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韩叶】那天我在全明星上被闪瞎了双眼(下)

韩叶 生子

渣文衍生小番外,带孩子玩系列

跑去川蜀玩了一圈然后咸鱼摊了一个星期的我回来了 =w= 大熊猫真可爱

小番外写完啦!今天实在原作画面上的东拉西扯,算是满足了想了好久的一个脑补场景哈哈

场景属虫爹,YY属于我【滑稽.jpg


(下)


叶修归来,兴欣崭露锋芒,这两天的全明星赛也算是在荣耀十年的历史上激起了不小的高潮。说来也巧,十周年的纪念就以这样的方式、伴着这个荣耀既陌生又熟悉的名字,留在了众多粉丝的心中。

 

也许再过下一个十年,甚至二十年,人们仍会回想起叶修和他的荣耀。这个联盟初生代斗神的操控者,拿着他花样繁多的千机伞游走在城中的大街小巷。他收起伞坐在路边的茶馆,要来一壶茶,说要以茶代酒,毕竟酿了十年的酒有些太浓厚了,少了新坛子的那股子烈。

 

他喝了半碗,用手指蘸着剩下的半碗在木桌上写着不着边的垃圾话。

 

人走茶凉。水渍干了,可茶香却顺着那些歪歪扭扭的笔画渗透进了木头的纹理中。后来的酒客总是一边耻笑书法的拙劣、鄙夷语言的不雅,一边沉浸在茶香里。

 

他的功,他的过,都已成为这个城镇的一部分。

 

也许再过十年,或者二十年,这张桌子就会被像华而不实的文物那样保护起来,人们只能隔着红线和玻璃窗,想象那边的茶香。不一样的是味道,而相同的是敬仰。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此时此刻,看着屏幕上团队赛的分组,现场观众一个个都是百感交集。

 

——韩文清和叶修,被分到了同一支队伍。

 

意外、惊吓、不解、兴奋……夹杂着很多不愿承认的吃瓜情绪,只可惜大冬天里并没有出来卖瓜的路边摊。

 

霸图粉丝这下是真的看不透了,场馆里响起了一片嘘声。例数往届全明星,为了增强比赛的对抗性,团队赛嘉世和霸图必定是对手,虽然现在叶修离开了嘉世,但他本人就是霸图的头号敌人,这样的安排显然不符合联盟的一贯作风。

 

更何况,在霸图的主场,霸图战队有着几乎全部的发言权。

 

难道战队决定要放下恩怨,相视一笑泯恩仇?

 

如此想着,观众们脑内不禁浮现出了叶修和韩文清肩并肩站在一起,侧过脸看着对方微微一笑的画面。君莫笑红色的围巾在风中勾搭上了大漠孤烟坚实的小臂,用绸子般的温柔卷着那小麦色的肌肤。

 

没有什么可评价的,只能说画美不看。

 

但是思考的时间长了,观众也从这样的安排中挖掘出了点有趣的因素——韩文清和叶修,这两个见面就打的人,即使成为队友难道会有配合可言?别人的配合叫相辅相成,他们俩的配合,就算按照最乐观的情况来讲,也只能算得上是互相碍事。

 

这样琢磨着,两个互相碍事的人已经随着队伍走到了场地中央。韩队打头,而处于第二、紧紧跟在他身后的正是叶修。今年的联盟别出心裁,每组的队员都统一了服饰要求,B队这边清一色的黑T恤浅蓝牛仔裤,让平日里见面就打的一群大神看上去强行有了一些团队的样子,就连那对宿敌,站在一起,也被这和谐的氛围包装得顺眼不少。

 

韩文清比叶修高出大概半个头,身材颀长,双臂勾勒出流利的肌肉线条,而浅灰的眼睛今天似乎还带了点橙色的温柔。

 

观众们抬头看看场馆顶上的大灯,没毛病,是橙色的。

 

温柔可人韩文清,他们并不觉得这个物种目前可以进化出如此功能。

 

而韩队身旁的叶修今天也出奇的安静。也许是因为两人之间还不到十厘米的距离,叶修终于感受到韩队强大气场的压迫,那张万年嘲讽脸也被修复出了一点正人君子的模样。这样一来,叶修的柳叶眉、微微下垂的眼角和特意抹了点发胶但成功竖起了一根呆毛的黑发却也很是耐看。

 

主持人深吸一口气,举起话筒,准备戳破观众的梦境泡泡。

 

“叶神,今年全明星赛的分组很有意思啊,和韩队一组第一次吧,有什么想法?”

 

“哦,我也没想到啊。” 叶修接过话筒,耷着眼角,挠挠头发,不小心又挠出了一根呆毛。

 

但那风乍起,吹过冰面纹丝不动的淡定语气怎么听也不像没想到。观众内心腹诽,就算是安排好的,也拜托您为了主办方稍稍努力一下吧。可一想到这次的主办方是霸图,叶修的态度似乎又有了一点合理的解释。

 

“没想到?是说这次的调队很让您惊喜吗?” 主持人还没打算放过叶修。

 

“啊,惊喜说不上,大家都惊了不是,时代变了,小年轻们要勇于接受新事物嘛。”

 

大家这下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且不说叶修不正面回答主持人的问题,这种组一次队就散的配置,难道还需要多大的勇气来接受?

