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韩叶】原来这就是爱(39)

韩叶 生子

设定和原作时间线重合,叶修被逼退役之后揣包闯荡网游,两个不只情为何物的“工作狂”的故事

生叶子没生完,咳咳写的比较详细,雷的小伙伴看个进度就好啦


(39)

 

张新杰手指轻敲方向盘,微微仰头看着前方交通信号灯上的数字。

 

“五分十一秒。” 

 

红灯变绿,车队开始不紧不慢地向前移动。今天天气有些阴,下午就飘上了淅淅沥沥的雨,雨水顺着挡风玻璃滑下,又被雨刷器撇到了两边。然后新的痕迹又模糊了车窗,信号灯的颜色便溢出了原有的逼仄的圆圈儿。

 

“等个红灯等了五分钟?能拆了它吗。” 刚忍过一阵阵痛的叶修长舒一口气,回过神来,就听到身旁驾驶座上的张新杰幽幽地报了个时。

 

说不上太难受,但疼起来有些迷迷糊糊,叶修也不知道他们在这个路口停了多久了,微微有些烦躁。

 

“不是,阵痛间隔五分十一秒。一般来说到五分钟就是可以住院的程度了。”张新杰指指车上的电子表,依旧认真审视着路况:“上次是三点三十五分六秒的时候。”

 

“小张呀,你不觉得咱俩就在往医院走吗。” 叶修拄着座椅慢慢往上蹭了蹭,找了一个稍微舒服点的姿势开始阵痛间隙的咸鱼摊。恢复了柔软的肚子被衬衫包裹得紧紧的,在米色的布料上留下几片深色的汗渍。

 

一眼望去看不到顶的摩天楼在车窗外有节奏地掠过,叶修开始数柏油路面上白色虚线的段数。

 

又是一个路口,张新杰拉住手刹,神情略微放松了些,开始回答方才叶修的疑问。

 

“从间隔五分钟到孩子出生一般会经历16-20小时,算起来不会生在车上。”

 

叶修把他的白线数到了第七十二条,然后断在了交叉的十字路口。

 

“呵。” 他有点想不出什么形容词来表达听到此事的感受,末了死鸭子嘴硬地加上一句:“都靠你来的快。”

 

又一阵宫缩袭来,小腹坠坠的钝痛。叶修别过脸去,抓着侧腹衣角的手暗暗用力。汗水打湿鬓角,他腾出手轻轻抹了一把。

 

张新杰扭头看着旁边眉头微皱的叶修,心里忽然涌上来一股说不出的滋味。叶神在荣耀场上搅弄风云这么多年,踏着放荡的步子来,叼着还未燃尽的烟头走,青烟在他身后从来不打圈儿,也许是因为他步履太轻快,也许就是随着主人那桀骜的性子。叶修回头拈来那抹青烟,眼角弯弯,笑着说哪有你们说的掀房顶那么夸张,你看,这是他的云淡风轻。

 

他从来不曾有什么脆弱,至少不是在人前的脆弱。

 

而现在的叶神,却把他柔软的一面完全展现在了张新杰面前,算是出于被迫,但也是在认知清醒的状态下。

 

“看什么?” 叶修抬手抚好鬓角被蹭乱的碎发,还稍稍打理了一下捏皱的衣角。

 

“……还好?” 看着叶修这一路上反反复复疼了几阵,张新杰也有说不出的心疼。

 

“行吧能忍。你再开快点就更好了。” 叶修拍拍旁边人的肩膀,随手往前一指:“看前面那绿灯了吗,还五秒,踩脚油门串个道我保你红灯之前能过去。”

 

“其实,到了医院也是一样疼。” 虽然嘴上这样说,张新杰还是挂了个五档,换到右边二车道,跨线前还规规矩矩地打开了转向灯。

 

“你和韩队讲了?” 蹭着两秒的黄灯走过路口,张新杰忽然想起忙了半天竟然忽略了这件事。

 

“啧,说了不还是在医院一样疼。他不五点就能回来吗,没差。” 一想到张新杰的16-20小时理论,叶修不禁有点小绝望。

 

比起韩文清,他此时其实更想静静。

 

但每每静下来,车前的电子时钟就会开始读秒,1、2、3、4、5……一直不紧不慢到59,然后从头再来。还要如此重复多少个来回,叶修已经懒得去算了,毕竟他数学不好,心脏也没有那么强大。

