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韩叶】原来这就是爱(41 完)

韩叶 生子

设定和原作时间线重合,叶修被逼退役之后揣包闯荡网游,两个不只情为何物的“工作狂”的故事


41

 

叶修醒来的时候,米色的阳光正从窗外一缕缕照进小小的病房。清晨的水雾还未散去,闲置在空气中揽来一片花香,折射着初阳,把平日里周遭景物细腻流利的工笔轮廓模糊成温润的水墨。

 

窗外的老杨树淋过整夜的雨,又晒了一天的太阳,叶片被洗净翻新,此时正被风吹得上下翻飞。沙沙的声音越过半透明的纱窗,在屋内编织起一个夏天。

 

在叶修的记忆里,有很多很多个这样的夏天。他记得小时候爬上老槐树去掏鸟窝,把自己藏于繁枝间,一叶障目便可不见夕阳。再之后几年,他遇见了沐橙和沐秋,三人凑钱买了台二手电脑,好在地下室的夏天很是清凉,不用担心低配主机把主板烧坏。嘉世第一次夺冠的时候也是夏天,不过按照荣耀联赛的时间表来看,那大概是初夏。也就是那次,他遇到了韩文清。

 

反而是最近的几年,叶修不太记得有什么可圈可点的事,大概不忙的时候去过几次西湖,毕竟周围的山都是绿色的,湖水也是绿色的,比对面的红色枫叶来的好看。

 

而今年的夏天,叶修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在梦里,他的一切感官都异常清晰,以至于后来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在痛。

 

叶修伸手覆上自己的腹部,感觉那里还有一点小小的弧度,但已经比之前好了不知多少。腰背的压迫感忽然消失,突如其来的轻松让他很是不习惯。

 

他还记得,梦的最后他摸到了一个软软热热的小团子,团子的头也就巴掌大,眼睛还没睁开,但哭起来声音可是不小,她还张开小手握住了自己的食指。叶修盯着那手看了好一会儿,还跟韩文清说这丫头以后不去打电竞真是太可惜了,当然弹个钢琴古筝的也不错,当败家子也没问题,你要努力挣钱养着。

 

梦到这儿就断了,他想当时也许是自己醒了,然后回到了那个飘着雪的十一月的冬夜。街上的霓虹灯都没有亮,昏黄的老路灯在雪地上画出一个个模糊不清的碗口大的圈儿,把仅剩的光亮塞进三尺厚的雪里。这晚,这条西湖边的路上没有车水马龙,只有一串歪歪扭扭的脚印若隐若现于路灯下,踩扁地上昏黄的光,使其陷进更深的雪里。

 

叶修抬头向上看去,没了光照的雪花被夜的黑色浸湿,包裹在身后嘉世楼顶黑色的枫叶logo上。也许是霓虹灯残留的温度融化了那层雪,粘稠如墨汁般的液体滴滴答答从上方落下,淹没了来时的足迹。

 

叶修把手揣在口袋里,刚签的协议书还是干燥清爽的,白纸黑字,一点也没有被夜色晕湿,分明的棱角扎在手心,留下一个许久没有消去的凹槽。他奋力在口袋里摸索了很久,也没有找到意料之中的另一张纸。

 

他走进兴欣网吧,他也不确定那到底是不是兴欣网吧,有霓虹灯的地方都被墨汁糊住了。他打开电脑登上荣耀,荣耀大陆也只有这一个人,他操控着一叶之秋漫无目地逛了很久,直到浑身发热,才发觉夏天到了。

 

地上黑色的雪凝固成了冰,反射着热烈的阳光,还有他的影子,他还穿着嘉世火红的外套。

 

叶修脱下外套,躺在冰上面无表情地睡着了。

 

果然,他又回到了那个梦中。

 

屋里没有开冷气,但夜里的凉意还未散去,略微潮湿的空气附在皮肤上很是舒服。房间除了叶修没有其他人,韩文清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了,印象中存在的小团子也不见踪影。

 

叶修看着窗外的大树,感觉梦中的一切终于开始变得不真实,这个世界的色彩太过鲜艳,以至于霓虹灯可以闪现出除了黑色以外的其他颜色;这里,温度还可以融化寒冰,给仲夏的枝头系上一抹清风。

 

因为周围实在太安静,当韩文清小心地推开门的时候,叶修还是听到了那细微的声响,他把头转向屋内,然后看到那个熟悉而高大的身影提着两份便当蹑手蹑脚地朝这边走来。

 

“老韩?” 叶修一时恍神。

 

“恩,醒了?” 韩文清闻声终于是放开了步子,三两下走到叶修床前。

 

“你回来了?” 叶修揉了揉眼睛,一时间还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现实。

 

“恩,刚出去买了份早饭,我看这边粥做的还挺不错的,说你要醒的早就吃点,还是热的。”韩文清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不到20分钟,没想到你正好醒了。”

 

“我睡了几天?”