 

还没等主持人抛出第三个问题,叶修便麻利地把话筒递给了下一位,自己向后退出两步,一副走程序事不关己的样子。

 

“沐橙和叶神算是老搭档了,今天的团队赛也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主持人不在心里叹了口气,认命地跟着叶修的节奏开始采访下一位选手。

 

“没问题呀,不过大家都是熟人了,都没什么问题。” 苏沐橙微微一笑,栗色的长发顺着肩膀滑下。比起身边几个套着松垮垮大T恤的男生,她一件收腰的白色休闲衫看上去清新甜美极了。

 

但观众的注意力还是转移到了她的回答上。他和叶修是熟人这点毋庸置疑,但叶修、韩文清、王杰希他们很熟吗?大神也许临阵磨枪也能磨出点契合度,但这毕竟是多年的搭档所不能及的,更别说还是见招拆招的一群心脏了。

 

王杰希拿过话筒,很想说这个安排他是拒绝的。从职业角度出发这场团队赛会打得很漂亮,但从私人的角度,平时职业选手群里叶修和韩文清的互动已经让人不寒而栗,他并不想今天再额外地吃一顿狗粮。

 

更何况上次叶修还给韩队比了小心心,外加一个类似拼音的mua。

 

“希望大家观看愉快。” 作为战队的最后一名成员,王杰希真心地祝福道。

 

全明星团队赛的地图每年都是特制的,融合了平时多张地图的特色,有山有树,鸟语花香,街道城镇掩映在小山林里。而场地的正中央则是青石板铺成的圆形擂台,每块青石的边缘都有被风化的痕迹,被做足了历史感。

 

叶修觉得这擂台的质地和老家门口的那条石板路有些神似。

 

角色载入,瞬间十个叱咤荣耀的角色就被满场的欢呼声淹没。战斗开始,两边也都没有再做迂回停留,没有治疗的比赛,拼的就是飞快的反应力、临时的策略和过硬的技术。

 

当然,还有队友之间的配合。

 

满屏的炮火扑面而来,观众甚至能感受到爆破瞬间的冲击力和那灼人的热度,角色被湮没在一片硝烟里。刀光剑影快得已经连成了一条条纤细的银色的线,做成茧把角色禁锢其中,而下一秒又被新一轮的炮火烧成灰烬。一阵翻卷着的风吹来,烟灰飘出了诡谲的痕迹。

 

头戴牛仔帽的黑影把手中的双枪耍成圈,子弹如水瀑般倾出,朝着大漠孤烟的方向席卷而来,此时想要规避伤害就要放弃对一叶之秋的猛烈进攻,而韩文清却对身前的巨大威胁看也没看,全心全意地继续殴打小朋友。

 

他这是要以命换命?霸图的粉丝着实为自家队长捏了一把汗,这样下去虽说不准可以活着拿下一叶之秋的人头,但到时候仅剩的血皮却是随便被剐蹭两下也能见了底的。

 

红光黑影中,千机伞刷地撑开,坚坚实实地挡在了大漠孤烟身前。

 

枪林弹雨落了满伞,子弹被朝着各个方向反弹出去,在伞骨上碰撞擦出金色的火花。

 

伞内炮声震天,远处蛙声绵绵。

 

这算是什么操作?前一秒君莫笑还在远处和夜雨声烦纠缠不清,再一眨眼就已经跳到了大漠孤烟身边。望着空荡荡没有任何呼叫指示的团队频道,观众陷入了沉思。

 

没有人相信这种走位是在零点几秒内决定并实施的,毕竟君莫笑被叶雨声烦牵制住,就算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脱身都是天方夜谭。除非他一切的行动都是在考虑之内,给自己创造了一个随时能跑的环境。

 

人们说,排除了不可能,那么剩下的,即使再荒谬,也是真相。

 

叶修是一直在关注着韩文清的动向的,不只是大局,而是韩文清个人。

 

论位置来说,保驾护航沐雨橙风要比君莫笑有更大的优势,她的炮其实已经对准了一枪穿云的方向,只是君莫笑来的更快罢了。

 

就算是团队赛,这也是场不正经的全明星秀,即使是宿敌组在一队也没有必要为了胜利而如此严谨认真地既往不咎。叶修的手法过硬,这种及时极限操作大家是理解和认可的,但他的心理,却让所有人陷入了沉思。

 

叶修是怎么想的?他真的有这么在乎比赛输赢吗?如果那样的话,不是让沐雨橙风来拆集火更为合理?

 

零点几秒的反应速度,拥有着心脏称号的人,非条件反射一般地挡在了大漠孤烟的身前。

 

事实就是这样。

 

君莫笑想保护大漠孤烟。

 

红光中黑色的千机伞还在坚定地撑开着,君莫笑的血条随着弹雨的翻卷不断下降。但他没有走,他还站在那里。

 

不是用大漠孤烟的生命换,而是用自己的。

 

所以相爱相杀,他们已经不单纯的是后者了吗。

 

是时间改变的?亦或是他们自己?

