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韩叶】那天我在全明星上被闪瞎了双眼(上)

韩叶 生子

渣文《原来这就是爱》番外

带孩子玩系列


#奶奶你关注的up更文了

考完啦番外浪起来,好久不写水平渣渣大家多担待,看得开心就好

第十赛季全明星设定,当时看原文的时候看到叶修和韩文清组队整个人就飞升了,在想一定要把这一段拿出来带着cp滤镜添油加醋一下【笑容逐渐变态.jpg

掐指一算,叶子这时候大概一岁半



那天我在全明星上被闪瞎了双眼(上)


一月的青岛还未冷得彻骨,没有下雪的日子,阳光被时不时刮来的北风切割成几个光圈,从上到下,将这座海边的小城笼在了清冽里。

 

而青岛的街头并未受冬天低气压的影响,路边两排小摊贩铺张出一片热闹,叫卖声混着小孩子的嬉笑声,捏糖人师傅车前挂的铃铛,随着人群哈出的白气绕在毛毡帽的帽檐儿,又被糖人师傅一口气吹进小老鼠胖胖的身体里。

 

叶子看着自己手中焦黄色的胖鼠,伸出粉粉的小舌头点了点它的鼻尖,有点冷,又把舌头缩了回来,抬手碰碰自己的鼻尖,好像还是胖鼠的要暖和一些。

 

她拽了拽叶修黑色羽绒服的衣角,把胖鼠递过去,然后毫不含糊地把双手都塞进了棉衣口袋里。

 

叶修咔吧一口咬掉胖鼠的脑袋,又吃掉半个身子,焦糖的味道在舌尖蔓延开来。

 

有点粘牙,但味道的确正宗。

 

看见可爱的胖鼠一瞬间没了脑袋,还是被亲爹咬掉的,叶子本就寒冷的内心受到了不小的打击,抱住韩文清的腿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泪珠挂到脸上,风再一吹,好像更冷了。叶子更委屈,于是哭的更厉害,想要伸手抹掉泪珠,泪珠蹭到手背上,风又开始呼呼地吹她肉肉的手背,好像更更冷了。

 

“……” 韩文清看着身边一大一小两个孩子,抱起小的,无奈地看了一眼大的。

 

“啧老韩那你告诉我糖人应该怎么吃?怎么吃最后都得这幅德行啊。” 叶修看了看正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啃韩文清肩膀的闺女,伸出在兜里焐热乎了的右手在她脸上抹了两把,然后掰下一小块糖放在了叶子嘴边。

 

“这是糖人,不是真的老鼠,你爸爸我怎么可能吃老鼠。尝尝,甜的,你肯定喜欢。”

 

突然回温的脸蛋让叶子安静了不少,她看看叶修,看看他手中残留的胖鼠的屁股,终于还是吸着鼻子伸出小舌头舔走了叶修指尖上的那块糖。

 

焦糖的味道在舌尖蔓延开来,好像有那么一点点好吃。

 

“甜!” 叶子浅灰色的眸子开始放光,用她为数不多的词汇量表达着自己的满意。

 

“呵,那是,信你爸的没错。” 被闺女肯定的叶修开始飞升,把整个糖人都递给了叶子。

 

“啊等下,” 叶修握住闺女的小手,又从胖鼠身上掰下一块,直接塞进了韩文清嘴里:“给你爹也来一块。”

 

被忽然关心的韩文清有些愣神,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叶修满意地勾起了嘴角:“咋样?”

 

“恩,甜。” 韩文清的词汇量在此刻退回到了和叶子同等的水平。

 

“那咱们走回去吧。”

 

“嗯?”

 

“叶子还想再来一个,对吧叶子?”

 

塞了满嘴糖的叶子心不在焉且目不斜视地摇了摇头,专心啃胖鼠,小手露在外面都忘记了寒冷。

 

“啧,真不给面子啊叶子……” 

 

“卟。” 叶子抽空吐了个泡泡。

 

……

 

第十赛季的全明星应主办方要求定在了霸图的主场举行,也有照顾霸图几位即将退役的老将的意思。自赛季秋天开始以来,叶修和韩文清忙于战队事宜,又回到了从前那种除了在赛场上相遇便没什么交集的生活。

 

要是说起来,自从叶子出生以来的一年半这两人就是这么过来的。刚过完满月,叶修就带着叶子回了兴欣参加挑战赛,等兴欣这边打到决赛圈忙得没时间养娃便抱给霸图那边。后来,霸图进了荣耀决赛,陈果又被叶修一顿忽悠跑到青岛把叶子接回了兴欣。

 

于是,一岁半的叶子在人生资历上已经显著超越了同龄的小伙伴,甚至是联盟大部分经验丰富的队员。毕竟她是吃百家饭长大的,拔过魏琛的胡子,埋过沐橙和陈果的胸,用蜡笔涂过张新杰的眼镜,还给张佳乐梳过他半小时也没有解开的小辫儿。

 

叶子喜欢和队里的大家玩,但是不喜欢换地方——在第一次把她从杭州送到青岛的时候人们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叶子晕车,汽车飞机电三轮,会动的她基本一坐上去就哭,哭完之后整个人就变得蔫蔫的,于是后来再坐车都是先把她哄睡再悄咪咪地抱上去。陈果不经意间和叶修提起过这个问题,不懂孩子这么小怎么坐车反应这样大,叶修摇了摇头表示单纯无辜的自己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叶子现在可以从一数到十了,是沐橙姑姑教她的,所以她可以数得过来爸爸和老爹同时在自己身边的次数。