 

“没有,就大概从昨天中午开始吧,看你太累了,就没叫你。”

 

韩文清把便当放在床边的小茶几上,打开盖子,又拿出从家里带出来的勺子放进碗里搅拌了两下,大米粥热腾腾的香气顿时扑面而来。

 

“闻到这个还真觉得饿了,前两天都没怎么吃。” 叶修总算是从那个做了一天的梦里回过神来,瞬间感觉整个人轻松了不少。

 

韩文清帮叶修把床背摇高,扶着他慢慢坐起来。他端起一碗皮蛋瘦肉粥,舀起一勺递到了叶修嘴边。

 

叶修见状也不客气,伸伸脖子把一勺粥喝了个干净,末了觉得味道不错,就干脆从韩文清手里接过碗,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韩文清搬来小凳子在叶修旁边坐下,也端起自己的那碗,吃得不紧不慢。

 

“我跟你说,我昨晚做了个梦,” 叶修嘴里含着还没咽下去的粥,咬字模糊不清:“感觉挺真实的,虽然挺扯。”

 

“嗯?” 韩文清示意叶修继续说下去。

 

“也没啥,就梦到现在的事都是假的,叶子不在你也不在,” 叶修仰头把碗底刮了个干净:“醒了之后愣了半天才缓过神来。”

 

他把碗放回桌子上,伸出舌头舔了舔粘在嘴角的饭粒:“然后你就买饭回来了,就觉得现在这样真好。”

 

韩文清没想到叶修会忽然来这么一句,刚舀上粥的勺子忽然停在半空不动了。

 

“啧,战五渣还是没变,” 叶修看着韩文清那副受宠若惊的样子,不留情面地挂上了他的嘲讽脸:“夸你两句就僵直,那以后打架的时候我得多夸夸你。”

 

吃饱喝足,叶修觉得力气回来了不少,智商也总算回到了线上。

 

然后聪明的叶修发现了一个非同寻常的问题。

 

“老韩,叶子呢?” 也难为才当了一天爹的叶修这才察觉闺女不在身边,毕竟适应新身份还需要一段时间。

 

“在新生儿室那边。” 

 

“抱来玩玩?”

 

于是,叶子第一次被爸爸抱,就以这样随意的理由交代了出去。

 

怀中的小婴儿还处在一个半睡半醒的状态,感受到外力的变化,她皱皱眉头,把脸埋进叶修的衣服里吐了个泡泡。叶子和昨天比起来长开了不少,虽然还是皱巴巴的,但已经能看出白净的底子。韩文清觉得闺女长得像叶修,但另一人表示自己和猴子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这话留着过两年再说吧,你现在就算说叶子长得像你我都不忍心承认,何况哥比你帅。”

 

叶修无心地吐槽着韩文清,可当“叶子”两个字随着一大串垃圾话说出口的时候,他却感觉心跳忽然漏了一拍。

 

虽然之前几个月没少这么称呼肚子里的小家伙,但就叶修看来,那感觉和对着空气说话没什么两样。而现在,这个自己努力接受了五个月又期待了将近五个月的孩子正真真实实地躺在自己的臂弯里,躺在自己因为第一次抱、不知道如何支撑起一个小孩子的僵硬的臂弯里,把她的整个世界都安心的交给了自己。

 

风吹落在床畔,叶修把自己的手挡在了叶子的脑袋前。也许是因为动作大了一点,叶子扭回头,睫毛微动,然后睁开了眼睛。

 

于是浅灰色的眸子,就在那一天的清晨,直直地看进了二人的心里。

 

叶修想起十几岁的时候第一次去西湖,当时正值开春,波色乍明,远山披着一层薄薄的绿色,盈着清晨还未散去的水气,灰穹黛岚,肆意水墨。苏堤的柳枝抽了新芽,在清风里悠悠荡着,他折来一枝做成柳笛,坐在岸边吹起不成调的曲子。

