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汀

【韩叶】原来这就是爱 二包番外(上)

韩叶 生子

被小姐姐拿着小皮鞭赶了,隔了这么久码的小番外,随便写的,放飞自我那种,但是写的很开心,大家看着乐呵乐呵就好!

二包(上)

叶秋看到叶修进门的时候,扫雪的大扫帚一个没稳住,把刚堆好的小雪堆直接扫上了天,雪团子扑簌扑簌落在他头上肩上,把整个人装饰出一派新年的气氛。

“叶子你看,这就是雪人。”叶修摸摸叶子的头,看着闺女开心地伸出戴着粉色连指手套的小手颠颠跑了过去。

“叶修你大……”叶秋说到一半,忽然感觉腿被软软热热的一团抱住,低头便对上了叶子亮亮的眼睛,于是后面的一连串脏话自动被春水般泛滥的温柔洗干净了。

“呀,叶子来了呀!来叔叔抱抱!”叶秋丢下扫帚,摘下热乎的腿部挂件,举起来抱在了胸前,浑身开始冒粉色泡泡。叶子抬头看了看小叔身上的雪,贴心地帮他一点点用手扫扫干净。

“啧,屡试不爽。”叶修得意地看着自家闺女,以前欺负叶秋还要听他唠叨,现在只要把叶子往他怀里一塞,那人立刻一副洗耳恭听请君自便的模样,看着都让人神清气爽。

尤其是在现在这种时候。

叶修微微皱眉扶了一把感觉要断的腰,看着包在灰色羽绒服里的球叹了口气。

韩文清收拾好车上的东西,拎了满手大包小包迈过门槛,示意叶修先去屋里和爸妈打声招呼。叶修听到也不应他,只是不声不响地走在他旁边,摁着腰穿过前院,穿过月亮门,在韩文清看向他的时候淡淡瞥了一眼,瞥得韩文清委屈巴巴。

待两人捧着热水坐在一点也不软的檀木椅子上,叶秋也带着叶子玩够了雪,红着两张脸兴冲冲地跑进来,在地上留下一大串湿脚印。

“哟混账哥哥,恭喜啊,看着快了吧。”叶秋给自己麻溜地倒了一杯水,蹭到叶修身边坐下,伸手就要往哥哥肚子上放。屋里暖气开得正好,叶修这时候已经脱了羽绒服,颇具规模的肚子把淡黄色毛衣撑得紧绷绷的。

“呵,别。” 叶修啪地拍掉了叶秋的手,垂眸继续咕嘟咕嘟喝水。

“啧看你那小气劲儿,又不会给你摸坏了。”叶秋在叶修打到自己之前收回手,开始不安分地往哥哥那边挪:“不过真没想到你会再要,这少说得俩吧。”

“我也没想到。”叶修熟练地往反方向动了动,拍拍椅子,示意叶子坐到两人中间,把弟弟的咸猪手挡在了小半米之外。

“哦?美丽的意外呀,”十几年的功夫让叶秋听出了哥哥话里的意思,硬生生从他那双一贯耷着的眼睛里看出了生无可恋,顿时十分幸灾乐祸,嘴角开始不受控制地往上扬:“那我现在可以开始笑了吗。”

“嗯,我觉得不行,”叶修几个月之前心里掀起的波涛滚滚现在已经成了将生米煮成熟饭的一锅死水,可能还被肚子里那两个日益膨胀的大白米粒吸干净了,这时候已经一毛不拔,没有了什么求生的念想,也就靠着平时欺负一下老韩、回家打击一下弟弟维持快乐这样子:“咋样,对象找着了?”

“呵……” 叶秋翘到完美弧度的嘴角顿时僵在了脸上,毕竟大过年的,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正当日子,但这被爸妈念叨了好几年的话从哥哥嘴里说出来,还是个家庭美满、很快又要当爹的哥哥,心里忽然觉得委屈极了。他垂下耷着的眼角,嘴里嘟囔:“你个混……”

“小叔,喝水吗?”坐在二人中间的叶子刚刚看爸爸和小叔聊的很开心,便往前挪挪屁股,两只手握住茶壶,把二人的杯子又小心翼翼地倒满了水。外面那么冷,在屋里应该多暖暖才是。

“哎,喝!” 叶秋心下一暖,接过水杯抱紧了身边的小棉袄,把刚刚打好草稿的一串垃圾话瞬间抛到了九霄云外。没对象就没对象吧,他看着那张和自己小时候七成像的小脸,开始盘算起怎样能把叶子拐到自己身边多待会。

实在不行,肚子里那两个小的能蹭到一个也是极好的。

“哎,我说哥,”叶秋把叶子抱到自己腿上,趁机挪回了叶修身边,伸手速度在叶修肚顶摸了一把,手撤下去,掌心的触觉却还在,热热的,暖暖的,带着细微的动静。

叶秋笑得谄媚:“这俩,知道是啥了吗?”