 

叶修看着闺女在自己身旁掰手指,心里被戳得一下一下的痛,咬咬牙加了几天连轴转的夜班搞完了上半赛季的总结,在第十赛季全明星开始的前三天,抱着闺女提前飞去了青岛。

 

于是,叶子遇到了在自己有了认知之后的第一个北方的冬天。

 

天很晴,风很大,一阵阵呼呼地刮在脸上比魏琛大叔的手还糙。

 

“老爸,冷。” 吃完糖人的叶子看了看自己被吹红的小手,把两只手都塞进了韩文清外套帽子下面,整个人趴在韩文清胸口,缩成了一个小羽绒团子。

 

“冷啊,冷咱就回去。” 刚从人群中挤出来的叶修看着手中金黄色的齐天大圣一本满足地说道。

 

那天晚点的时候,一条微博跳上了热搜榜前十。那是一张韩文清抱着一个小孩子站在糖人车前面的照片,应该是过路人偷偷拍的,整个画面抖得模糊不清,但足够让人认出韩文清标志性的五官和气场了。小孩的脸埋在他的肩头,看不出细节。

 

下面的评论和转发数量还在以成倍的速度增长着,有人质疑照片的真实性,但更多人还是在八卦韩队的感情和个人生活,也间接性地有吃瓜群众提到自己几个月前见过霸图战队带着一个小婴儿去了选手休息室。讨论越来越激烈,范围也随着参与人数的增加而不断扩大,最后叶修王杰希周泽楷等人都被塞了个娃在怀里,而可怜的喻队更是被塞了个已经会打酱油的。

 

黄少天卧在宾馆沙发上刷着评论,都快要笑出影分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队长你快看这个老韩抱着叶子被抓拍了,我猜叶修肯定在那个糖人车前面的人堆里他看见糖人哪还走得动,而且王杰希周泽楷他们都被说有娃了而且还说王杰希家的眼睛大大的可漂亮了他们好坏啊哈哈哈哈哎等等……”忽然,黄少天不说话了,他刷一下从沙发上一脸严肃地坐起来,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喻文州,眼神里充满了委屈:“队长他们说你也有娃了孩子都上小学了这不是真的吧不是吧不是吧????”

 

正在做战队分析的喻文州停下手里的工作,转过办公椅微笑地看着黄少天:“当然不是,是前两年和小卢在训练营,可能不巧被人看到过。”

 

黄少天听到回答长舒了一口气,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但眼睛一转又忽然坐得笔直:“队长你和小卢什么关系难道是我想的那样不会吧???”

 

喻文州倾过身子,拍了拍黄少天的头:“不是,少天别多想了。”

 

黄少天受用地用头顶了顶喻文州手心:“啊队长我就知道你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事瞒着我队长最好……”

 

“比起小卢,我觉得少天更像呢。” 喻文州打断了黄少天的感叹,眯着眼睛又拍了一下他的头,转过身从容地戴上耳机,继续他的工作。

 

“哎不是队长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我明明这么顶天立地英俊潇洒哎队长你过来过来把话给我说清楚……”

 

与此同时,从浴室出来的叶修看到韩文清一脸严肃地盯着手机,叶子趴在他胸前睡的正香。

 

带着热度的水珠滴滴答答落在韩文清肩上,散发着那人熟悉的气息:“哟老韩上热搜了啊,你往上翻我看看……哎怎么就你们俩,哥呢,偏心啊这人。”

 

“你在,在这。”韩文清轻轻地抬起手指了指图片的左上角,叶修的鸟窝头挤在糖人车周围的人群中若隐若现。

 

“啧,同框全靠你眼力好。” 叶修一条白毛巾搭在头上,漫不经心地用手揉了两下。黑色的发丝垂下在前额,湿漉漉的发尖勾着眼神里蒸腾出来的一抹情欲。

 

“明天全明星主题是回忆怀念合作啥的对吧?” 他蹭到韩文清身边坐下,小心地拉过叶子一条手臂放在自己的手心上。屋里的暖气很足,女孩的手心被汗水微微润湿,触到叶修,便不自觉地握紧了他的手指。

 

“嗯,是啊。怎么?” 韩文清捏起黏在叶子脸上的一小缕卷发,轻轻别去她耳后,然后开始不老实地拨弄叶子弯弯的睫毛。叶子在睡梦中皱了皱眉头,伸来闲着的那只小手揉了揉眼睛。

 

“老韩你也是坏,” 叶修拍开韩文清糊在叶子脸上的手,转而自己握了上去:“那不如明天就这么去吧,又不用认真打,我看这样挺好的。”

 

十指相交的手,被叶修握紧抬高到韩文清眼前慢动作地晃了晃,两枚银白色的戒指囚住了屋内一片倾泻的月光。

 

韩文清牵过眼前的那只修长白皙的手,在叶修的戒指上轻轻落下了一个吻。

 

“正有此意。” 

-------------------------TBC----------------------------------------------


评论(25)

热度(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