 

诚然,时间是改变不了什么的。大家都明白,大家都不愿意承认。

 

“老韩你行不行了,你忍心看我死在这吗?” 叶修还抽空在团队频道骚了一句,全场一片哗然。

 

周泽楷看着手上的两把枪有些犹豫,他觉得自己今天扮演了一个红娘的角色,姻缘一线牵,连乱射这个技能的特效都在嘲讽他。

 

漫天的红色抛物线,点燃爱情,连接你我。

 

周泽楷委屈巴巴地想收手,但已经做到了这个份上,现在撤有点亏。

 

大漠孤烟似乎也在周泽楷犹豫的当儿愣了一瞬间,然后B队的团队频道又跳出一句话。

 

“不会。” 

 

简单坚定的两个字,还带着一个完结性的句号。

 

大漠孤烟腾空而起,一记鹰踏跃于一叶之秋的上空,君莫笑几乎是在同时收伞拔剑,银光落刃为大漠孤烟铺开了进攻的路。

 

至此,局面已经由大漠孤烟一个人在前面顶火力转变成了和君莫笑的二人转。大漠孤烟出拳的时候,君莫笑的控制已经给到了对面;大漠孤烟向左翻滚,君莫笑顶上进攻;攻击与辅助的穿插、步步紧逼而不乱的节奏、行云流水般的配合,十年的宿敌。

 

“这配合,完全不输当年一叶和沐雨橙风啊。” 观众席中有人感叹。

 

“我看这波进攻比和沐雨橙风的配合还要可怕。” 有人加入讨论。

 

“怎么说,只能说是打多了太了解对方了。” 另一边感叹道。

 

“那刚才那波盾护怎么解释?爱得深沉?”

 

“那还打是亲骂是爱呢,大家都相亲相爱得了。”

 

“……”

 

“哎我说,这配合怎么觉得有点眼熟?” 一个声音忽然冒出来。

 

“怎么可能?他俩啥时候配合过?”

 

“不是大漠孤烟,你们记得君莫笑前两年混网游的时候,他旁边那个女拳法家吗?”

 

“好像有点印象,叫什么来?”

 

“醉卧沙场。”

 

“……还情侣名啊,踢翻这盆狗粮。”

 

场上打的还激烈,而场下的观众已经开始三三两两地百度起了当时的视频,神之领域当年被这对搭档血洗了很久,找点资料并不是难事。

 

手机画面里的女拳法家一个鹰展凌空而起,君莫笑从她身后切剑上前,银光落刃。

 

攻击与辅助的穿插、步步紧逼而不乱的节奏、行云流水般的配合……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火光冲天的场馆内出现了死一般的寂静。

 

这时的赛场上,王不留行打爆了唐三打后回队支援,于是索克萨尔终于是被B队四人的一套素质四十八连光荣带走。而另一边,大漠孤烟的生命也飞速地下降着,眼看就要清空。

 

忽然,一道白光沐浴而下。君莫笑的小回复术挽救了那人残存的血皮。

 

“啧,你走这么早是赶着回家睡觉啊,不带哥?” 白光还在咻咻咻地笼罩着大漠孤烟,叶修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也明白能活过这波集火着实不易。

 

“速战速决。” 王杰希觉得团队频道开始变得十分辣眼睛。

 

“哟大眼要幸福了?” 叶修还在喋喋不休,王杰希并不想做过多回应。

 

场上的观众看着听着,已经陷入了石化的状态。

 

就这样吧,感官无效,内心佛系,人就该这么活着,这么活着才有快乐。

 

团队赛最终是以B队的胜利结束,场内传来开大会般整齐划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掌声。

 

采访工作留到了赛后进行,而记者们关注的重点自然是两人的配合和观众们翻出的惊天秘密。

 

“是啊,” 叶修甚至懒得绕任何弯子,握着韩文清的手往桌子上一放,同款戒指在镜头下闪闪发光:“那就是他,名字是他们心脏副队找的。哦还有,我俩结婚了。”

 

有时候,事情就是来的如此突然。闪光灯啪啪啪地把现场拍成了空白,连着话筒的此起彼伏的背景音也因太多太乱而接连成一片空白。

 

之后的几天,各大可以发声的地方都是一片荣耀粉的哭天喊地,他们也不知道要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想骂却又粉着自家队员,想吃狗粮却怕被撑的半死,导致了大半屏都是“啊啊啊”和“嘤嘤嘤”这样的感叹词。

 

一向不苟言笑的霸图粉也暂时修改了老规矩,允许大家嘤三天。

 

从青岛走的前一晚,叶修拉着韩文清照了张自拍并发到了微博上。图中的韩文清背靠沙发,胸前挂着一只沉睡的叶子,而叶修则挤在他身侧,把韩文清的手臂环在了自己脖子上,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摸着闺女的头。

 

女孩露着侧脸,白嫩的脸蛋上蜷着黑黑的头发,看上去和叶修有几分相似。

 

叶修还给照片配了一句话:mua/比心

 

自那以后,霸图粉的规矩里再也没有了“不可以嘤嘤嘤”这一条。

-----------------END---------------------------

评论(24)

热度(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