 

他记得后来烟汀上的白鹭都飞散了,只剩明澈的水面飘着一层薄雾,云栖云中走,画舫画里游。

 

这大概是他见过的最美的景色了,当时觉得很美,但后来忙于荣耀,就逐渐忘了当时努力记住的画面。但今天,当叶子睁开眼睛看向他的一刹那,不知怎的,十多年前的记忆便毫无征兆地被翻了出来。

 

那双瞳子仿佛沉淀着西子湖畔最明澈的水波,是冬去春来的时候,他第一次见到的那个西子湖,纤尘不染,安安静静的,没有他随便吹的那只曲子。

 

这次,叶修想,他大概是再也忘不掉了吧。

 

“老韩啊。” 叶修用手指肚拨上叶子纤长的睫毛,惹得她不耐烦地闭上了眼睛。

 

“眼睛像我。” 韩文清大概知道他的话题在往哪个方向拐。

 

“嗯,” 叶修难得认真了一会儿,坦然道:“别的不说,我觉得你眼睛还是挺漂亮的。”

 

受到表扬的韩文清在脑海里过了一遍,觉得这算是记忆当中叶修第一次正经夸他,一时间有些小兴奋。

 

“啧,战五渣,你是沾你闺女的光。”

 

当然,叶修鄙视起人来也是毫不留情的坦然。

 

那天晚一点的时候,荣耀群里出现了一张小婴儿牵着两只大手的照片,是韩文清发的,下面还附着一句的解释——

 

“哥的闺女,漂亮吧/大兵”

 

也就是那天,黄少差点摔坏了自己的Xphone88,王杰希把大小眼瞪成了小大眼,戴妍琦拿出崭新的小本子,周泽楷破天荒说了一句完整的话:

 

“恭喜韩队和叶神?”

 

只不过孙翔没有到最后也没有搞明白大家在长吁短叹什么。

 

叶修又在医院休息了几天,等到恢复得差不多,二人就抱着闺女回家了。

 

是夜,叶子已经在小摇篮里安安稳稳地睡了过去,叶修轻轻带上房门,转身看到韩文清坐在沙发上。客厅没有开灯,但这晚很是明亮,月光和星光从窗外照进来,使剪影也显现出除灰色以外的淡淡的色彩。

 

叶修也在沙发上并排坐了下来,他蜷起双腿,身体微微倾斜,这个姿势使他的头正好处在韩文清肩膀的高度,于是他就借力靠在了那人身上。

 

韩文清训练有素的臂膀平日里给人一种坚实的触感,但此时因为放松而变得柔软而有弹性。叶修闻着他身上熟悉的洗衣液的味道,感受着那熟悉的温度在两人之间传递,顺着皮肤嵌进肌理,又顺着血液涌入心脏。于是他顺理成章地偏过头,在那人的脸颊上落下了一个吻。

 

韩文清侧过脸,然后有些恍然的,对上了一双漆黑的眼眸。清浅的月光在叶修眼底打转儿,描亮了那眼角眉间的笑意。

 

“看什么?” 叶修并没有移开他的目光。

 

“看你。” 韩文清伸开手臂,揽住了身边人的肩膀,叶修也没有拒绝,反而很受用地靠得更紧了。不过这要是放在几年前,如此的场景他想都不敢想。

 

“我有什么好看的?” 

 

见叶修心情不错,还有点故意招引自己的小情愫,韩文清嘴角一扬,又翻出了他那套蹩脚的情话。

 

“你好看。”

 

“我知道。”

 

“你不知道你最好看。”

 

“行吧,我就凑合着听了。但你回来得去找小戴沐橙学学,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句。”

 

叶修虽然嘴上这么说,但眉眼越来越浓的笑意还是出卖了他那也并不怎么挑剔的接受范围。

 

“在这坐着干什么呢?别说是因为想我,我就在里屋。” 叶修想起刚从叶子那屋出来时一个人没点灯的韩文清。

 

“没有,” 听到叶修这么问,韩文清表情忽然认真了几分,他向沙发背靠去,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就感觉养孩子也挺不容易的。”

 

回想起这个星期的手忙脚乱,叶修十分认同地点了点头。不得不说,叶子可爱的时候真是怎么看都看不够,但要是半夜哭起来,那熬夜水平也不知道是继承了谁。

 

他们俩后来分析了一下,得出的结论是从谁那遗传来的并不重要,毕竟两人都是十几年的专业级夜猫子,有锅还得一起背。

 

叶修原本还担心是因为什么别的棘手事情,但听到韩文清如此的回答,到是安心了不少:“我还以为啥呢,没事啊回来让沐橙老板他们帮着养就好了,你带的时候就交给小张,哎要不就你们去比赛的时候就你带她,让她去见识见识,顺便保证小张三点之前睡不了觉。”

 

韩文清听罢,并没有对叶修的心脏建议有什么回应,只是淡淡问出一句:“还是要走?”