 

到医院办好住院手续,医生来检查了一番。虽然宫口只开了一指,但情况还算理想。

 

“先休息吧,有事情摁铃,顺利的话后半夜就能生了。” 医生摘下手套如是说道。

 

后半夜吗,叶修掰着手指头算了算,十几个小时,看来是没什么漏子可以钻了。

 

换上医院的病号服,叶修站在厕所的等身镜前有些发呆。淡绿色的纯棉交领衣服很是宽松,下摆将将及到膝盖。今天早上他刚刚刮过胡子,比起前几日毫无心情打理的自己显得精神了不少。怀孕九个多月,叶修的体态也没有怎么见胖,也许是因为荣耀的事说不上心宽,他的四肢还和以前一样,比正常标准瘦了那么一点。只是如此一来,身前的肚子就变得更加突兀笨重,和他身上其他的硬件格格不入。

 

有了叶子以来叶修还没有这么认真地审视过自己,因为没什么时间,而且也完全不在意这些变化。

 

可今天不太一样。

 

过了今天,他就可以卸下这个球了。

 

然后他会和老韩抱着一个软软的小孩子回家。

 

想到这,叶修不禁咽了咽口水。

 

没什么舍不得,毕竟到孕晚期后他连起床、穿裤子这些日常都成了问题,甚至整夜整夜的睡不好。他一天十几遍龟儿子地叫,就是盼着小家伙少欺负自己两天。而现在叶子终于要来了,叶修却忽然有点不知所措。

 

害怕吗?好像可以这么概括。叶修甚至不知道要用什么姿势去抱自己的孩子,小婴儿好像都是小小软软的,他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弄坏哪里。

 

想到这,他忽然觉得自己这爹当得有些失败,至少肯定没有荣耀打得好。

 

叶修看着镜子反射出的那圆鼓鼓的一坨,抬起手慢慢地放到了腹顶。手心里依旧是熟悉的温度,只是叶子比以往更加好动了,一下一下,沿着触觉顶在心尖上。叶修垂眸,想起昨晚韩文清的眼神,不禁学着他的样子在肚子上轻轻拍了拍。

 

“叶子啊……” 

 

手下的皮肤猛地收缩,叶修下意识地撑住墙,但整个人还是吃痛地抱着肚子蹲了下去。

 

“你个小兔崽子……” 

 

算了,有什么话还是回来再说吧,现在不能给它好脸色。

 

下午五点韩文清匆匆赶到医院的时候,张新杰正坐在病床前开着外放打游戏。整间病房都回荡着BOSS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嘈杂声。

 

“啧你坐那儿我哪看得到,” 也许是外放声音太大,叶修并没有察觉韩文清进屋,只是望眼欲穿地瞅着张新杰的电脑,拍拍自己的床沿:“还不是哥让你玩的,坐过来点儿。”

 

“叶修。” 韩文清几步走到床前,对于叶修半个小时前才通知自己改道来医院的行为有些愠怒:“你怎么这么晚才告诉我。”

 

看见韩文清,叶修眼睛亮了几分,透着些可辨的宽慰。

 

“哟老韩,来了啊。” 他重新拍拍身边的床沿:“来,坐。”

 

就像今年桂花开时,请了一位老朋友来家里喝茶闲聊一般。

 

“哎小张你别走啊,你坐那边不就得了。不是你至少把电脑留下啊。”

 

只是茶虽香花也好,问题出在那一心二用的老友身上。

 

“韩队,那没什么事我就先回俱乐部了,还有点工作没处理好。” 张新杰起身合上电脑,无视了叶修的要求。

 

送张新杰到病房门口,韩文清总算是抽出两分钟从半个小时的惊吓中安定了一下:“新杰,下午真是辛苦了,今天多亏你。”

 

“应该的。” 张新杰点头示意:“好好陪陪他吧,自己疼的可以还不想让你担心。叶神真的挺不容易的,今天晚上估计会更苦。”

 

想着张新杰的话,又想想方才那个依旧精气神很足、甚至有些无赖的叶修,韩文清有些不明所以。

 

