就直接住院吧。”医生如是说道。

 

扶着一把老腰从医院出来,夏阳瞬间把叶修吞没,热浪从头顶浇灌而下,连影子也瑟瑟缩在脚底的一小块区域不愿出来。

 

“老韩你这身材还是不行啊,这大太阳下面连个影儿都没有。” 汗珠顺着叶修额头滑下,流过侧脸,啪嗒一声在他白色的汗衫上晕出一个圆点。

 

韩文清抬头看了看上面升得正高的日头,低头从包里翻出一把遮阳伞打在叶修的头上。

 

于是天空变成了浅浅的银灰色,热浪被阴翳抽丝剥茧,再扑到叶修身上时,只软弱无力地绕出半个圈儿,便急匆匆逃去外面了。

 

“哟这玩意儿不错,” 叶修走得离韩文清又近了一点,使自己完全置身于大伞下:“不过回来还是扔了吧,你搞得哥没理由不出门了。”

 

吃完晚饭,叶修按照医生的嘱托冲了个热水澡,关上灯便舒舒服服地往床上一躺。空调吹出的冷气随着扇叶上下摆动,玻璃窗隔绝了外面的水雾和杂音,只剩挂表的滴答声搅动小小的气流,随着时间安静地走着。

 

韩文清收拾好餐桌,进屋躺在了叶修的旁边。

 

楼下老路灯橙黄的光稀释了潮湿的夏夜,光线飘到高处,轻扣着窗,向屋内请进一层薄薄的温柔。。

 

两人似乎有一阵没有这么好好在一起呆过了。更多的晚上,是叶修在电脑前领着兴欣一帮新手抢BOSS杀人,顺便进行垃圾话教学;而韩文清也在他的笔记本前安排战队新赛季的训练事宜。每次韩文清忙完、关掉起居室的灯准备睡觉时,叶修已经倒头在床上,把被子踢成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了。

 

而今天的叶修除了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抱怨了两句,其他的时间都格外的安静。

 

“怎么了?手机游戏也不玩了?” 韩文清抹去叶修额前未干的发丝,在他的眉心轻轻啄了一口。

 

“老韩啊。” 叶修微微侧身,把重心靠在韩文清身上,以分去自己的一部分负担。

 

“恩?”

 

“你说我路也走了,澡也洗了,它怎么还不出来?” 

 

“可能随你慢性子吧。再等等,辛苦了。” 韩文清环过叶修的腹部,轻轻帮他按摩着后腰。

 

“嗯真挺辛苦的,我小看这龟儿子了。别说别的,出来先打一顿吧,不然以后还得了。”

 

听叶修这么一说,韩文清也有点忍俊不禁。临近生产,叶修真是吃了不少苦头,虽说他平时就是一副无精打采没睡醒的样子,但见这人注意到自己这一特点还是第一次。况且又逢盛夏,他随便动一动就是一身汗。

 

起初叶修还能把注意力放在荣耀上,但随着肚子里的小东西日渐不愿面对现实,于是多余的现实便在叶修后腰上狠狠戳了一记——

 

酸啊,疼啊,假性宫缩到是一阵不少,可正经的就是不来。

 

最近叶修干脆是连对小包子的称呼都改了,一口一个龟儿子的叫,美名其曰听张佳乐的话和它进行语言上的交流,声音还特别洪亮,生怕叶子隔着肚皮听不太清。

 

“老韩要不你跟这龟儿子说说吧,他们不说你像黑道的吗,搞不好就能把它吓出来,声音大点儿,要正经吓人的那种,它又看不见你那钱包脸。”叶修握着韩文清的手在自己肚子上摸来摸去,过了一会儿像是找准了位置一样,满意地把那人的手停在一处:“对着这儿喊,这是脑袋。”

 

“都说了万一女孩呢?” 韩文清选择性的无视掉叶修后面的话,只是对“拉出来打一顿”的快餐政策有些纠结。

 

“简单啊,那就你来打。” 叶修淡然。

 

“……” 

 

韩文清轻轻动了动覆在叶修肚子上的手,感受到里面的叶子又是一个鲤鱼打挺,随之周围的肌肉开始收缩。

 

叶修吃痛地皱了一下眉,韩文清的大脑一片空白。

 

“假的,淡定,你太高估这小兔崽子了。” 在韩文清没来得及做出任何过激反应之前,叶修抢先做出了解释。

 

于是韩文清的意识便拒绝性地跳过了反应阶段,由空白直接连回了平静的现实。

 

不错,岁月还可以静好一晚上。

 

“这又不是第一次了,” 回过神来,他听到叶修继续说道:“我觉得这龟儿子向着你,我前两天和张新杰抢野图BOSS,三回啊,关键时候它就来这么一下,结果哥就手抖了你知道吗,我这么多年都没抖过,回来你得赔我材料啊。”

 

“你肚子疼怎么不和我说?” 韩文清听得很是心疼,但也没有忽略叶子帮霸图抢了三个BOSS的事实。

 

这么可爱,怎么忍心上手打呢,回来给买糖吃才对。

 

“假的说了有啥用,你还不是干着急。” 疼这一下让叶修的脑子短了路,大实话到嘴边就溜了出来。

 

很少见到直白叶修的韩文清一下被这句话撩的有些不知所措,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心跳的声音有点大,不知道叶修听没听见。

 

头倚在韩文清胸口的叶修刚缓过来,舒眉叹一口气,挪挪屁股又靠的那人紧了一些,把整张脸都埋进了进去。

 