“嗯,知道啊。”叶修往后一靠,才发现忘了这不是在自己家,实木椅子的靠背硌得本就因怀孕瘦了一圈的身子生疼,沉重的腰身也没有借力点。他皱皱眉,又扶着腰坐回祖传的军姿,腹底顶着大腿根,比初中时候的负重跑沙袋还重。

“是啥是啥?”叶秋兴奋得两眼发光,揪着叶子的两个小辫在手指上卷来卷去。

叶修看着自己的傻弟弟,恨铁不成钢地摇了摇头。他伸出手在自己肚子左边戳了戳,又在右边戳了戳,道:“这是***,这是你二爷。”

“是爷啊……”叶秋毫不掩饰地收回了眼睛里的光,把怀里的小千金搂得更紧了。

“唉,是啊……”叶修跟着叹气。

……

叶修觉得,人有时候也不能太欧。但后来他又想了想,非洲也有个酋长,那自己可能是到哪里都能称王的材料,这才有了些许的安慰。

叶子的出生是避\\孕\\套百分之三的中奖率中出来的,虽说听起来也不算低,但并没见身边有几个人带着保护措施还搞出人命。自己碰上一次,也算是一段以后可以用来欺负闺女的小故事,等搂着团子和老韩在被窝里乐呵的时候讲一讲,然后在她的额头亲一口说他们爱她。

也不算坏,甚至可以说是件特别开心的事。

但叶修万万没想到,这种事,自己竟然还能碰到第二次。

等到他看着验\\孕\\棒上的两道红杠在洗手间发呆的时候,肚子里的两个小兔崽子已经快四个月了。那段时间,他因为忙联盟的事没分太多心在自己身上,做着喜欢的事,过着舒服的日子,吃得好睡得也好,竟然一点早期反应也没有。

直到某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叶修发现一直穿的裤子裤腰系不上了,才感到事情不妙。

“恭喜呀,是双胞胎。”医生指着B超屏幕一脸迎接新生的喜悦:“你们看,左边一个,右边一个,两个男孩,还挺好动的。”

叶修和韩文清看着屏幕上两个还没拳头大的小肉团表情复杂。他们其实并没有再要孩子的计划,两人平时也都是上班族,到了联赛的时候还会回战队跟着熬一熬夜,能把叶子拉扯大已经实属不易,实在没有多余的头发再去重新搞一波养成。

更何况一下还来了两个。

叶修从来没啃过爸妈的老本,可是那点珍贵的基因却追着他不放。

那天从产科出来,这两个小子好像知道自己暴露了一样,伸伸手脚开始了在这个世界的旅途,于是叶修蹲在路边小树坑吐了个昏天黑地。

十六周。叶修起身漱了漱口,摸着已经有了明显弧度的小腹,一手搭在了韩文清肩上:“走吧,回家。”

手心手背都是肉,其实就算他们两个早点暴露,叶修也不会真的把他们怎么样。叶子就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大不了再多赔张新杰几副眼镜就是了。

只是后来叶修再回想起自己当时的想法,只觉得还是太天真。

怀叶子的时候,叶修前三个月反应比较大,但总体说下来也还好,偶尔抱着马桶吐一吐,至少能换来个两三天的神清气爽。而到了后期,除了腰背有些酸,当然多半是因为他打游戏不运动造成的,并没有什么别的问题。

而这两个小子,却刷新了叶修承受能力的下限。和那时候相反,前四个月的风平浪静更像是一个蓄力的过程,表现得乖一点总是好的,等到生存确认,就开始可劲儿地折腾。这几个月,叶修吃的东西除了被儿子们吸收的一部分,剩下的那些他们不喜欢的都被全盘吐了出来。而双胎的肚子更是每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坠着他那本来就脆弱的腰不能久坐。更甚的是,自从这俩小子学会了动,就没有一天消停过,叶修甚至怀疑他们在肚子里打架,把什么胎盘脐带都拿来当武器,以至于最近一次去检查的时候,两个齐刷刷地胎位不正,脐带绕颈。

行吧,被折腾了这么久,叶修也认了命,二位爷指哪走哪,说吃就吃,说睡就睡,愣是把十几年的熬夜给扳了过来,日渐消瘦的身体上多了一层红润水嫩的光泽,讽刺得很。

叶修这几个月过的辛苦,其实韩文清也好不到哪去。家里有三位爷和一个公主,自己这个跑腿的自然是要更加尽心尽力。每天接送叶子、揽了叶修一大半的工作这还都是小事,让他十分悲伤的是,自从这俩小的开始折腾叶修,那人就把锅一点一点推到了自己身上,什么“套子都是一样的”、“我难道能让你的那玩意漏出去”、“纵欲过度”等一系列说辞有理有据,让他心服口服地背起了这口锅,不过他保住了自己最后的底线,没有被叶修忽悠去结\\扎。

只是从查出怀孕到现在,叶修再也没有让他碰过。韩文清其实很想告诉叶修现在是最安全的时候,连套子都不用带,但他没有这么做。

原因很简单,他不敢,生活还很美好,没有理由想不开。

可当新年十二点的鞭炮声响过之后,看着梨花木床上那个因为衣服紧而什么也没穿地窝在棉被里的人,月光透过窗棂在他身上泛着莹莹的白光,韩文清咽了咽口水,终究是再也忍不住了。

评论(23)

热度(226)