“叶修,我知道你是不想让我提前担心,但不是说好有问题一起担着了吗……”韩文清关上门,几步走回到床边,想揉一把那人的头发然后和他好好谈谈。只是当他看到病床上蜷成一团叶修时,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像是心脏连同着周围血管气管都被狠狠攥了一把,被挤压的生疼。但这疼可能还赶不上那人的几十分之一。

 

明明前两分钟还什么事情都没有,再回来时,叶修仿佛换了一个人一般,安安静静地缩回被窝里,把脸埋进白色的被单,抓着腹部衣服的手暴露出清晰地筋脉和骨节。他双腿曲起抵在腹底,因衣服被抓起而露出的腹部也被他不自觉地挠出了几道红印。叶子在里面动得厉害,引得叶修整个身体也在微微颤抖着。

 

韩文清看不到他的表情,不知道是不是叶修不想让他看到。

 

过了也许是几十秒也许是一个世纪,叶修长出了一口气,紧绷的腹部也放松了下来。他缓缓地转过身望向韩文清,整个肚腹因平躺又高高耸起。他揉了揉眼睛,但眼角还是有些发红。

 

韩文清侧坐在床沿上,俯身抱住了叶修。他很想说一句辛苦了,但他发现自己已经说了太多遍。

 

叶修的手心渗着汗,握在韩文清的胳膊上,沁得他凉凉的。

 

“你快让我喘口气吧,还嫌不够热。” 叶修一把推开了压在身上的老韩。

 

韩文清这才发现,屋里空调24度,但叶修身上还是出了一层汗,额前的头发被打湿了几缕,没精打采地贴在额头。

 

晚饭的时候韩文清出去买了两个叶修爱吃的菜,阵痛间隙的叶修撑着坐起来,很给面子地吃了半碗,但享受了还没三分钟,又一阵痛起来,肌肉收缩僵硬的劲儿顶到胃,他一口没咽下去直接吐了出来,把碗递给韩文清说什么也不肯再吃了。

 

八点,医生又过来查了一次房。四个小时只从一指开到一指半,比正常速度慢了不少。

 

“有精力的话扶起来在屋里活动活动吧,会比躺着来的快一点。”

 

一听有办法加快产程,平时连散步也懒得去的叶修忽然有了精神,积极地表示要服从医生指令。

 

但当他两脚着地拽着韩文清胳膊缓缓站起来的时候,觉得事情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虽说只开到一指半,但叶子却实实在在往下走了不少,卡的叶修合不拢双腿,只能岔开一定距离双脚外八地站着。他的肚子也随着胎儿的移动坠成了梨形,现在受重力所牵扯,加剧了腰背负担,拉得脊柱周围生疼。

 

“啧,这个不太好受。” 叶修一手扶着腰,一手握着韩文清的胳膊,来回来去地在屋里转圈:“而且哥现在看起来肯定一点也不潇洒,失败啊。”

 

韩文清摸摸叶修覆在自己小臂上的手,心里酸酸的。

 

“呃老韩……” 叶修忽然收手,一把圈住了韩文清脖子,然后双腿承受不住重量般整个人脱力地坠了下去。

 

韩文清及时地捞住了叶修,以至于没有让他跪到地上。怀中的人把脸整个埋进了他的胸膛,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顶在自己腹肌上的肚子的坚硬感。叶修把他的脖子抱得很紧,仿佛在努力不让自己继续向下滑。在空调安静的扇叶声中,他好像听见了叶修咬牙的声音。

 

这样断断续续地走了一个小时,叶修终是没剩什么力气可以继续站着。此时的阵痛也越来越密集,缩短到三分钟一次。

 

叶修也不知道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哼哼的,但每次疼起来,他感觉自己精神都一下子涣散了,汗出了一身又一身,连带着床单也被浸得有些湿。他甚至有些记不起来打荣耀是一种什么感觉,也不知道安安稳稳睡觉的滋味。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一波比一波更猛烈的疼痛。小腹像在被大漠孤烟锤着,后腰插着叶雨声烦那把管他叫什么的剑,还在以黄少天的手速来回来去地捅。他很想把手死死地摁在肚子上,甚至有点想把孩子推下去,但一想到自己现在力气这么大也许会伤了那个小兔崽子,还是瑟瑟地缩回手抓在了床边的扶手上。


评论(35)

热度(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