 

“走啊,不然呢,你跟我回去?” 叶修玩着韩文清的衬衣扣子,悄悄收敛了之前的目光。

 

也就在昨天,兴欣正式报名了挑战赛。叶修挺兴奋地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韩文清,但那人却没有叶修想象中的反应,反而沉默了很久。

 

叶修一直记得韩文清的那句“我等你回来”,但看着那个近在咫尺的人,他忽然明白了沉默的含义,也开始不确定要怎样定义“回来”这个词了。

 

如果“回来”意味着分别的话。

 

“去不了。” 韩文清一贯沉稳的声音把叶修从回忆中拉出来:“但我想你们。”

 

叶修看着越发孩子气的老韩,不禁抬手像哄叶子那样在他头上拍了两下:“我说都什么年头了,又不是半年一年见不着。充分利用科技懂不懂,周末有时间买张机票不一下就过来了。”

 

他双手撑住沙发稍微坐直了些,凑到韩文清的耳畔,把那人的心绪缠绕上一丝一丝温热的吐息:“然后哥带你去好宾馆打|炮,上林苑隔音太差。”

 

韩文清没有说话,只是把人抱得更紧了些。

 

“老韩你酸不酸,我就不想你了啊,但比赛还得打不是。” 叶修拿开韩文清搂在自己肩上的胳膊,把他的手放到自己腿上,然后十指相交,握了上去。他望向韩文清,眼里依旧沉淀着那拢月光。他从月光里挑出了一份照彻永夜的坚定,还有一份桂花落满盏而不扫的温柔。

 

蓦然间,韩文清又想起了第一次去兴欣找叶修时候的他。

 

那天他似乎捧了一杯茶,茶叶慢慢旋着沉入杯底,他和他碰杯,然后一口饮尽了已经变凉的茶。

 

苦涩的滋味逐渐在舌尖蔓延。

 

叶修不会捧一口江水,就笑着说自己饮尽了人间的风雪。

 

说书人告诉他,白衣公子撑了一顶乌篷船去游江湖了。后来新下的雪又在船顶积了厚厚的一层,等太阳出来,便化成水顺着船檐落入了江中。

 

“再过两年,” 叶修把韩文清的手握得更紧了:“等我拿了冠军。你想啊到时候叶子都会打酱油了,酱油那肯定是给你打的,我又不会做饭。”

 

叶修顿了顿,好像想到了什么,又继续说道:“所以你得放水让哥快点……”

 

叶修的话没有说完。

 

韩文清一把拉过那人,吻上了他染着月色的薄唇。

 

月光于是变成了粉色的,月光现在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了。

 

叶修指指自己的心,乌黑的眸子望着韩文清,又挂上了那抹明媚的笑意:“老韩啊,没事儿,你在这儿呢,比从手机上看来的还靠谱。”

 

“老韩,再给我说两句你那骚话。”

 

“叶修,你真好看。”

 

“嗯。”

 

“我想和你过一辈子。”

 

“嗯。”

 

“我爱你,一辈子。”

 

“行吧,” 叶修重新蜷起腿,靠在了韩文清的肩膀上:“你打比赛的时候多说两句,我可能就有失误了。”

 

“你是叶神。”

 

“但叶神是你的就没法儿了。”

 

叶修干脆把头埋进了韩文清的怀里。他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很可笑,毕竟只有叶子才会这么做。

 

但鉴于这是韩文清,那么一切的行为就都无所谓了。

 

——卿可与我立黄昏,亦尝问我粥可温。

 

吾拥万里川岱,行至百州,既道九河,然不已矣。

 

予亦得三径茅屋,烛台两盏,稚子一人。

 

庭有槐树,冬枯而夏繁,可与君相酌,可对月怡颜。

 

吾生多善事。

 

至此,别无愿哉。

------------------------end---------------------------------------------

评论(84)

热度(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