混着沐浴乳和厨房饭香的衬衫,令人安定的味道。

 

这是家的感觉吧,叶修不禁有些迷恋。

 

韩文清的胸口依旧在平静的起伏着,比钟表的滴答慢了几拍,仿佛不情愿赶上时间那匆匆的脚步。

 

细水长流,不知这一泓能否淘洗去河石的棱角,磨平岁月的痕迹。

 

宽厚的手掌覆在了叶修的头领,韩文清抚弄着他略显蓬乱的头发,看着怀中七八年前的少年的背影,有些感慨。

 

时间,终不像表针走得那样快。

 

“紧张?” 韩文清把人抱得更紧了,搭在肚子上的小臂可以感觉到叶子不安的翻动。

 

“说不上,就是怕疼。” 

 

“……辛苦了”

 

“老韩你有说这个的功夫不如做点实在的啊,你能让它早点出来就什么事都省了。”叶修戳戳自家的龟儿子,继续面不改色地说道:“干|我吗,听说管用。”

 

“……不了,你好好休息。” 韩文清不可察觉地咽了咽口水,然后试探性地想说点什么。

 

“想说啥快说。” 叶修最近被肚子里的小的折腾的全是脾气。

 

“唔……想和它说。” 韩文清支支吾吾。

 

“恩,那就大点声。” 叶修对老韩终于要有点作为的事实表示了满意:“注意语气,要有威慑力,总之对它不能认怂。”

 

韩文清撑起身子,离叶修身前的圆弧又进了一点,他清了清嗓子,手像哄小孩子睡觉一样在那小丘上轻轻地拍着。

 

“叶子。” 

 

没有任何威慑力的,反而透着一股子痴痴的傻气。

 

“别听你爸说的,他才舍不得打你,我也舍不得。”

 

“咳咳……快点出来吧,我们等你等了好久。别折腾你爸了,他也挺不容易的。”

 

“出来给你买糖吃,不过可能要过两年,你现在吃不了糖。”

 

言讫,韩文清又俯身在那肚皮上啄了一口,留下一个浅浅的红印儿。

 

叶修被韩文清突如其来的一套说辞叨念地有些恍神。他摸着刚刚韩文清吻过的地方,心里被不知名的情绪搔的痒痒的。

 

——也许明天,也许再过几天,就会有一个软软的小团子出现在他们原本生活的单行线上。等团子再长大些,还会伸着小胳膊给自己一个抱抱,糯糯地喊他们“爸爸”。

 

“爸爸”么……

 

似乎还有那么点期待呀。

 

——想带你去看北京的亭台楼阁,看青岛的海,西湖的山水。

 

——别的地方就算了吧,不住那里,离得有点远,懒得过去。

 

——但你想去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那就等春天的时候,折陌上青柳,赠沂水稚童。

 

……

 

也许是前一天的各种骚操作有了成效,叶子终于在第二天下午开始动作。

 

韩文清因为一些赞助商方面的应酬去了邻市,留叶修一个人在家里继续远程给兴欣进行训练。

 

君莫笑拎着银色的千机伞穿梭于各大公会和野图BOSS之间,浮空一个落花掌拍散了来挖BOSS墙角的霸气雄图小分队。叶修瞄准对面牧师,上挑,龙牙,天击,行云流水,不留给敌人一丝破绽。

 

看着君莫笑在荣耀里来回乱窜,叶修又低头看看自己抵在电脑桌沿的肚子,不置可否地叹了口气。

 

似乎有点羡慕这些能跑能跳的人们呐,当然要加上“能”这个前置。

 

想罢,叶修的手指继续麻利地操作起来。拔刀斩,崩山击,张新杰被死死地控在了君莫笑的连击下。

 

再然后,是一个打歪了的银光落刃,君莫笑啪地从空中摔到了地上。

 

短短的十秒间,君莫笑的血条见了底,BOSS也又一次落入了霸气雄图的手中。

 

而这十秒对于叶修来说是空白的,脑海中空无一物,甚至连时间也消失了。

 

其实从今天早上起床后叶修就不是很舒服,肚子有一阵没一阵地疼着,间隔到是不短,也没什么规律,叶修只当是被假性宫缩毁掉的另一天。

 

但吃完午饭,宫缩的间隔变得规律了许多,只不过叶修专注于抢红带加纳,并没有注意到这一转变。

 

直到他想用出银光落刃的前一秒,坠痛感猛地袭来,顶在桌沿的肚子变得发硬,叶子往下走了走。

 

叶修身下一热。

 

看着自己滴滴答答的裤脚,他知道这次是没跑了。

 

忍过一阵疼,叶修也没有让君莫笑回主城。他打开和张新杰的聊天框,不紧不慢地敲了两行字过去。

 

“小张啊,BOSS你们也抢了,过来送我去趟医院成不?”

 

看来看去,叶修感觉说得还不妥,末了又附上一句:“还有兴欣损失的材料回来算在老韩头上,他答应我的,直接转给我们公会就行。”

 

“不许反驳,你有打那俩字的时间小心我把你们队长龟儿子生路上/微笑”

----------------------------------------------------------------------------

相信我,叶不修高估自己了,他要能生路上,我直播吃键盘【滑稽.jpg

叶小修:好啊你们老的小的合伙欺负我身体不舒服还挖我BOSS墙角哼!老的去给我准备材料小的出来先打一顿再说!【说着插下一把大FLAG

叶子出生后: 那个护士你要干什么不你不许别打她手离她屁股远一点老韩你别拦我我要嘤嘤嘤了!!

评论(42)

热度(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